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那太好了!

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那太好了!

内在价值,比特币的质疑者很喜欢谈论这四个字。他们的论调通常如下:

 

比特币怎么能当货币呢,它没有任何内在价值。”

“要做货币,首先,它必须被大众接受,并且能用于其他商品用途,然后,才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成为一种货币。”

“就拿黄金来说吧,它可以用于珠宝首饰、电子产品,人们自然会认为黄金有储存的价值。”

 

很早之前,比特币的信仰者就已经提出反对观点,理由是:

1.内在价值是主观

2.比特币是一种能够抵制审查的支付工具,它有内在价值。

 

在这里,我不得不说那些比特币质疑者说的对。

 

如果作为一种商品,比特币的确没有“内在价值”,而且这一点对比特币来说是件好事。

01

质疑者的内心世界

 

内在价值是一个古老的概念。亚里士多德曾经就说过:“货币在本质上是有用的,而且很容易应用于生活,比如铁、银等。”难怪这个观点会一直存在下去——商品的价值几千年来一直是人类的基本需求,而且对于门外汉来说这一点很容易判断。

 

尽管有古老的起源,内在价值却与货币功能没有直接联系。

 

一个好的货币工具需要具备许多要素——可携带、易于交易、稀缺、持久、可替代且可分割——但替代商品的作用却不在其中。

 

那么,为什么许多批评家声称货币需要内在的商品价值呢?

 

有两个主要原因。

 

原因一:诉诸历史

 

许多质疑者谴责比特币缺乏内在价值,只是因为他们生活在过去。总有人错误地认为,历史总是对的,而在这种观念的驱使下,这类人很容易对新兴技术提出质疑。

 

“所有以前的价值存储都有实物形态”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新的价值储存也必须有实物形态。

在互联网刚兴起那会儿,人们对实体购物也有类似的看法。90年代《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中出现过一个可笑的观点,作者认为:“我们过去一直是实体销售,所以实体销售不会被互联网取代。”

 

同样,比特币质疑者声称,货币必须是一种有用的实物商品。十几年后回看,这种说法同样显得荒谬。

 

事实上,商品的价值并不是货币的需求。

尼克·萨博(智能合约之父)曾在他的经典著作《货币的起源》的开头写道,社会常常用其他“无用的物品”来储存和传递价值。

 

例如,下图的玻璃珠子有强大的货币属性,曾被用于非洲和北美部分地区的贸易,但如果它们作为一种商品几乎没有用处。还有雅浦人使用过的雷伊石也是一个不看商品的价值来储藏价值的例子。

                                             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那太好了!

(那些值钱的玻璃珠子)

 

原因二:诉诸权威

 

那些对商品内在价值表示担忧的人可以追溯到门格尔、米塞斯和罗斯巴德等奥地利经济学家。这些作家强烈强调金钱的重要性及其对社会的影响。

 

门格尔的重要著作之一《论货币的起源》,一开始就把货币描述为“某种商品成为普遍接受的交换媒介的事实”。

而在《货币与信用理论》一书中,米塞斯则写道,“货币的价值最终会被追溯到它作为物物交换的商品时的价值。而其中的法定货币,是一种具有特殊法律资格的物品。”

 

许多质疑者追随前奥地利经济学家的思路,利用这些过时的框架来攻击比特币。

 

最早一批比特币质疑者之一的尼尔斯·范德里登就因为这个原因拒绝了比特币。他声称比特币没啥用,因为“除了交易,没人能用它做任何事。”因此,他得出的结论是,它们作为商品没有用处,也不会作为货币发挥作用。

 

虽然商品和法定货币是早期奥地利经济学家仅有的两种选择(信贷工具除外),但时代已经变了。数字时代,商品货币和法定货币两种非我即它的论调过时了。

很明显,比特币并不适合那套旧理论——它既不是实物商品,也不通过任何法律法规存在。人们能够不受法律约束地持有和交易数字货币。相反,比特币的货币属性是由嵌入其代码的规则和逻辑来保证的。通过这种纯粹的数字存在,比特币才能作为一种不受现实世界约束的货币而存在。

 

02

关于硬通货的悖论

 

事实上,如果质疑者做了功课,他们就会意识到经济学家米塞斯本质上也是个“骗子”。

 

米塞斯意识到商品货币也存在问题,他认为黄金是一种糟糕的选择。在《货币和信用理论》一书中,米塞斯感叹道,即使是金本位体系,也可能会面临“严重不足”的问题——不仅是货币供给需求引起的波动,还有日益增长的商品流通需求也会造成波动。

