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原创】最难的那段路我们走过去了 ——追币团队的这一年

01.狂欢后的狼狈

2019年1月中旬,追币的创始人紫夜再一次在周会上强调:“会好起来的。”

起码,他自己正在竭力走出困境。自从前一年6月份成立追币团队以来,他一直在四处寻找一劳永逸的业务方案。

同一时期,国内加密数字资产的佼佼者,火币,正大规模裁员。

也是在同一时期,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正在疲于“辟谣”,以回应铺天盖地有关锤子科技“资金链断裂”的传闻。

一切英雄都是由时代造就的。加密数字货币在过去几年的高速增长期催生了多家超级独角兽公司。在人们耳熟能详的这类公司中,绝大多数的出生于这5年间。

然而,加密数字货币的突飞猛进止步于2018年。在这一年的秋季,突飞猛进的主流币种开始猛然急转直下。在加密数字行业苦苦挣扎了一年后,最终还是迎来了市场的极度萎缩与大幅裁员。2019年的春节刚过,火币深圳有限公司的劳资双方就被推上了谈判桌。风声鹤唳之下,没人能知道行业的前方在何处。

在传统行业去杠杆、加密数字技术被监管的大背景下,大潮退去,越来越多的裸泳者尴尬地露出了屁股。北京西二旗多家P2P公司跑路、杭州湾的大批区块链公司风光不再、昔日人满为患不得不每天踢人以确保让后来者入群的大佬社群往往24小时内连一个灌水的人都没有……转瞬即逝的风口调转了方向,挤入区块链行业的创业公司因“有业无务”而难以为继。

这篇文章记录下的,是这一年来,发生在追币身上的真实故事。这个故事中,有狂欢之后的狼狈,也有没落中的奋起。无论你是与追币同样的创业者,还是币圈玩家,都能从中收获自己需要的东西。

 

02.大低谷的开端

2018年,盛夏的北京。从公司同事每天清理微信社群缓存时花费的时间越来越短,追币的创业伙伴们就开始感到事有蹊跷——追币创始人紫夜,这位创业者的生活正陷入周而复始的困局:“100个币圈社群,95%以上是微商。”这也让其他同事处于焦虑中。

传统的币圈玩法,是以社群营销为中心的套路:建立社群—获得共识—发币—市值管理。即便在9.4监管后,这一以社群建设为中心的模式仍是币圈所有项目方的“共识”。那年夏天,还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件:李笑来的谈话录音被曝光,引发出波澜壮阔的声讨。其中,李也谈到“先通过社群拉到人”。这些认识使得追币创业团队坐实了自己的营销理念:社群。

为了建好社群,追币团队可以说已经孤注一掷:将首轮天使轮投资的相当一部分用于社群建设,雇佣了大量的运营人员,同时还招募了规模上百的志愿者团队,用以扩大追币的影响力。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那个炎热的夏天,现实是追币团队最好的降暑药。随着各主要币价的接连下跌,先前持有加密资产的币圈用户纷纷寒蝉若惊。到了那年秋天,连大佬们的日子也开始不好过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团队强撑了几个月后,发现社群唯一的出路就是点对点的提高社群质量。平心而论,在大行情式微的背景下,这种完全依靠人力和累加工作时间的做法,既前途未卜,又难得人心。一时间,整个团队怨声载道。

在那段时间里,只有创始人紫夜没有抱怨的权利。因为睡得太少,每天都要奔波在为公司“想办法”、找出路上。

作为在传统互联网势头正盛的时代就技术创业、已经成功融过一轮天使轮的追币团队,虽然在行业里算不上TOP N,但丰厚的行业背景还是让圈内几位大佬对几位创业者表达了浓厚的兴趣。在融资环境急剧变差的2018年,如果侧身离开自己的创业团队,投入大佬麾下,完全能为自己谋到一份最好的“溢价”。行情变得空前紧张之后,紫夜开始学着压缩成本、寻找新的业务面。一些伙伴表示理解,另一些伙伴则选择了离开。

