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网红徐可的区块链项目ONO停摆,币价归零,谁之责?

年关将至,网红徐可是时候宣告她的失败了。

据非小号数据显示,10月14日,ONOT的24小时成交额只有0.98美元,此后ONOT的24小时成交量一直在低位徘徊,而自12月4日ONOT被首发交易所Kucoin下架后,其流通性进一步降低,目前ONOT的24小时成交额长期稳定在100美元以下,12月15日更是低至0.03美元。

目前无论是二线交易所还是不知名的山寨交易所,都无法交易ONOT,在事实层面上,ONOT已经完全没有了官方流通渠道,也不再有相应的市价,与其历史最高价0.003034元相比,ONOT已跌去100%,成为了一个事实层面的归零币。

除币价归零之外,网红区块链项目ONO还面临着APP下架、高管相继离职、主体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创始人久未公开露面等一系列困境,这些困境均表明,在事实层面上,曾经的网红项目ONO已彻底死亡。

而在死亡之后,ONO、徐可以及Kucoin却给诸多投资者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烂摊子,其中涉及信仰,涉及利益,更涉及法律。

承诺成空谈 ONO已关停官网服务器

7月23日,徐可针对ONO APP停止运营等诸多负面信息进行了一次公开回应。在这次公开回应中,徐可表示ONO APP并非停运,而是暂停升级,并公开许下了三个承诺:一,在本年内完成APP封闭升级,并预计于2019年12月推出上线ONO创新模式;二,ONO会在2019年度内公开完整的ONO主网计划;三,于2020年完成对ONO团队的重构。

目前,外界尚不能得知徐可是否能在2020年完成对ONO团队的重构,却可以确定其于5个月前许下的前两个承诺已成空谈。

据公开报道可知,今年7月初,ONO APP在没有发布事先公告的情况下,被官方主动关停,诸多在APP内仍存有ONOT的用户无法登录APP。

此后徐可在舆论压力下表示,ONO APP并非停运,只是暂停升级,并预计于2019年12月上线ONO创新模式。

但是《链上调查局》了解到,截止目前为止,不仅没有任何公开消息显示ONO APP已成功上线了ONO创新模式,苹果商店以及安卓商店还都已将ONO APP进行了下架处理。

其先前承诺的ONO主网计划也杳无音讯。《链上调查局》查询Github后发现,ONO Chain的上一次代码更新是在9个月前。

网红徐可的区块链项目ONO停摆,币价归零,谁之责?

12月6日,“创投内参”在一篇数据统计稿件中将ONO定义为在2019年死亡的创业公司。同日,徐可在微博上表示“没有死亡,团队还在运行,只是简装待发。”

但是据《链上调查局》查证,目前ONO社交网络PC版,以及ONO生态官网都已无法访问,据Chrome浏览器显示,无法访问网站的原因为找不到相关网址的服务器IP地址。

一位技术人员在查询后告诉《链上调查局》,目前ONO社交网络PC版的域名已过期,ONO生态官网的域名虽还有一个月的有效期,但该网站的服务器已经被停掉了。ONO官方微博也已经于6月7日停更。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5月27日,ONO主体公司北京诺舟科技有限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单。截止目前为止,北京诺舟科技有限公司依旧未被移出经营异常名单之外,此外,在其2018年年报中,公司内参保人数显示为0。

除了12月6日对公司死亡一事的回应之外,徐可微博中,已有近5个月未出现ONO相关的动态。再往前追溯,是其于7月26日的一份公告,这份公告显示因Cherry创始人黄子潇单方面违约,徐可宣布离任Cherry CEO。

而ONO官方微博也已经于6月7日停更,官方社群更是早已无人运营。

募资过亿 币价已归零

梳理ONO的融资信息可知,2017年5月27日,ONO获得了来自华创资本、松禾资本、猎豹移动CEO傅盛以及逐鹿资本的天使轮投资;2018年2月,又获得了李笑来硬币资本的Pre-A轮投资;4个月后,再度拿到韩投伙伴以及李笑来的雄岸百亿基金的A轮投资;此后在2018年7月以及10月,又获得了7家投资机构的战略投资。

据公开信息显示,除了Pre-A轮以及A轮融资之外,其余融资事件中均未有任何公开消息显示具体的融资规模。

据“创投内参”显示,ONO已融资8.51亿元。对此徐可表示“融资金额虚构夸大”。

而《链上调查局》了解到,徐可为《中欧创业营》的第七期学员,该期学员的平均融资金额为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徐可在2018年7月的时候交出来了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上线100天ONO注册用户突破了325.8万,但却依旧改变不了ONO难以盈利的事实。

2018年10月之后,此前频繁融资的ONO再未有拿到过任何法币融资。此时距离ONO拿到天使轮投资已过去一年半,而ONO在经历了一年半的发展之后,也依旧没有探索出一套切实可行的盈利模式。

2019年3月,徐可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还表示,广告模式是ONO目前唯一的盈利渠道。

而在实际业务没有进展的情况下,ONOT价值归零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ONOT初始发行量为750亿枚,其中200亿是团队锁仓,200亿是运营锁仓,350亿是投资人的流通盘。以ONOT上线交易所之后的市值高点计算,这750亿枚ONOT价值约2.28亿元。