 

米塞斯正确地指出,由于不断变化的工业需求会推动供应变化,商品货币会造成一定的价格扭曲。硬通货总是与独特的物质属性联系在一起——不但能换钱,也有本身的物质价值。在这方面,黄金在许多不同行业的惊人通用性放大了这种不利影响。

 

物质世界也带来了其他的货币限制。自然界中很多东西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呈现平均分布。而比特币则是可预测的周期性排放,提前计划好未来几十年的供应量,这在数字世界之外是不可能实现的。

 

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发现隐藏的黄金,而在现有持有者不知道供应突然变化的情况下,从根本上稀释了所有权——类似于欧洲商人秘密地夸大贝壳,损害非洲部落的利益。由于比特币的数字化特性,任何人都可以清楚比特币总供应量,并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知道确切的比特币实时供应量。

 

在这些进步面前,还在利用奥地利经济学家的历史建议来衡量现实,是非常愚笨的。没有作家能够预知未来,甚至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局限性,希望找到比贵金属更好的货币形式。

 

新的环境需要新的理论基础——而比特币恰恰提供了这样的基础。

 

03

比特币是一把好钥匙

 

碰巧的是,当下最好的价值储存手段也是那些具有某种效用的商品。这里的关键区别是,黄金、房地产或任何形式的商品货币,尽管很实用,但们依然不能作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

 

当有人出于货币目的决定持有黄金或任何其他资产时,他们会做出明确而清晰的选择:将它看成财富储存工具,而不是电子零件或珠宝这样的商品。虽然这一决定看似无伤大雅,但却可能带来不良的经济后果。当大部分人都将他们的价值储存在一种特定的商品上,希望以此来储存财富,这会导致极端浪费和投机泡沫。

 

房地产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今,投机者追逐“黄金混凝土”以保护他们的财富。开发商迈克尔•斯特恩形容过,“全球精英们都在寻找一个保险箱”,很多人都在曼哈顿投资房地产,以实现保值。

 

数据表明,“根据人口普查局的数据,在整个中城——从49街到70街,在第五大道和公园之间——几乎三分之一的公寓每年至少有十个月是完全空置的。”类似的趋势正在全球各大城市蔓延。

 

随着精英阶层继续将财富投入这些大宗商品,泡沫开始通向顶峰。

 

瑞银的一份报告显示, 不仅房产闲置,而且将住房作为重要的财富储备,破坏了市场健康发展。

例如,在旧金山房产地图上,所有的黄色区域的建筑高度限制都在40英尺以内。而这一规定明显阻碍了建设新的经济适用房以满足需求。

 

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那太好了!

(旧金山地方分区法地图)

 

考虑到对普通居民和租金价格的影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一个很大的原因:现有的业主为限制供应以保护他们的财富。

从这个意义上看,房地产市场只有通过人为地制造稀缺性,才能拥有价值储存能力。

 

比特币不会完全解决这个问题,但它为潜在的购房者提供了另一种安全储存财富的方式,它让人们重新考虑他们的财务决策可能会缓解建造新房子的压力。例如,有研究模型表明,如果旧金山能够增加其住房密度,这将显著减少城市的碳排放,增加城市的步行能力,并提高生活质量。

 

而当人们出售黄金来购买比特币时,那些需要黄金的电子、医疗设备和航空航天领域,可以通过更便宜、更优质的产品造福社会,让以前的不可能变得容易负担。

 

所以,当你听到金本位制的主张者赞美其黄金的社会用途时——他们是对的——他们也是在为数字黄金找替代的理由。

 

作为一种全球性的价值储存手段,比特币解锁了那些被当做存储工具的商品的效用,而以前我们不得不将这些商品搁置,因为世界上一直缺乏像比特币这样纯粹的货币。

 

04

写在最后

 

比特币并没有通过锁定有用的资源来存储财富,它可以让人们无需通过承担存储商品的机会成本,来实现真正的财富存储。这种全球性的、永久性的、可获得的财富储备正在为世界各地的经济奠定坚实基础。

 

随着资金从其他资产转向比特币,而这种转变趋势也将为经济适用房、更好的城市环境、更高质量的消费品们创造更好的机会。

 

因此,对于“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的说法,我们反而应该心怀感激。

(原文作者:Conner Brown 编译:Masaka)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鹿鹿@OK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11742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