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北纬31度”关注公众号

一个神秘又强大的深度媒体

致力于为这个时代带来不一样的认知和启发


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黑天鹅”和“灰犀牛”在经济领域是通常成对出现的两个名词,“黑天鹅”比喻小概率而影响巨大的事件,而“灰犀牛”则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几乎所有的“黑天鹅”事件其本质和根源都是“灰犀牛”事件。
 
对于加密货币市场风险的见解,曾经有人问笔者:概率风险已经存在,为什么投资者对市场风险会视若无睹?比如当下数字货币中USDT的疯狂增发、溢价所存在未知因素,交易所中超发的BTC会不会使交易所成为最后最大的卖盘?    
 
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投资市场对未爆发的危机普遍抱有乐观的态度,特别是有关危机早就察觉,而一直讨论,但事态出现胶着的情况。若问题没有恶化,投资者没有受到严重影响,一般不会研究事件的深层次影响,因为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者只是受近期媒体的话题影响。
 
数字货币及其衍生品市场的兴起,让原来“买买提”的囤币党也逐渐加入到受众高的各种衍生品及理财产品中。

某些衍生产品往往会更注重于平台自身利益的考虑,用高利润、高回报来吸引用户,而隐匿一些潜在风险,以此来提升交易量和销售额。而以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过往经验来看,这些为了推动自身利益最大化甚至部分互联网金融企业存在跑路和违约的行为,这导致对方面临较大的风险。

同样在当前币圈的理财产品中,也存在诸如此般的问题。以币安宝所上线的高年化产品为例,就正在酝酿一只巨大的灰犀牛。


01

币安酝酿巨大理财池
高上限埋下无法兑付的巨雷

 
今年4月,币安宝上线了超高年化理财产品,开放 7天和30天期的定制化定期理财产品的申购,其中EOS的7天周期的定期理财年化收益为高达6%,30天周期的年化收益高达8%,币安还打出了“高出市场同类型产品收益200%”为卖点
 
不仅如此,币安还提高了用户理财上限,由市场行情的2个BTC提高到单人5000个BTC,折合4700万美金的上限。

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币安宝截图
 
高年化的理财产品看似稳定,但是数字货币的市场从其波动率及风险性来看,远高于传统市场,而任何高年化产品事实上都存在到期无法兑付的潜在风险。

如今币安不惜冒着到期后无法兑付的风险,用高于市场数倍的年化去吸引用户去币安宝上存币,让不少老韭菜嗅到了一丝危险,是否是币安的资金链已经到了相形见绌的底部才如此急于向用户筹币来填补资金空缺?
 
币安的资金链究竟如何,是否真如宣传的那样稳如泰山?这要从币安的年度收支和投资多维度去剖析。


02

透过BNB回购数据
揭开虚高年利润
 

币安自2017年成立至今,一直毁誉参半。

BNB作为币安交易所的平台币,发行总量 2 亿枚,其成立时规定:每个季度会将平台当季净利润的 20%用于回购 BNB,回购的 BNB 直接销毁,直至销毁到总量为 1 亿个 BNB 币为止。
 
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不可否认BNB的发行初心是为了通过盈利的回购销毁BNB来刺激币价的涨幅,辐射每一个币安投资者,然而现在BNB却逐渐成为了币安刷量、公然做假账欺骗投资者的最好工具。
 
据币安官方宣称,币安在2019年中盈利可观,具体明细如下:
 
收入:
 
第一季度 销毁 829888  等值美元15600000    利润7800万美元
 
第二季度 销毁 808,888  等值美元24266400   利润12133.2万美元
 
第三季度 销毁2061888 等值美元 36700000   利润18350万美元
 
第四季度 销毁 2216888 等值美元38800000  利润19400万美元 

看着币安每季度增加的利润,显然一副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盈收每季度攀升,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以2019年第三季度为例,币安公布了平台币BNB的第三季度销毁记录:销毁数量为2061888枚,价值约为3670万美金,直接反应当季度的盈收为1.835亿美元;而第二季度销毁BNB数量为808888枚,直接反映第二季度的利润为1.21亿美元。
 
然而这里面的数据水分极大。

盘点币安2019年第二季度的交易量为1596.2亿美元,而在第三季度中,已然下降至1139.42亿美元,下降了高达456.78亿美元,交易成交量缩水将近28.62%,而这个数据还是币安在第三季度的后半段同时开启了FuturesA和B合约以后的交易成交量以后美化过的数据。
 
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看官看到这里也应该明白,币安是如何在第三季度交易量显著下滑的的情况下,盈收却超过了第二季度?

