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重演贾跃亭

张健重演贾跃亭

文|JX kin

编辑|文刀

停服维护、维护时间延长、开放用户邮件提币,217日,FCoin彻底终结,张健在公告里“真相”了。

 

他承认FCoin已经资金困难到无法兑付用户的提现,缺口规模达7000至13000BTC,并将原因指向了长期积压的数据出错和他的决策失误。

 

按照他的说法,2018年中出现数据错误,让大量用户因此多收了分红和挖矿返还,他曾用个人和团队资产为此买单,但远不足以弥补越来越大的资金漏洞,“全部收入用来回购”的决策致使FCoin最终无力回天。

 

2月18日,区块链交易数据服务机构ChainInfo追踪FCoin的一个BTC冷钱包地址发现,该冷钱包在两年内经由几个地址持续向外转出了9889余枚BTC,最终流向大部分主流交易平台。

这一追踪加上张健持续发行了多个数字通证融资的往事,一起“打脸”了他所谓的资金都用来填坑用户分红的说法。而拿用户本金以高额返利吸引更多人“交易挖掘”的模式,最终证明了它的不可持续性。

 

“有生之年,负责到底”的张健式保证没有换来用户的信任,一大波维权者正在线上聚集,在各地报警,集资追踪,愤怒的“债主”们想要找到他。

 

张健用一纸“真相”公开信将自己变成“币圈贾跃亭”。

 

2年内外流9889BTC

4年前,贾跃亭用著名的公开信《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承认了乐视的资金状况出了问题,此后,裁员风波、股价大跌、债务危机、申请破产接踵而至,大生态式的疯狂扩张将乐视推向深渊,曾经的“颠覆者”贾跃亭16次被法院列为失信人,败走美国后,成了“下周回国”段子里的主角。

 

2月17日,相似的一幕在币圈上演,数字资产交易所FCoin的掌门人张健也写了一纸公开信《FCoin真相》称,资金储备无法兑付用户提现,缺口规模介于7000至13000BTC之间。文末他说,“有生之年,负责到底。

 

贾跃亭辞去乐视CEO之后,也说过自己会负责到底。后来,他的山西老乡、地产大佬孙宏斌拿了40亿元拯救,最终自嘲“我就是傻逼”后挥泪退出。张健则找了火币的创始人、前老板李林。但李林没有做孙宏斌。

 

有法律人士称,张健用公开信将自己从诈骗的局面中捞了出来,转圜为债务人,刑事案件变成了民事纠纷。如果按照2月18日每BTC价值9700美元计算,张健的FCoin背负的债在6700万美元到1.26亿美元之间。假如BTC再涨,法币金额将继续扩大。

没人接张健自己打的这手“悲剧英雄”牌。“FCoin真相”一出,2月10日及之后的所谓停服维护、关键人员失联导致的维护时间延长的说辞都成了谎言。

 

2月17日晚,FCoin终结事件不断发酵,区块链交易数据服务机构ChainInfo追踪了FCoin的一个BTC冷钱包地址,从转账历史中他们发现,该冷钱包地址从2018年6月13日至今年的2月14日,共发生了157次交易,2年内向外共计发送了9889余枚BTC。

 

张健重演贾跃亭

FCoin官方BTC冷钱包地址余额为0

 

ChainInfo分析流向后称,FCoin这个冷钱包地址的BTC大部分流入了另一个地址,两个地址的活跃时间基本重合,而地址二中的BTC由经1至2个地址中转,“最终流入了币安、火币、OKEx、ZB、Bithumb、Bitflyer、Bitfinex、Gate.io、Poloniex等我们熟知的交易所。

 

该冷钱包地址首次转账的2018年6月13日,FCoin“交易挖矿”发行FT的模式已经火爆了一个多月,“交易所收入的80%都分红给用户”的玩法,让这家初生的平台迅速汇集了流量,风头一时超越了三大头部平台。