那年秋天,在京郊某间格子间里,追币的小伙伴们肯定会回忆几个月前的初春,从提出商业计划、到一遍又一遍喋喋不休地向投资人信誓旦旦。原本觉得顺风顺水,一直是快速前进,离成功也只有一步之遥。乐观的热望曾伴随着他们一路走来。直到突然发现,账面资金忽然绷紧起来。

初创成员间的争吵也一天天多了起来。一是运营思路,到底以哪一类用户作为目标的争执。一是社群质量,如何在紫夜的坚持、同伴的反对、同事的抱怨,以及遥遥无期的未来之间找到平衡点。一位伙伴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句话,“祝你好运,再见!”

“我们尚且如此,同行只会更惨。”在一次币圈联谊会上,紫夜带着产品经理去取经,结果却发现某家重量级友商,“去年估值还有2亿,现在却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03.用户去哪儿了

比特币的好日子似乎就在昨天。在过去的几年中,不少虚拟加密货币的创业者在市场的高涨中也一路高歌。追币的一位合作方在2016年刚创办一家交易机构,就有上市公司来想收购。即便合作方明确拒绝,但投资方却锲而不舍,“非要主动地”投他的天使轮。第一轮天使轮仅半年后,第二轮融资就启动了,公司的估值也随之翻了3倍。

在那一年,还在某交易所做技术工作的紫夜自己都觉得市场太疯狂了。在北京——这个一切新玩意儿的发源地,数以亿计的热钱像夜店里骚动不安的荷尔蒙,无论白天黑夜都在拼命为自己寻找着释放的出口。从西二旗到知春路一带的几乎所有的Cafe和茶社里,一夜暴富的故事在悄悄的传唱。比如,“X团队跟一家大基金只谈了一个小时,过了一个周末就出了投资意向书”;比如“连砍价都没有,条款都不看就直接签了。”

2016年是加密数字货币的高点,那一年新发行的小米Note2,如果4天时间不清理微信,满坑满谷的币圈社群聊天记录就会让内存报警。这一年,在赣江流域的无数小水电站,在苏北广袤的采煤塌陷区上的火电厂,数不清的矿机在夜以继日的运行。在北京和杭州的信息产业园区,据说已经挤进了上万家的币圈项目方入驻。

可到了2017年下半年,对ICO的严厉监管出台。本来还以为是暂停键,结果却是ESC。过去几年的疯狂,催生了一批ICO起家的巨富和无数批最后赔得血本无归的“韭菜”。有的投资者甚至都抵押了房产。

在区块链基础研究尚未取得重大理论突破的前提下,由资本裹挟着的人造势头,迅速地透支了整个区块链生态。《新闻联播》里的忠告正被迅速验证。那段时间最多被币圈玩家提及的话是“共识只不过是你自己的妄念。”

沉默的币圈用户,是沉默的火山。不说话时,是在燃烧自己;一旦话匣子打开,就会燃烧所有的韭菜。

 

04.币圈的寒冬

2018年初冬的北京。“裁员”几乎成了币圈所有人心里的阴霾。清华大学全球化研究中心发起的《创业者生存现状调查》中,29%的创业者为了抵御寒冬,决定“减少招人,或不再招人”。而已经有过裁员行为的公司,占比达到四成。

这年冬天,曾经的独角兽公司ofo则陷入更为严重的危机:欠供应链款项超过10亿人民币,并被供应商告上法庭。曾经在13号线回龙观站地下道乌央乌央的小黄车突然销声匿迹。在资本充裕时期,曾激烈抢夺它的阿里和滴滴,几个月就翻转了人间——都失去了兴趣。

搜狐财经的一篇采访记录了这年冬天的尴尬。一位来自抖音的员工去年被区块链公司以3倍的薪水挖走,可一年过去,“当初从我这两倍薪水挖走的人,现在降薪降到还不如之前在我这的时候。”接着,这位工程师又说:“没把我裁掉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如果说,在整个2018年创业者面临的大部分问题都是“钱没了”,那么对于这个冬天的币圈来说,就是“钱蒸发了”。

