多疑、冷血、独断专政,张健终于让Fcoin走到了尽头

作者:Carmen

编辑:北纬31度 贾白

张健已经从公众视野消失近一年了。

一年前,FCoin横空出世,如日中天。作为创始人的张健对自己的目标深信不疑:不用过多久,自己就可以打败火币、OKEx以及币安。

但一年后回头看,FCoin不过是昙花一现。

「北纬31度」经过深度探访,发现所有的失败原因都指向了一点:张健的性格极度冷漠,对人不信任,且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和管理团队。

“张健身边几乎所有人都抛弃了他。”与张健有过深度合作的陈峰(化名)告诉「北纬31度」。

最开始,FCoin私募轮合作伙伴和他闹僵;接着,核心员工逐一离开,团队只剩下20多人;其后张健和元道发起的“币改”运动,最后两人也不欢而散;然后又上演了周小雪与FCoin的撕逼;连他的妻子都公开出来反对他……

到现在,FCoin日本站的负责人也出来公开叫板张健,声称他不结算工资,且强行挖走他的团队。

“张健身边没有忠诚的朋友和信徒,只有利益的暂时捆绑。”

众叛亲离,是张健最终的命运。

员工崇拜破碎

“张健对人极度不信任,极度怀疑。”在员工王俊(化名)的眼里,张健不相信任何内部成员。

比如遇到事情,张健都是躲起来,一个人写公告。

去年10月30日, FCoin日本站的FJ上线后一路暴涨。

第二天,跌势出现。当晚,张健在FCoin发出公告,要求FJ持有者必须同意锁仓才能分红。FJ瞬间暴跌。

暴跌的FJ

员工赶紧找张健商讨处理办法。但发出的消息一直停留在那里,再无新消息顶上。

写下这条致命公告的张健,什么意见都没有拍板,持续任由持有者用砸盘来宣泄不满。

关于公告,张健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坚持。他从不让团队介入,从内容制定到编写,再到发布,全由他一手包办。落款处的“FCoin Team”显得有些反讽。

对于张健来说,公告就像是一封告天下书,指令至高无上,万众皆不可违背。

这样的坚持,显然并非出于质量层面上的考虑。

外界一直吐槽FCoin的公告不仅发布过于频繁,干扰正常市场秩序,而且还总自创一些晦涩难懂的新名词。曾有用户戏称,“为了看懂FCoin的公告,我不得不报了个补习班。”

往往,公告一经发出,就无法补救了。

“人家日本用户本来对交易挖矿还没搞明白,你又多加几条,人家更看不懂了,还不抛?疯啦?!”提起此事,王俊显得有些激动。

但吐槽再多,行情再糟糕,都没能改变张健垄断决策权的执念。

张健从不相信团队的意见。他时常搪塞员工的想法,有时是嘴上采纳了,而实际又不推行;有时是一句话直接否定,而后再无任何解释和讨论的余地。

一次,内部就交易挖矿的制度缺陷做了讨论,但张健摒弃了所有建议,他认为这是市场问题,不是制度问题。

这种不信任还蔓延到办公模式上。FCoin只有很短暂的集体办公时期,之后便改为分布式办公,一切交流、协作都依靠微信和telegram维系着。

员工之间从来不相互见面,也不太认识。本应是亲密并肩作战的同事关系,在FCoin里却成了疏远的网聊关系,牵绊其间的就只有冰冷的文字和形象各异的头像,一切显得有些魔幻。

张健也几乎不见员工。谈起这点,王俊反而有些佩服他, “如果是一般的老板,这样的公司早挂了。”

玩消失、不作为、随性发公告、不信任团队,如果说这些还只是刺激员工萌生离职念头的因子,那么,迟迟未到手的工资,则直接让离职念头爆发成了行动。

最近一次,张健借口财务要筹备一周年节庆,没空给员工发工资。结果,员工们一等就是两三个月。期间,熟悉的消失套路又出现了,员工怎么找他,他都不予理会。

拖欠工资,不过是张健变相逼员工自行离职的手段。通常,张健会拖上一段时间。如果你收到补发的工资,那就意味着张健发现他还需要你。而如果你一直连着几个月都没收到,那就意味着他在暗示你可以走人了。

前菲律宾客服主管便是这么无奈地离职了。

这种荒唐都是毫无预兆的。员工之间不怎么认识,又想顾及脸面,多数人只能抱着“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的无奈,从不在群里提及自己被拖欠工资。分布式办公的巧妙之处正在于,消极情绪往往只会单点爆发,难以扩及他人。