除了在BNB的回购数据中打肿脸充胖子造假的饮鸩止渴的方法以外,别无他法。
 
而币安的实际盈收、交易量并无币安外表看起来那么多的这一点也可以从如今各家交易平台的钱包数量这一点得到印证。截至2020年5月14日,可以看见币安交易所链上钱包的余额已经跌至第四名,落后第三名OKEx 84630枚,落后第二名Huobi 183245枚,落后第一名Coinbase795399枚。
 
可以说链上钱包的数量是最能真实的反应平台综合实力的数据之一,可见看似逐季度递增的回购销毁数量、季度利润都没能挽留住币安衰落的步伐,早已从2017年的当红辣子鸡跌下神坛,并且远被前三名甩在了后面。
 
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03

支出和盈收皆糊涂
上半年投资超过上年利润的72%
 

现在我们来算一下币安2019年的具体支出,在算支出之前先来盘点一下那些年币安被黑客攻击的事件。

从2017年成立至今,因安全问题导致毁誉参半,可以说黑客是币安挥之不去的阴影。
 
2018年3月,币安发生了被黑客大规模通过钓鱼获取用户账号并试图盗币事件;
 
2018年5月,币安遭到了大规模的系统性攻击,黑客从币安地热钱包中盗取7000个比特币;
 
2018年7月,币安被黑事件再次上演,币安被盗上万个比特币;
 
2019年7月,币安DEX账户被人控制,存在里面的资产不翼而飞。
 
2019年8月,部分币安用户KYC资料被黑客盗取,并在telegram群直播放出。
 
用一句黑客教诲过的话就是,只要一直盯着,就没有黑客打不下来的平台。

不怕贼偷最怕贼惦记。从币安频发的安全问题时刻表来看,显然币安长期以来就是被全球黑客攻击的目标。而从历史数据看币安被盗币的比特币就超过20000枚,按照不同时期比特币的价格,被盗币的价值已经超过了8亿人民币。
 
对于用户来说,对数字货币交易所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保证用户资产的安全。交易所的每一次宕机、丢币,都会让用户产生恐慌。而在曾经的数字货币交易所FCoin跑路之后,圈内对中心化交易所的信任便更加脆弱,频繁的暂停交易恐致用户对交易所失去信心
 
果说币安的2019年的盈收尚且是一本糊涂账,那么2019年至今的支出更是糊涂。
 
首先,2019年币安被盗的比特币币将近20000枚,超过8亿人民币,而在2019年币安还收购了印度WazirX,并与WazirX联合设立了5000万美元(接近3亿5人民币)的印度区块链发展基金,此为币安还在2019年做了一个行业内公认的亏本买卖——收购JEX,据传JEX至今未实现正收益;
 
而在2020年,币安同样梦幻开局,首先斥巨资4亿美金,超过28亿人民币收购了CMC;其次,币安投资印度尼西亚首家合规加密资产交易平台Tokocrypto。结合其他2019年、2020年的投资和不可抗力的损失,币安在不到一年半的支出已然超过50亿人民币,将近7亿美金,这是一个步伐非常大的商业扩张的节奏。
 
币安CEO赵长鹏在前段时间豪言,币安每年将利润的25%用于扩张和收购。
 
可根据币安官方给出的数据,币安在2019年利润约为5.5 亿美元左右,2019年的不可抗力支出(盗币)加上投资也超过了2亿美金,将近为2019年年利润的36%,远远超过了所谓的“25%用于投资和扩张”的这个数据;而2020年尚未过去一半,币安的投资已经超过了4亿美金,占到了上一年币安年利润的72%

那么赵长鹏究竟是如何未卜先知今年2020年币安的年利润能超过16亿美金?还是早已知会财务部如何在Q2、Q3、Q4季度,分别“做”一个漂亮的以8结尾的BNB回购数据,做一个比2019年水分更大、更好看的数据出来,来弥补这些因急剧扩张的财务风险导致的难看账面?
 

04

急剧扩张后遗留财务风险
拆东墙补西墙欲填补亏空
 

急剧的扩张背后必然留下财务风险。

当前加密货币市场面临着周期性的动态调整以及总体用户体量、现货交易量走势趋于下行的两大挑战。在2017年牛市短暂退潮,新牛市从未到来过之际,币安这两年似乎陷入了希望通过扩张转而寻求新机遇、拓宽盈利渠道的死胡同。从历史的眼光看,任何公司在急剧扩张的背后留下的财务风险不胜枚举,而在加密货币中,这些风险又进一步迭代为平台安全风险、流动性风险、投资风险和经营风险。
 
而加密货币给交易所带来的财务风险又表现出多样性和动态性,诸如:穿仓导致保证金不够、极端大行情下高杠杆盈利单无法兑付、去其他平台套保却遭遇拔网线。
不幸的是,这些多样性的风险都被币安撞上了。
 
