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1
电视台曝光贝壳国际
目前贝壳国际强制锁仓投资者80%的资产,而这80%的资产转化矿机来释放,为了继续吸金,操盘手王军又搞出了一个A网,用来刷单的,投资者20%的资产转入A网冻结,然后利用AH刷单释放,众观市面上火爆的刷单盘,没有一个走通了,很多崩了,剩下的大多数都面临无法兑现的局面,这个套路让你永远都翻不了身!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2
(1)PTFX普顿少量参与者能顺利提现,大量参与者已经无法提现!
(2)Pi Network pi币骗局揭秘(π币)PI币的设计原理绕不开拉人头的传销性质,正义哥建议,早点退出,提现为主!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今天正义哥曝光某个项目,今天是周六,正义哥带大家一起了解币圈最近的国家方针政策和对资金盘,为区块链的打击力度!除了三大交易所火币,OKEX,币安相对安全外!其余小交易所和空气币,传销币,资金盘等统统封杀!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11月22日,据深圳特区报消息,目前深圳市金融监管局已通过灵鲲金融安全大数据平台(以下简称“灵鲲”),摸排出39个涉嫌开展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企业。

据了解,灵鲲由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研发,后与深圳市金融监督管理局合作推出,该平台于去年7月初正式上线。该平台可从基于人工智能的平台识别、基于数据挖掘的多维度信息关联、基于知识图谱的平台风险指数计算,基于涉众人数增长异常规模预警四个方向入手,全面监测互联网上活跃的类金融平台。

  同时,灵鲲可通过整合深圳40余个行政管理单位的政务数据,运用多源数据融合技术,对P2P、投资理财、外汇交易等十多个金融类别的识别与风险指数计算,将发现的高风险平台及时向政府相关部门进行预警。

  在去年平台试运行期间,灵鲲曾对深圳25万多家拥有金融业务的企业进行初步分析,并对其中的11354家进行重点分析,识别出多家高风险企业。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我记得好多维权的朋友曾问过正义哥,骗子在什么地方呀?找不到怎么办?类灵鲲这样的数据库那里都有,只要骗子跟你聊天过,它都能显示对方的IP的具体位置!所以当我们被资金盘骗了也好,互助盘骗了也好,都不可以轻言放弃!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据报道,目前灵鲲在金融创新、打击金融黑产、金融监管等方面展现的价值已受业内高度认可。在腾讯内部员工看来,“灵鲲拥有的能力,就像搜寻毒品的缉毒犬,可以在互联网的大数据海洋中,嗅出各类金融犯罪的气味,并及时发出预警。”

聊起国家的金融监管,你首先想到的会是北上广,没错,面对国家的监管,正义哥带你一起来看看这些地方的监管力度和政策!

 

1.深圳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据AICoin讯,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11月21日发布了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提示指出近期,借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宣传,虚拟货币炒作有所抬头,部分非法活动有死灰复燃迹象,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将对上述非法活动展开排查取证,一经发现,将按照《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严肃处置。全文如下:

自2017年《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发布后,深圳虚拟货币非法活动大幅减少,相关金融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但近期,借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宣传,虚拟货币炒作有所抬头,部分非法活动有死灰复燃迹象,如:一些企业以“区块链创新”的名义,在境内组织虚拟货币交易;以“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等为由,发行“xx币”、“xx链”等形式的虚拟货币,发布白皮书,虚构使用生态,募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资产;为注册在境外的ICO项目、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等提供宣传、引流、代理买卖服务等。根据国家互金整治办相关部署,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将对上述非法活动展开排查取证,一经发现,将按照《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严肃处置。希望广大投资者对上述非法金融活动保持警惕,及时举报相关非法违规线索,谨防上当受骗。
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
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2019年11月21日

 

2.上海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近年来,与虚拟货币相关的炒作(如ICO、IFO、IEO、IMO和STO等)花样翻新、投机盛行,价格暴涨暴跌,风险快速聚集。相关融资主体通过违规发售、流通代币,向投资者筹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其本质上属于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严重扰乱经济金融秩序。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对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进行清理整顿,境内虚拟货币交易规模大幅下降,有效避免了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冲击。此后,针对在境外架设服务器向境内居民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行为,进一步加强监管,并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强清理整顿。

  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根据《公告》要求,积极开展上海地区相关集中清理整治,于2017年10月底完成当时已发现的13 家ICO 平台和10 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清理整顿。在集中清理整治之后,继续保持高压态势,对监测发现的参与虚拟货币活动的机构,采取约谈、检查、取缔等监管措施,及时化解相关风险。