入职前,在多数员工的印象里,张健是一名区块链布道者。

他们要么因为看了张健的著作而认识区块链,要么至少知道他是行业里的一个技术大咖。在媒介形象里,张健甚至还是一位能够背下比特币白皮书的坚定信仰者。

但现实中,不断的矛盾撞击过后,身份崇拜被直接消解。最终,光环破碎,许多人选择了离开。

现在的FCoin,只剩下20来人。

伙伴关系撕裂

在合伙人眼里,张健的一些举措更是毫无底线。

被宣布合作取消的那天,日本站合伙人像往常一样,隔一两礼拜就去新加坡找张健。

把FCoin的全球市场都交由这位合伙人,是早已说定的事情。日本市场顺利启动过后,他便开始调研亚洲和美洲的其他市场。当地情况的调研和方案都准备好了,也敲定下亚洲某一发达国家作为下一站。

但那天到了新加坡后,张健却告诉他,接下来不合作了。

知情者猜测,原因是共识实验室买了1亿的FT,海外市场要转交给王峰。

合作取消,海外市场的工资也停发了。连着拖了两三个月后,考虑到日本站合伙人手中掌握自己不少料,张健给他结清了工资,但其他员工的工资仍无下落。

更加触及这名合伙人底线的是,张健开始派人去挖他团队里的人。

此时贸然想要和日本合伙人断绝关系的张健,显然已经忘却别人创下的功劳。FCoin日本站之所以被默许无照经营,正是因为这名合伙人用“FCoin是下一代公司形态”的理念,讲了一个很感人的故事,才成功游说了日本金融体系。

同为歌者资本合伙人的元道,也和张健渐行渐远了。

去年,张健和CSDN 副总裁孟岩、元道三人共同发起币改。

在三人原本的设想里,通过结合实体经济与通证经济相,把门票、证券等权益证明进行通证化,将定价权完全转交给市场,可以实现传统利益分配局面的改变。

而现实是,不仅优质项目没有出现,“急涨直下“的K线还成了“币改试验区”定期上演的节目。

ARP在稳步上涨的16天后,跌破85%。张健亲自站台的QOS在第一天10%涨停后,直接破发80%。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包括何一在内的一些从业者以及当时的多数媒体,都把币改的失败归结于玩弄概念,认为所谓“币改“不过是不良资产的上市变现。

但很多员工认为,通证经济是可以被实现的,问题在于张健的做法过于激进,“又不肯承认错误,不愿改良”。

最后,自认无错的张健,甚至还嫌弃起元道“没有本事”。

冲突过后,二人分道扬镳了。

遭其挑衅的,甚至还包括曾经的亲密伙伴——杜均。

圈内人皆知,张建和杜均交情匪浅。

一起在火币共事时,杜均提议和鼓励张建出书,帮助其树立起技术大咖的形象;张健要离职做区块链协议时,杜均率先做了投资。

张健创立FCoin时,作为早期投资者的杜均,不遗余力地为FCoin站台,用“能死磕、能打仗”六字来褒奖他,称赞他“火币的发展离不开张健”;后来,杜均向火币“开火”,还特意告知外界,节点资本将力推FCoin。

去年6月30日杜均发的朋友圈

但这样的同仇敌忾并没有换来张建的信任。

一次杜均抛售FT过后,FT正好开始暴跌。张健便认为杜均在故意砸盘,恩情和交情一并成了过眼云烟。

知情者用“恨之入骨”四字形容了当时张健对杜均的仇恨。

今年5月,张健不经同意,擅自对8家战略投资者的FT持仓作出了延长锁期两年的决定。而按照原本约定,所持FT应该在今年年内全部解锁。

这8家机构便包括杜均的节点资本。

张健似乎从来不在乎合作伙伴的想法,所有决断皆一意孤行。

前几次FT的销毁,张健还煞有其事地走了下程序,以社区投票的名义,实践了自己的决定。

这次,张健连程序都懒得走一下,直接就把币锁了。

张建常说自己要效仿孙中山和毛泽东。

“通证经济的成功就是FCoin的成功。“

在张健的逻辑里,未来不管谁成功实现了通证经济,都会是FCoin的成功。就像sun中山一样,让大家都知道我在搞革命,将来不管谁革命成功了,都是我的成功。

在王俊看来,张建确实成功模仿了伟人,比如延长锁仓期就颇具“打土豪、分田地”色彩。

只是为的不是公义,而是私利;打的不是土豪,而是盟友。

妻子转黑粉

张健的妻子李莹莹曾试图开启“救夫行动”,但这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家庭主妇,反而把事情弄得更糟糕了。