 

连张健自己在“真相文”中都说,当时甚至一天的分红就高达6000BTC,他个人也获得了巨额收入,“账面累计高达1.5-2亿美金。

 

至少还有一部分资金没有按兵不动,那个冷钱包的地址流向也显示,FCoin的BTC在向外流转。

 

2月14日,也就是外界以为FCoin边修复系统、边处理用户邮件提现的那天,这个曾在2018年6月14日对外公开的冷钱包地址,还在进行最后一笔54.9 BTC的转账。

 

2年内,仅一个冷钱包内的9889余枚BTC就通过中转地址流向了其他主流交易平台,超过了张健所称的“7000BTC~13000BTC”无法兑付用户资金规模的下限。

 

FCoin真的没钱了吗?用户很怀疑,何况张健还称要切换赛道,用新项目的盈利来弥补用户损失。“启动新项目,不用钱的吗?为何不先还了大家呢?”用户吴钢愤怒道。

 

一入FCoin即陷坑

2月11日,FCoin系统迟迟不见恢复后,张健只在电报群里出现过两次,对于用户们的恐慌、焦虑,只是简短地回复“全力修复中”。

 

2月17日之后,不露面只发公告的张健,让用户彻底愤怒了。“真相”一文没有获取用户对张健的信任,他们尝试过与他私下沟通,未果。之后,报警、自建维权群、宣称要筹资追踪他,用户想用各种办法让他现身,但均无结果。

 

吴钢从2018年5月就开始在FCoin上交易挖矿,“那时候确实赚了钱,冲着分红去的,但大部分FT都没有套现,后来不断跌,几十万个 FT现在都没了,还有5个BTC和一些其他币也折了进去。”他相信张健的通证经济逻辑,原本觉得他是个“做大事的人”,“现在看,好像从一开始就进了套一样。

 

张健在“真相”文中称,由于FCoin数据出错,一小批账户收到了多分红的现象,之后发现,“大量存在分红和挖矿返还的数据问题,并且这些问题已经存在多日。”他称,大量收到不当分红和挖矿返还的用户早已通过买卖各类币种及提现等操作,造成对其他资产的“污染”。这些问题导致FCoin当时损失了1000万到2000万美元。

吴钢称,他没有成为多收到分红的幸运儿,但后来却因为又买了FCoin发行的各种币而持续亏损,“现在想想,他后来又发的各种币,搞各种挖矿,很像重新集资,弥补亏空。

 

的确,FCoin除了爱发公告外,也堪称“发币机器”,自成立来,发行了FT、FI、FJ、Fmex四个代币,其中,2018年7月上线的FI(FINsur)号称是“通证经济的保险社区”,用户买保险即挖矿。

 

2018年年底, FT暴跌后,用户举报、维权,FCoin清空了国内办公点。之后又推出了日本版FCoinJP,很快,日本平台也发行了一个平台币FJ。

 

去年6月,FCoin推出合约交易平台FMex,又发行了一个同名通证,以30%代币的出让,募集了3000万美元资金。用户李爽(化名)想起这一次募资,“FMex不是募集了3000万美元吗?这部分资金拿出来填补也不至于亏空那么多。

一些用户希望维权能由大户挑头,寻找大户成了他们的下一步目标,有资产亏损上百万的用户已经身在北京,想要向警方报警。维权群自称为“难民营”。

 

用户们被FCoin消失的资金从几百元到几百万元不等,不仅有散户,也有机构。

 

2019年5月28日,FCoin公布的战略投资机构包括丹华资本、节点资本、八维资本、时戳资本、比升资本、歌者资本、Zipper基金会、共识实验室共计8家机构,这些机构共计3.58亿余枚FT将被定期锁仓两年。

 

张健重演贾跃亭

FCoin的机构投资者

 