让我们来回忆今年2020年3月12日的极端行情,比特币价格一度跌破4000美金,永续合约方面,BitMex插针至3596美金,币安3621.1美金。币安的风险保证金钱包上的比特币数量也发生异动,数量一度锐减。当天币安全天流入13549.53BTC,流出21482.54BTC,净流出高达7933BTC,币安热钱包一度由于阶段性用户大量提币出现了仅剩22枚比特币的少有场面。
 
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币安风险保障基金截图
 
众所周知,币安合约使用的是ADL自动减仓机制,俗称“盈利减仓”机制。这种机制的盈利规则是将会对持有反方向仓位的投资者进行减仓,减仓的先后顺序将根据杠杆和盈利比率决定,当风险准备金不足以分摊穿仓时,会触发自动减仓策略,通过对平台上收益率和有效杠杆计算出ADL排名,交易策略激进(杠杆高)且盈利最多的订单将被ADL序列优先标记,被标记盈亏排名靠前的订单将被平台进行自动减仓。

简单来讲,就是你可以亏得分文不剩,但是不能赚的盆满钵满。
 
而即使使用了ADL自动减仓机制,币安的风险准备金余额在3月12日当天仍旧见底,并且伴随着大规模穿仓,空头和多头的数量发生了极度倾斜,币安上发生了“中行原油宝”事件,多头在想平掉多单的时候发现没有人接多单,而空头在平仓的时候,巨额利润无法兑付,这导致币安在自动减仓一部分ADL名单上的空单盈利单以外,还需要自掏腰包赔付这些空头盈利。
 
可以说仅3月12日一个交易日,币安铩羽而归,损失惨重。
 

05

USDT负溢价的背后
78.9%的增发USDT最终流入币安
 

经3月12日加密货币市场暴跌以来,USDT的发行方,常被大家戏称为“币圈美联储”的 Tether,便开始大水漫灌式地增发 USDT。

从 3 月 12 至今,增发总量累计 42.49 亿(含已授权未发行),其中4月、5月开始以在波场上增发USDT为主,5月以来所有的增发USDT均在波场上发行。
 
据 Tokenview 数据分析,大部分增发的 USDT 最终都会流入火币、币安以及 Bitfinex 为首的交易所,根据北京链安对三、四月份增发的 ERC20 USDT 流向的追踪,发现增发的大部分 ERC20 USDT 都流向了币安和火币。以 4 月数据为例,4 月份增发的 ERC20 USDT 中的 97.85% 流入币安和火币流入(其中币安占到 78.9%)。
 
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币安注水式在波场上印钱,也再一次印证了币安的投资大幅超过预期,造成了回款压力和财务风险,资金缺口巨大,必然需要印更多的钱出来。
 

06

币安真的不会动你账户里的币吗?
 

币安今年还被爆出了挪用用户的数字货币进行投票。

事情的简单经过是:STEEMIT的见证人节点们联名要软分叉STEEM链,打算直接把孙宇晨手里的币冻结。然而币安竟然使用了用存储在交易所里的币去投票,罢免掉了其他的见证人。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币安甚至还关闭了STEEMIT提现功能。这样随意挪动用户账户内的币,真是令用户心寒!
 
从目前币安在币安宝上筹集巨额的币、大量在波场上增发的USDT、挪用用户资产等种种迹象可以看出,币安已经疑似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币安的资金问题的真相一定会被更多人挖掘。
 
有人认为,自从FCoin坍塌之后,不少交易所就开始跟着出现问题,或许是FCoin催生的交易所安全蝴蝶效应。

市场上更有一句话:币安维护,大饼必跌。币安的被盗过亿金额比特币、顶着风险开通P2P筹币、盲目极具扩张、挪用用户资产、掏腰包赔付巨额盈利单等事件,都是一个币圈未来一个风险无法预估的可见灰犀牛正在逐渐酝酿的过程。

如今的加密货币市场一体化的背景下,如果有一天由币安所造成的“灰犀牛”事件真的来了,将给币圈造成不亚于当年门头沟事件的巨大打击,甚至其影响更深远。

币安的所作所为值得市场上的每一位投资者和从业者警惕和深思。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更多精彩内容


在技术大牛眼里,币圈真的是捡钱

机构投资兴趣激增,比特币减半有望转牛

“破局者”未来矿场

伪富豪:晒单数千比特币,欠债10万拖一年

FCoin受害者:我把张健亲属堵进了派出所

疫情下的黑庄百态

独家视频:张健员工眼里的“FCoin真相” 

游戏项目G+如何引爆币圈,攻占上千社群

起底星链STC梁羽:低成本三俗网大出品人

疫情为左,减半为右,场外资金涌入矿场

揭秘币圈技术分析:自媒体说的准不准?


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币安资金链疑似断裂,超级“灰犀牛”事件正在抬头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19165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