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场无人、算力滞涨”的谣言是时候停止了

 

“矿场无人、算力滞涨”的谣言是时候停止了

“家门出不了、矿场进不去、矿机不发货。”
哔哔News近期收到了好几位矿机销售商朋友诸如此类的抱怨。简单的几句牢骚话,道出了当下许多矿机销售者正面临的待业困境。
 
有趣的是,想要购买矿机的矿工们所担心的问题,和这些想要卖出矿机的卖方们正抱怨的问题竟是如出一辙。受疫情限制的产业流动性有如一只铁手,同时扼住了矿业供与需双向市场的咽喉。
 
然而另一方面,比特币的挖矿难度于日前上升到了15.55T的历史新高值,近期的全网算力均值也超过110EH/S,较年初高出10%左右。
 

“矿场无人、算力滞涨”的谣言是时候停止了

近期的全网算力变化
 
本着数据不会撒谎的原则,矿业又像是在疫情的冲击之下岿然不动,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究竟哪一个才是当下与减半和疫情同时产生碰撞的矿业真实面貌?
 
01
疫情当真令矿业深陷困境?
 
受到疫情影响,业内知名的矿机厂商在上月末纷纷发布公告称,矿机生产、发货、售后收发件和维修等皆有所推迟,具体恢复时间还需等待官方通知。
 
而本月初,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也在微博上表示,矿场的一线情况相当糟糕,各地交通、物资断绝,人员无法流动,企业无法复工,特别是新疆的情况尤为严重。
 
江卓尔的这条微博引起了非常广泛的传播和讨论,一时间,许多并非身处矿业一线的吃瓜群众们都以为,国内的矿业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然而事实当真是如此吗?
 
一名来自新疆矿场的运维工作者告诉哔哔News,“新疆地区对矿场的严格管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在去年4、5月份的时候当地就下了文件,要求严格管理甚至限制矿场。”
 
对于江卓尔的这条微博,该名矿工则认为,“矿机、矿场被强制关停的事情确有发生,但是现在全国上下都存在交通管制,矿场被勒令关停应该属于沟通没有做到位的少数案例。”
 
一名来自云南的矿场主也向我们透露,“大多数矿场没有因疫情影响而关机,不过新建矿场和扩建矿场倒是都被叫停了。”
 
从这些亲历矿场一线的工作者的发声中我们可以大致感受到,矿机遭到关停的事情虽然不假,但网上的一些传言却言过其实,疫情并没有对现有矿场的运营造成太大打击。
 
实际上,江卓尔本人也在那条微博之后不久便发文称,“我的几十个矿场当中只停了一个而已,并且这个矿场预计在近期就能开起来,矿场几乎是受疫情影响最小的行业。”
 

“矿场无人、算力滞涨”的谣言是时候停止了

图片截取自江卓尔微博
目前,全球70%的比特币算力都集中在中国,而中国的矿工又多集中在四川、内蒙古、新疆以及云南等地,全网算力的有增无减无疑侧面印证了这些地区的矿场并没有出现较大规模的停牌。
 
02
算力滞涨的可能性仍有待商榷
 
除了矿场和矿机的运维工作外,许多人对矿业的注意力也聚焦在减半前的算力变化上,由算力变化所延伸出的新矿机交付、矿机设备升级等问题密切关乎着矿工群体们的利益。
 
此前,嘉楠耘智销售总监陈峰在接受巴比特采访时曾表示,“目前几大厂家手上的现货矿机数量并不多,工厂又暂时无法开工,加上物流困难,可以推测一季度不会有大量矿机上线,因此减半前的算力增涨很有可能会停滞。”
 
币信研究院院长熊越的观点甚至更加悲观,他认为,“今年上半年,算力应该都没有办法增加了。”
 
但事实上,正如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样,从疫情开始蔓延的年初到现在,全网算力和挖矿难度的增涨并没有出现断崖下滑。
 

“矿场无人、算力滞涨”的谣言是时候停止了

近期的难度变化曲线
虽然在算力方面,最近一个月的9.8%上涨幅度较上一月度的22%涨幅来说,存在一些下滑,难度的调整幅度也从前一个周期的4.67%下降至0.71%,但从二者的变化曲线上来看,矿工们的算力投入并未出现断层。
 
针对这一现象,鱼池CMO李庆飞告诉哔哔News,全网算力滞涨的观点本身就是有待商榷的:一方面,在疫情之前,各大矿场持续到货的矿机还在陆续上架的过程之中,虽然新建矿场受到限制,但旧有矿场的运营是可以维持的;另一方面,国外受到的疫情影响非常小,所以算力的持续增涨仍然是有可能的。
 
