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C”顶风作案,涉传销行诈骗收割十个亿!

“IAC”顶风作案,涉传销行诈骗收割十个亿!

出品 Blockeye
文编 菜头小子
 

 

自2017年ICO项目被国内监管一刀切后,一直到2019年末,仍有不少项目不断涌进区块链大舞台。这些项目或是披着区块链游戏、区块链技术的假皮,实则行传销诈骗的庞氏骗局。有趣的是,若按照时间来计算,一天就有五个项目横空出世。而当越来越多的项目前仆后继地想要争一块肥肉吃时,这场大戏才真正开场。
 
2019年10月24日,监管以雷厉风行之速席卷而来,仅“出事”的交易所就多达几十家,而这些“空气”项目,也逐渐从区块链的大舞台离场。来时大张旗鼓,去时悄无声息。据链塔新增项目统计:2019年大概有518个项目驾鹤归去。
 
尽管法网恢恢,仍存在“漏网之鱼。”IAC就是最为嚣张的一条大鱼。
       “IAC”顶风作案,涉传销行诈骗收割十个亿!       
  什么是IAC
 
IAC”原为I AM CLAWN,意为我是小丑。想到小丑,不免想到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电影《小丑还魂》,而不管是那位笼罩着整个哥谭市阴影的小丑,还是我们今天说的这个小丑,他们有太多的共同点,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吃人。
 
据爆料,IAC实为杭州小丑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运营的一款极具诱惑的APP,起源于美国科罗拉多州,宣称以区块链大数据为技术环境下的创新广告平台,以“每个人都有广告传播力,IAC把你的传播价值变现”为宣传语,意为让普通人也能实现财富自由。
        “IAC”顶风作案,涉传销行诈骗收割十个亿!       
IAC作为一个广告传播媒介,会员通过在自己的社交群发布广告,从而获取酬劳。所以IAC的初心,就是想将社交圈变成一个取款机,这样的福利对于任何人都充满着巨大的诱惑,能让普通人坚信并且乐于参与。
        “IAC”顶风作案,涉传销行诈骗收割十个亿!       
据资料显示:加入IAC的会员必需先去做广告,IAC的每个广告都有浏览量和点赞量的要求,会员转发到自己社交圈后IAC系统自动统计,完成要求的会员自动奖励催化剂,有催化剂才能播种种子,把自己付出的劳动变现。
 
IAC如何构建金融性诈骗的?
 
众所周知,一个平台想要得以存活,靠的就是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而ICA自身独创的“蚁群传播”模式,正是满足了这一点。通过会员将广告发布到朋友圈,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举个例子:比如广告任务下放到200万会员,每个人影响传播到50个人,那么就有1亿人浏览到这条广告。据不完全统计,IAC现在已经拥有百万会员。可想而知,IAC的传播力量惊人。
 

“IAC”顶风作案,涉传销行诈骗收割十个亿!       
据悉,IAC在发展“蚁群传播”时,还会对线上所有的会员进行“培训。”简单来说,就是IAC会想办法让每个会员都不断地参加平台培训和考试,强化平台对会员的认同和忠实,让会员每天热情高涨积极主动的去做市场。
 
同时,IAC创造了一个稳定的会员发展环境,首先,ICA以“把社交圈打造为取款机”为理念,并成功吸引了大批的会员涌入其中,并且在会员上还另有玄机,ICA普遍会员都是普通人,不会像职业会员一样草木皆兵,他们往往忠实度更胜一筹。
 

“IAC”顶风作案,涉传销行诈骗收割十个亿!       
其次,IAC会对会员进行严格的培训,并且规定所有用户都必须接受培训。最后,IAC把所有的用户对沟通交流的诉求都在平台内实现了,用户之间交流加好友群聊等都在软件内的聊天软件完成,而且所有所有想要的信息APP都会秒推送给会员,比如培训信息、订单状态等,把平台建成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大大减少了用户和外界的联系窗口,让外部信息对用户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
 
IAC诈骗案涉10亿!
 
据网络资料显示,早在2018年6月8日,河南省对IAC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立案侦查,并成立专案组开展深入调查。
 

“IAC”顶风作案,涉传销行诈骗收割十个亿!       
据警方介绍,就银川已经破获的IAC特大传销诈骗案中,一名犯罪嫌疑人介绍,该软件平台是以区块链、大数据为技术环境下的创新广告平台,平台采取会员注册制,新会员必须交纳200元的激活费用给上线,由上线使用激活码对新会员进行激活。会员通过购买“梦想种子”、完成广告宣传及点赞任务,可获得平台的返息,同时推荐他人参与可获得平台奖励。
 
然,实际上却是假借区块链技术,行传销诈骗之实。业内人士表示,“该软件收益看似极具诱惑,事实上,200元的激活费只有7天有效期,过了有效期需要重新花钱激活账号。而最为重要的一点,‘梦想种子’等产品是完全虚拟、不存在的产品。”
 

“IAC”顶风作案,涉传销行诈骗收割十个亿!       
更为讽刺的是,据银川当地民警介绍,从IAC平台经营模式和调查取证发现,我是小丑科技有限公司宣传以社交软件推送广告来实现收益为幌子,实际上参与会员是通过购买种子资金的静态收益及推荐奖励(层级计酬的动态收益)获利。
 
也就是说,为用户实现财富自由是假的,发展区块链技术也是假的,骗会费割韭菜才是真的。据统计,截至案发,我是小丑公司共收取卖种子费用达到了10亿元。
 
当然,需要警惕的是,即便今天“IAC”从区块链舞台立场,明天仍有下一个“IAC”出现,或借着区块链风口行传销之事、或以实现财富自由为诱饵吸引韭菜,一夜暴富的梦都只是梦,天上不会掉馅饼,当然,会掉的也只是陷阱。
 
-区块天眼-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15895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