2018年12月11日,ONOT于数字货币交易所Kucoin首发上线,Kucoin是一家总部位于成都的二线交易所。有意思的是,ONOT一经上线,就遭遇了砸盘。

但是上所的四个月前,徐可接受火星财经专访时表示,ONOT没有资金盘,因此不存在砸盘一事。

公开信息显示,ONOT一经上线就有大单开始抛售,而买单却很少。此后徐可和ONO官方微信号相继发布严正声明,讨伐ONO社群群员“火锅人”,并联系Kucoin冻结其名下关联交易所账户,终止恶意交易。

综合多方信息可知,与社群群员“火锅人”相比,身为ONO创始人的徐可才是ONOT的绝对大户。2018年4月末,徐可公开表示“ONOT的全部初始资金池在徐可名下锁仓,一毛未动”。此后,虽有部分转移给了社区和资方,但徐可依旧是ONOT的最大持有人。

据星球日报今年7月底的一份报道显示,在上线Kucoin之前,徐可就已经开始在场外偷偷出货,上所之后,更是一直在出货砸盘。

网红徐可的区块链项目ONO停摆,币价归零,谁之责?

CMC数据显示,在今年7月上旬,一直少有交易量的ONOT突然开始交易量暴增。这一时期正是ONO APP下线的时间,此后不久,ONO的官网以及PC版也相继下线。

有观点猜测,此次交易量暴增或为徐可停止ONO项目前的最后抛售。

在此次抛售之后,无论是ONOT的币价还是交易量,都开始直线下跌。2019年9月,徐可正式从《中欧创业营》第七期毕业,同月,ONOT的24小时交易量因过低已不再图像上显示。

12月4日,Kucoin发表公告表示,因未达到考核标准,ONOT被Kucoin正式下架。

自此,网红项目ONO可谓是彻底失去了最后一块阵地,宣告死亡了。而随着ONO一起死亡的,还有325.8万人的“信仰”。

发币后项目死亡 何处追责?

ONO的颓势或许最早可以追溯到2018年年底,彼时的ONO在自身盈利能力不足的情况下,摒弃了头部大所的流量优势,匆忙上线二线交易所Kucoin。

2018年12月,“坚持不肯募资、不肯ICO”的徐可与总部位于成都的数字货币交易所Kucoin达成了合作,正式于12月11日首发上线Kucoin。后期徐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ONOT之所以开始上所交易,是因为“用户社群当时的需求是希望能尽早上所流通”。

但综合多方因素分析,2018年12月并不是一个好的上所时机。

纵观2017年之后的加密货币市场可知,2018年加密货币市场一直都处于深熊状态,到2018年年底,随着熊市的延续,二级市场交易趋冷,交易量骤降。

基于市场行情较差、投资者热情不高、交易所上币费用高昂等诸多因素,这一时期的项目方都选择了暂缓上币。NULS公链的相关负责人在2018年年底接受财经网·链上财经采访时表示项目方都在收缩上币计划,并明确表示“目前上交易所是一个很不理智的行为,现在行情不好,大家都在考虑生存。”

在交易所的选择上,ONO也显得有点过于急迫。徐可透露,之所以选择在Kucoin上上线币种,是因为头部交易所上币流程很长,如果选择这些头部交易所,基于各种因素,ONOT可能要到2019年的4月或5月才能正式上线。

针对ONOT上线Kucoin一事,有人认为是ONO的资方急于变现的结果。

在上线了Kucoin之后,虽然数额不大,但是资方得以回收了部分资本,但对散户而言,却是一场灾难的开始。

纵观ONOT的市价走势可知,ONOT上线即为最高点,此后币价一路下跌,至今更是已无任何交易场所。而据《链上调查局》了解,目前市面上大约有169亿枚的ONOT,以市价高点计算,约5137.6万元。

在整场时间中,Kucoin和徐可或许成了唯二的受益方。

ONOT上线Kucoin之后,为Kucoin实打实的带来了一大波流量。查询公开信息可知,Kucoin不仅是ONOT的首发交易所,也是ONOT唯一一个正式上线的交易所。在还未归零前,ONOT的24小时交易量绝大多数发生在Kucoin上,在高峰时期,ONOT的24小时交易量达到了138万美金。

而在币价归零之后,Kucoin干脆直接将ONOT做下架处理。对此,有业内人士评价称,ONOT市值下跌后会对Kucoin带来一定的风险,因此他们干脆通过下架来逃避项目审查不严的责任。

而对于徐可而言,她无需在意因ONOT损失数十万元的投资者是何种心境,在面对无法无法提币的ONOT投资者质疑时,徐可只需回答“找客服走流程提现”,这一段创业史于她而言依旧是一笔值得吹嘘的经历。

截至发稿时间,徐可微博的认证资料依旧是“北京诺舟科技有限公司ONO创始人/CEO”。

而在近半年以来,徐可微博里只剩下自己的自拍以及学费高昂的《中欧创业营》。

12月11日,徐可发布了一则名为《中欧创业营七期毕业典礼开场视频》的微博视频,视频中有一段台词给了相对较长的画面,那就是:“我也想要发币,不是想要证明我了不起,就想要告诉人家,我被人割的韭菜,一定会自己割回来。”

稿源:链上调查局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14184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