为了生存下去,追币团队在这年的元旦前最终通过决议:缩减运营部门、维系现有用户、快速寻找全新的业务方向。

 

05.Bancor新曙光

知乎上有一个1885个回答的常青提问:“中国为什么突然有了歼20?”高赞的答案写道:“哪有什么突然,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四代机的研发。”未雨绸缪,一直是谋事者的必备素质。2018年年中,在非常不乐观的市场预期下,追币团队提早开始了针对Bancor的超前准备。

时间回到半年前。自EOS宣布加入Bancor生态系统后,所有持EOS的用户未来都可以通过Bancor生态系统,对EOS里的60多个币种进行兑换。期间,更是在EOS-RAM的裹挟下历史上首次使Bancor大火。毋庸置疑,以此事件为标志,Bancor协议开始为通证持有者提供全新的价值交换新范式,并为公开透明、无限流动性、及Longtail token的流动性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

“从2017年就一直在做一家估值超过亿的区块链项目的新融资,没想到项目方这边没问题了,最后投资方竟然临时撤资,我们白忙活了半年。”这是在2018年的严冬到来之前,一位友商以难掩失望的情绪复盘时说道。

根据投中信息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的VC/PE募资规模折合341亿美元,同比骤降了74%。不少近两年才开始成立的新金融项目,第一期往往就是最后一期。

从某种程度上看,去年遭遇的币圈寒冬,虽然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众多区块链项目方低估监管力度、依旧做着ICO的美梦、脱离了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前沿、找不到适合的落地方式亦是造成今日之后果的重要原因。因为行业性的误判导致了大量本就脆弱的项目方,那么主营业务自然难逃一劫。

2018年,在沉闷的币圈、颓废的投资者和焦躁的项目方的官网中,Bancor导向的新思维却开始慢慢燎原。这也是追币自创业以来,做出的最有价值的正确决定。让我们来看看追币在当年第一版白皮书中的论述:

“在传统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如果说ICO的风险在于募资者可通过持有的巨额资金操控市场,那么,基于EOS的IBO模式则将所募资金锁定于Bancor协议中。即:Token将与募资产生基于代码的兑换关系。这样直接促成了如下后果:

1、空气项目彻底消失。传统的ICO模式中,白皮书即一切(All in White Paper),项目落地前,Token的价值仅能依靠共识支撑。而在IBO模式中,Token被赋予了全新的兑换价值,这就为项目增加了一层基于母链的共识保障;

2、交易透明无欺诈。链上发币的模式,使得募资锁定于链上。项目方对资金的使用将会受到所有投资者的监管。这种通过技术手段,由众多投资者进行实时审计的机制彻底确保了交易的公开透明;

3、告别中心化交易所。一方面,基于人机交易的IBO,不再需要扮演中介角色的交易所,代币价格也会通过市场自发调节。同时,项目方也“不得不”告别黑幕,拥抱阳光。再者,发行方省去了上交易所的费用,用户也能享有公开透明的交易环境。通过技术创新,我们彻底“杀掉了”吸血鬼。”

这个版本的白皮书出世后,2018年9月初,几家友商出开始陆续在其官网上发出公告称,项目将不同程度地引入Bancor协议,以便更好地解决流动性和有价性问题。

现在我们知道,2018年的夏天,整个币圈陷入了一场集体失控。草根投资所经历的闹剧绝不是孤例。根据追币团队运营部门的监测,据不完全统计,仅7月份,通过社群进行营销推广的项目方数量就达2200家。3个月后,只剩下不到400家。在这场旋涡之中,各种宣称国字系、红色系、实业系的平台均未能幸免,一时间非法的资金盘也大量涌现,成为不法分子用来吸纳资金的工具。

 