  近日,在区块链技术推广宣传过程中,虚拟货币炒作有抬头迹象。为进一步加大防控力度,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总体要求,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联合上海市区两级各相关部门,对上海地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开展专项整治,责令在摸排中发现的为注册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提供宣传、引流等服务的问题企业立即整改退出。

下一步,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将继续贯彻落实《公告》要求,对辖内虚拟货币业务活动进行持续监测,一经发现立即处置,打早打小,防患于未然。广大投资者应注意不要将区块链技术和虚拟货币混同,虚拟货币发行融资与交易存在多重风险,包括虚假资产风险、经营失败风险、投资炒作风险等,投资者应增强风险防范意识,谨防上当受骗。投资者如发现各种形式的虚拟货币业务活动,以及通过部署境外服务器继续面向境内居民开展ICO及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的组织或个人,可向监管部门举报,对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可向公安机关报案。

 

3.北京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WEMONEY讯 11月14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关于交易场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下称《风险提示》)称,目前北京市未批准任何交易场所设立分支机构。并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场所(重点为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

  《风险提示》强调,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及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关于清理交易场所分支机构的相关要求,设立交易场所分支机构应当分别经交易场所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及拟设分支机构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批准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此外,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提醒广大投资人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不断提升风险防范意识和风险识别能力,杜绝参加此类违规的金融行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我们都知道,新加坡是区块链政策最宽松的国家,也成为各大交易所,项目方,资金盘,互助盘首选的海外庇护地,我们一起来新加坡对最近的中国乃至国际金融监管又是什么态度呢?

4.新加坡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昨日,新加坡央行和金融监管机构——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提议,允许加密货币衍生品在获准的本地交易所上市和交易。

新加坡金管局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根据该提议,与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加密货币相关的衍生品交易将受到新加坡《证券与期货法》(Securities and Futures Act of Singapore)的约束。

  新加坡金管局表示,该项提议是为了回应对冲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投资者的兴趣。金管局表示,新加坡目前有四家获批的交易所:亚太交易所、新加坡ICE期货交易所、新加坡交易所衍生品交易及新加坡交易所证券交易有限公司。

该监管机构在一份咨询文件中表示:

“监管制度完善的衍生品市场——尤其是由具备复杂风险管理和投资策略的机构投资者支撑的衍生品市场——可以作为相关资产价值的更可靠参考。”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金管局将比特币和以太坊归类为“支付代币”。

  加密货币衍生品在美国衍生品交易所巨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已经很流行,该交易所从2017年就开始提供比特币期货。它平均每天交易近7000份期货合约(相当于约3.5万比特币)。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还准备在明年1月推出比特币期权。

  另一家美国交易所Bakkt是洲际交易所(ICE)的子公司,它提供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并计划根据客户需求提供用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一样,Bakkt也计划尽快通过新加坡ICE期货交易所推出自己的期权合约。

  新加坡金管局表示,它认为加密衍生品“不适合”散户投资者。

“建议散户投资者在交易代币及其衍生品时极度谨慎;他们可能会损失全部投入的资金,甚至更多。”

 英国金融监管机构也有类似的想法。该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最近提议,禁止向散户投资者出售加密货币衍生品。

  新加坡金管局将在12月20日前就其本项提议征求公众意见。

  骗局就是骗局, 哪怕币圈的最终信仰比特币这几天都是暴跌.原本还以为币圈, 资金盘可以过个好年,我看未必,很多人将流泪甚至在牢房里过年!正义哥想说出来骗人,迟早是要还回去的!可以预见的是, 最近国内资金盘,虚拟币将出现层出不穷的悲惨事件, 让我们拭目以待!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正义哥和大家一起分享了各地地区和国家对区块链以及虚拟货币的认识和态度,最后正义哥带大家一起来看看我们熟知的百度和大学生对区块链怎么看?

“助纣为虐”的百度

对于圈内的老人而言,历经媒体传播、大佬站台、社群推广等多种宣传渠道长久以来的“洗礼”的他们,早已练就了一双识别“传销币”、“资金盘”骗局的慧眼。

但对于圈外的小白们来说,百度——是他们了解“区块链”这个几乎一夜之间走上神坛的名词的最快捷、最有效途径。

殊不知,当他们在百度搜索栏打下“区块链”这几个字并按下回车的那一刻,便已经踏入了诈骗者们精心编织的网中。曾有投资人向正义哥爆料称,自己在百度搜索“区块链”一词后,