一名海外的矿机经销商也向我们透露,尽管国内工厂的开工屡遭推迟,但位于美国、东南亚等地的矿机配件生产商的出货仍在按照计划进行。
 
按照他的说法,国外目前仍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矿工正使用着曾经的比特币矿机之王——蚂蚁矿机S9,这一部分群体手中的算力有着不小的上升和优化空间,与此同时,国内一些已经关停旧矿机也重新开机,自然能够为全网算力的上涨带来持续的推动力。
 
不过李庆飞也谈到,从长远的角度去看,全网算力增速的变缓或许是无法避免的,毕竟中国境内的新矿机难交付始终是事实,而中国矿工又是算力的主要来源。
 
并且,假如疫情的影响周期继续延长,导致未来三四个月内都存在比较严重的交通管制和物流限制,再加上枯水期的影响,算力说不定真的会滞涨。
 
03
营销的搁置
 
尽管事实表明,矿场和算力受到的影响并没有许多人想象中那么严重,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全国上下的流动性限制,物流层面的巨大阻力是无法规避的。
 
一名在“新矿机发不出货”的重压下被迫待业的矿机销售商向哔哔News吐露,目前,像她这样待业在家的矿机销售工作者不在少数,还有一部分则开启了副业,做起了微商。
 
更令她感到无奈的是,“去年下半年比特币表现一般,手里的矿机都要追着讨着让别人买,现在价格回暖了,客户也有需求了,我反而发不出货了。”
 
众所周知,矿机的需求市场与行情直接挂钩,许多矿机厂商都押宝在今年的减半上。可当减半行情如期而至,矿机却迟迟难发货时,矿机厂商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来自武汉芯动科技的矿机销售者张庆表示,“因为疫情的缘故,武汉的复工情况很不理想,物流恢复的进展也极其缓慢。在这种情况下,客户购买的机器根本发不出去,库存的新机器也得等到工厂复工后才有可能发出。
 
但张庆认为,事况虽有些不理想,但也谈不上悲观,毕竟被阻断的只是部分物流和生产,客户的需求绝不会就此消失。
 
“如何利用矿场中正在运行的机器资源去缓解客户需求,如何在紧张的局势下尽快恢复生产并更早地完成订单交付,是眼下矿机厂商必须努力攻关的问题。解决了这些问题,就能抓住减半的巨大市场。”张庆说道,“这次疫情对于矿机公司来说,比起困境,更像是洗牌。
 
04
“慌不择路”的新手矿工
 
而说到客户需求,既然供应方在短时间内难以交付新的机器,那么需求方眼看着日益上升的矿机收益,自然是更加心痒难耐。
 
特别是那些从去年一直观望到今年的准矿工们,在距离减半只有不到100天的这个当口,他们对于矿机投资的迫切渴望不言而喻。而这也使得一些“慌不择路”的新手矿工踩到了“坑”。
 
一位前不久刚刚入场的矿工向哔哔News透露,由于减半的即将来临以及近期比特币价格的上涨,他在前不久投资了一批S9矿机,可是这批矿机却没能给他带来想象中的收益。
 
在这名矿工讲述了自己的情况后,笔者意识到,他很有可能是因为过于心急而中了“圈套”,于是立刻反问了他有关这批矿机的相关信息,诸如托管费用、电费、以及矿机单价等。
 
而这位矿工朋友的回答也确实不出意料:他的这批S9矿机的单价为3000元每台!至于电费和托管费用,他则没有详细透露。
 
显然,这名矿工就是吃了迫切入手存量矿机而忽略了商品甄别的亏。
 
我们从蚂蚁矿机的官方网站可以看到,蚂蚁矿机S9的最低单价不过700元人民币每台,可他的入手价却高达3000元,无疑是受到了铺天盖地的“矿机难发货”的新闻影响,而选择了非官方渠道。
 
也正因为他这样的选择,再加上并不充分的事前投资考虑,才落得了被坑的境地。
 

“矿场无人、算力滞涨”的谣言是时候停止了

由于矿机流动性的大幅降低,存量矿机的巨大优势是很容易能够联想到的,再加上行情较好,此时愿意出手存量矿机的人,势必会比其他时候少许多,即便是愿意出手的人,也会刻意抬高矿机单价,或是尝试从其他角度钻下利益的空子。
 
关于这一点,鱼池李庆飞向哔哔News表达了他的建议,“近期想要入场的新矿工确实很难找到合适的货源。如果等不及官方渠道的机器,可以联系买入一些能够就地上架或者直接买在跑的机器,当然在此之前一定要确保矿机价格与电价都是合适的。倘若缺少这类资源,则可以尝试门槛更低的云算力。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17269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