去年8月,李莹莹强力介入FCoin内部,并和刚刚入职的周小雪发生了直接冲突。

当时作为运营总监的周小雪想要一些权力,遭到了李莹莹的阻拦,而张健又始终不做表态。

有另一说法称,将矛盾燃至高点的是,张健收回了给周小雪150万的承诺。

最终,周小雪被踢出FCoin媒体群,李莹莹接任运营总监,引来外界对FCoin“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吐槽。

但很快,大权再次由张健一人独揽,李莹莹也无声退出了。

任职期间,对张健失望至极的李莹莹甚至曾公开撰文,当“黑粉”。

李莹莹自述当“黑粉”,对张健失望

老用户被套牢,新用户是投机者

除了身边所有的盟友,FCoin的社群也是濒临崩盘:老用户已经被牢牢套住,新增的用户都是投机者,随时准备抛售。

去年下半年,不断发生的“急涨直下”,吸引了大批投机者。

他们达成了短跑竞赛的共识。“只要跑得快,就能赶在暴跌前的高位套现。”为此,他们一边疯狂地买入,一边谨慎地做着抛售准备。

共识多了,竟也成了现实。许多新币果然离奇地一致在开盘后暴涨,接着又快速地跌破80%。

F家族的六大分红币更是如此,被人戏称为“F割全家桶“。

投机者来得快,散得也快。套利后,又成了一堆死账号。

知情者向「北纬31度」透露,“FCoin的用户新增一直都不太好”。

“FCoin以前还是准一线交易所,如今在二线交易所里属于偏差的。Biki和抹茶都比他强。”

至于那批至今仍在苦等解套的老用户,恐怕更无活跃的勇气和资本了。

“被套终有解套日,踏空再无上车时“,在FCoin社区里,类似这样的话屡见不鲜。呆久了就知道,被套老韭菜又在假意刺激新韭菜接盘了。

广为诟病的“交易挖矿”仍是张建不肯舍弃的宝器。他又新增了“锁仓挖矿”、“推广挖矿”、“挂单挖矿”等模式。

社区内,有人吐槽他,不久后可能会推出聊天挖矿、爆仓挖矿;有人说闻到了FCoin宣传方向上带着一股传销味;也有人提及,他在各群推广FT时,基本上都有人回他一句,FT就算了吧。

撕不去的“镰刀张”标签

张健被贴上了“镰刀张”的标签。

人性使然,身处币圈食物链顶端的张健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游戏设定,成了割韭菜的侩子手。哪怕不想割韭菜,他也割了。

即便只是想要吃相更好看,他也做不到。

张健认为,只要复制FCoin日本站的模式,就可以一路收割全球韭菜。作为最大庄家和最大分红者的他,每发一个分红币币至少能赚两三千万。

王俊告诉向「北纬31度」,张健一般在割韭菜前,会突然变得很积极,主动找团队商量“币怎么发、韭菜怎么割、制度怎么上“。

但发币后,张健又消失了。

等待张健的,终究是众叛亲离。

他可以频频失信于合作伙伴和投资者。既不愿承认自己能力有限,也不愿承认他人的价值。

他一边虚伪地高赞“社群是背后智囊”,一边无视内部意见,执拗地执行个人想法。

所有产品架构和制度设计都高度依赖着张健个人随机迸发的灵感。

FCoin就这样飘忽不定的指示下,摇晃前行,且危机四伏。

与人共事,最重要的是信任

在采访的过程中,「北纬31度」听到关于张健,最多的评价是极度冷血,对人极度不信任。

这点性格上的小问题,终究导致了员工、合伙人、最初盟友、妻子等所有人的背叛。

众叛亲离,不仅仅指关系上的瓦解,这也意味着再也无人愿意与你合作,无人愿意与你协同做事,这更是事业上的前途断送。

原本无人望其项背的FCoin,终究只是一声长叹。

文/北纬31度

本文由 区块链技术网 作者:区块链 发表,其版权均为 区块链技术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区块链技术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