按照当时的公告,这些机构的FT目前仍在锁仓状态。而张健称,他和团队用个人收入回购FT,相当于用真金白银帮那些多分红、多返还的用户套了现。2019年初,这一问题持续扩大,他冻结了包括大部分机构股东在内的全部资产,“不过冻结前,他们也已经提现了巨额的分红收入。

 

但有机构投资者透露,从去年下半年起,从FCoin提现已经越来越困难,“别说锁仓的了,分红也提不出来。

 

所谓的资金困难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经有所显现,“真相”文中的唯一真相是,张健及FCoin团队向用户隐瞒了诸多问题不说,技术出身的他还从未给出解决方案。按他的说法,FCoin上线1年后,才把后端财务系统上线,“可以理解之前完全是裸奔。

 

如今,2月10日那场“销毁团队全部持有的FT”大戏,如同陷阱上吸引最后一波猎物的肉。7天后,张健抽掉了那层覆盖在坑上的遮挡物,资产存放在FCoin上的新老用户无一幸免。

 

“币圈贾跃亭”的宿命

“如果没有‘全部收入用来回购’的决策,即使问题发现的晚,我们也会有充足的资金去覆盖损失。可惜历史无法重来。”张健如此复盘了FCoin的终结。

 

事实也的确如此,“全部收入用来回购”几乎是一个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张健的一步步“加码”扩大了这种不可持续性。

 

2018年5月24日,FCoin“交易挖矿”正式上线之初,“51%的FT通过交易挖矿返还给用户”、“80%的平台收入返还给FT持有者”的规则,快速成为交易所的流量高地。

 

“变相ICO,而且还是高价ICO。”币安创始人CZ痛斥交易挖矿模式的话犹言在耳,他解释,用户事实上是用自己的BTC、ETH去换FT。

 

CZ当时称,交易所没有手续费收入,盈利模式就是依靠平台币上涨的价格,在不拉盘的情况下,这是无法继续下去的,“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盯着别人的分红,别人盯着你的本金。

 

张健重演贾跃亭

两年前CZ评论FCoin

 

CZ一语成谶。用户获得FT和分红,事实上还是用户贡献的交易手续费,FT上涨才能让用户持续交易。2018年6月,FT下跌时,FCoin用户愤怒了,张健不得不将分红比例扩大到100%,看似用更多的币在弥补下跌的空间,吸引更多人交易,但也让FT持续通胀。流通量如同大水漫灌,又砸回市场。

 

当时,FCoin用户张龙川投了将近200万元买入FT,4个月后离场时只剩10几万,他曾用割腕自杀的极端方式想向张健讨回部分亏损,终究只是伤害了自己。

 

盯着分红、信任张健的用户,如今连本带利都没了。莱比特创始人江卓尔在微博上评价张健,要么是贪婪,要么是愚蠢,自己挖了一个坑跳进去,埋了自己,“当然也可能是倒闭前,捞了一把,埋了别人。

 

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万卉也指出了FCoin吸引用户本金的问题,“对于许多投机用户,永远都是FT本位,而不是BTC本位,FCoin团队利用这个心理花样拉盘FT、用FT股息吸干用户的本金,FCoin早就知道崩盘在所难免,最后还要销毁一波FT来赚投机者的大饼。

 

高额返利这种违背正常商业逻辑的模式,注定了FCoin撞上“冰山”,而数据错误的“故事”平添掌舵人张健的失职,拖了半年才解决问题足以证明他对整个FCoin把控的失效。持续被打脸的“资金亏空”说法,也让用户怀疑起他销毁团队FT的动机。

 

做视频网站的贾跃亭一步步扩张,要做大生态,终究让乐视走向没落,欠了一屁股债的他转而躲在美国搞起了汽车,成为了“下周回国贾跃亭”。

 

张健也说要做新项目了,但“有生之年,负责到底”的保证在用户面前毫无分量。不同的是,贾跃亭尚且敢在美国现身,而张健身在何处却是一个迷。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17770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