06.与追币合作才能共赢

不落地就是耍流氓。2018年元旦前的那次团队会议,是追币业务发展的分水岭。一旦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所在,目标群体、营销策略、部门分工等之前在雾霭中前行的事项就立即自然而然地清晰呈现在追币的小伙伴们眼前。“为整个币圈设计一个全新的通证经济模型。”成为紫夜和他的追随者们重新振作精神的G点。

在传统的互联网商业范式下,各个经营组织(网站、社区、APP)的用户在组织内部的耕耘所产生的价值,如会员积分、用户等级,都仅能在本组织内流通。但在追币提出的新通证模型下,首先,将商业组织的积分通证化并进入交易所挂牌交易。然后,商业组织A的通证(积分)在买卖流通中产生价值。同时,用户也可在交易所内购买商业组织B的通证(积分),并通过算法拟合出的价格,促使通证A与B之间建立兑换关系,此外,还可以以法币兑换任一通证,在获利后离场。这样以来,就将各个封闭社区的内部兼职隔离带打通,让组织内部的付出也能在现实世界作为一般等价物交换。由此以来,各社区的用户对自己社区的忠诚、贡献、劳动,都将转化为能够在现实世界认可和流通的价值。

进而,对所有社区的所有人而言,用户越忠诚,越能在社区之外的现实世界获得更多的消费能力,用户也会越来越有“粘性”、越来越离不开社区。Bancor就这样成为打通价值比例和社区藩篱的变革性工具。

2019年元月,DApp Center先上线;

2019年2月,追币与趣出行合作为其设计新通证经济模型。趣出行通证的拥有者可以将其抵扣用车成本。趣出行成为APPLE APP STORE中的TOP10;

2019年2月,追币DAPP CENTER上线,多个DAPP游戏入驻,追币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DAPP资源入口之一;

2019年3月,追币与东盟(ASEAN)国家合作的新通证经济模型上线。昔日键盘上敲出的“共识”,正在走进现实世界,给你、我这样的普通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追币创始人紫夜在一系列的基于Bancor新通证模型的业务合作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抢点位”。“伙伴们都跟我说这个时间点上得赶紧铺点位,最大限度争取合作方,这样才能快速抢到下一个先机。”

2017年,ofo的创始人戴威在一次接受媒体专访时说:“找到自己的造血能力,比我们融多少钱都要更踏实和有信心。”

这句话今天对追币也非常适用。如果说,“挣扎与坚持”是区块链创业者们在2018年的主题词,那么在2019年,追币最常说的一定是“我们不仅活下来了,而且在改变传统商业”。

 

07.追币这群人

北京难捱的冬天刚刚过去,币圈的寒冬却尚未有时。即便所有人都觉得追币这一路走得艰难,但追币团队从没想过放弃。事实上,通过收缩原有业务线、大力开拓toB合作方、提升内部效率等办法,追币已经成为从知春路到西二旗,北京少数已捱过寒冬的区块链公司。

紫夜也还想再继续努力,在海内外寻觅更多的新通证业务合作方。他觉得相比自己创业初期走过的弯路,眼下开拓业务的困难,并不算是一个迈不过的坎。他不断约见来自各国的项目方和传统的互联网企业,通过讲解新通证模型,来说服对方的合作。

这既是为了自己一年多的努力,也是为了员工,更是为了自己的创业梦。最困难的时候,也有人在陪他坚持。更何况现在。

“来自不同行业的合作方们隔三差五就会来问我们推进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上线新的积分模式?”追币的PR经理告诉我们。这个跨界发展的小姑娘,也表现出比以往更强烈的热情,“使劲推销自己呗”。

阿里和腾讯最近分别提出了“新制造”和“产业互联网”。传统的区块链发展模式,似乎已经成为昔日黄花。而追币团队以自己的造血能力,在全力以赴的诠释他们对未来的理解。相比两大巨头提出的互联网新思路,颠覆传统商业模式的追币新通证经济,似乎已经安然落地。

追币邀请你,携手共创新业务增长点。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追币视点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1611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