排在搜索结果第二位的居然是一个打着区块链幌子的资金盘项目

该项目名为BeeBank,正是前些日子曾被央视《焦点访谈》点名的诸多诈骗项目之一。BeeBank的推介文章宣称,这是全网唯一的去中心化全币种钱包,采用公有链、数据信任体系技术。文章还提到了一些诸如“蜂巢建设”、“蜂巢分红”这种乍听之下有些高大上,但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词汇。甚至不乏“躺着赚钱”、“24小时自动运转创造效益”这类“露骨”的收益宣传。难以想象,这样一个遭到权威媒体公开痛斥的资金盘项目,在此之前竟大摇大摆地出现在百度“区块链”关键词搜索结果的前列,影响甚至误导着众多在政策号召下尝试借助百度来认识或了解区块链的民众。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在于狡黠的资金盘项目方积极地把握住了大众的关注热点和网络使用习惯,在区块链技术“正当红”之际,拿下了“区块链”关键词搜索结果的推广位。另一方面也

在于百度对于推广内容的不加以慎重的筛选和审核。

据了解,除了BeeBank之外,包括凯尔链、Tepleton、亚欧币等在内的不少诈骗项目、空气项目也都在百度的关键词检索结果中拥有一席推广位。这便侧面印证了当下的百度在广告投放这件事上的确有点“没有节操”,无论好的坏的都不予严格的甄别。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中央的区块链技术发展号召对这些省份产生了极大的刺激,既令当地创业者燃起了开拓区块链业务的热情,也为诈骗者们在线下大肆推广其项目提供了温床。

比如在陕西西安流传较广的一个叫做ICC网红链的“区块链”项目。该项目曾号称“智能经济网红之王”,并借此吸引了不少当地乃至全国范围内的人参与投资。据当地媒体报道,一位西安本地的ICC投资人告诉记者,自己已经断断续续向其中投入了36万元。“对外宣传的就跟那个母鸡下蛋一样,你有一万个币,第二天早上就会一万零八十个币”,这名投资者还说,她的“最大股东”曹代侠更是信誓旦旦地对她承诺:“只赚不赔!”但最终自己却是落得个血本无归。

重磅:监管“围剿”下的币圈,你怎么看?

投资者向警方递交的转账材料有ICC的早期投资者称,他几乎经历了“ICC网红链”诈骗变异的全部阶段。这个项目最开始叫做ICC,后来还做钱包,再后来又做了所谓的交易所,并且改名为BZC。那个时候他们(ICC项目方)已经捞了不少钱,但也遭到了一些投诉。该投资者继续补充说,

前段时间中央号召发展区块链,他们便又“死灰复燃”,做起了区块链应用,

名字也改作了BTA,继续圈钱。不过在各地广泛开展区块链项目排查行动后,这个项目日前也已被西安市未央区警方立案调查。

高校也成了“重灾区”

可偏偏就是有不少人遭不住这种诱惑,把“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句老祖宗总结的箴言抛到脑后。这一点在当下许多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有分析报告称,根据抽样调查,

全国范围内对区块链这一词汇有所认知的人群大约占到整个社会非老年、幼年群体的19%,而在高校当中,这一比例会攀升到25%,

可见高校在校生对于区块链的认可度和接受度明显更高,愿意参与相关投资的自然也就多了起来。对于新事物接纳速度较快,知识思维水平也处于较高水平的高校在校生而言,识别资金盘、网络传销等诈骗手段通常并不是难事,

但事实却是发生在高校在校生身上的“中招”案例屡见不鲜。

有杭州本地的在校大四学生金某向哔哔News透露,自己接触加密货币已有两年时间,也很清楚行业里存在诸多空气、诈骗项目,然而纯粹的贪婪却吞没了这些原有的警惕。“我也知道这些都是‘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金某说道,“但我总觉得只要自己及时收手,就不会成为最后接盘的那批人。”许多人都存在像他这样的侥幸心理,但现实狠狠地扇了他们几个耳光。“一开始确实赚了一些钱,但是到现在,手里拿的大多都已经归零了。”金某表示,自己最早进入这个圈子的时候比较谨慎,只敢买主流币,而且尝到了甜头。可后来自己的校园创业失败,合伙人跑路,冲动之下就盯上了涨跌往往都更加夸张,也更加具有造富效应的空气币,并朝里面砸了不少钱。“这个时代人人都向往财富自由,尤其是年轻人,更尤其是像我这样临近毕业或者刚毕业的大学生,难免会幻想自己通过这些发发横财。”交谈之余,金某说他并不后悔自己的这段“踩坑”经历。可是,还有茫茫多后悔了的人,又上哪里说理去呢?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larryking99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11098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