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尽可能押中币圈所有热点——反思错过的币圈发财机会

2020年上半年已经结束,这半年毫无疑问币圈机会巨大无比,没有挣到钱不能怪大环境,只能怪自己。但是,这半年,机会主要是财富再分配牛市,而不是财富的再创造牛市。

2020年上半年币圈

上半年的牛市是以DeFi概念发动,典型的代表是稳定币,Oracle,借贷和金融衍生品。

稳定币这个系列产品在今年得到了巨大的发展,用保证金发行的Usdt已经成为了市值排名第三的币。

主打Oracle的Link,已经进入了市值排名第8。

借助借贷挖矿概念的compound挤进了前30。

各种去中心化的金融衍生品,如aave,0x什么的,都在今年爆红。

但,Defi的钱,我一毛也没挣到。我持有一些ETH,算是喝了点清汤吧。

币圈每一年都有热点机会

2013年比特币暴涨带火了整个币圈,大把的人都明白了这里面有巨大的财富机会。但买比特币其实不是当时最大的机会。

在2013年末开始,BTC进入下跌行情,一直跌到了2015年初,跌幅是会吓破胆的,从8000多块钱,跌到900多块。

2014年爆发了大量的山寨币,大家都抢着做更好的比特币。当时的山寨币机会非常大,很多人都挣到钱了。当时狗狗币是前十的币,点点币是前五的币。

一年后泡沫基本破灭了,大把的山寨币都跌回去了。这是我看到的币圈第一轮财富再分配的大牛市,背后是行业大熊市。

2015年最大的机会是以太坊,当时的以太坊不到1美元,但在2016年就涨到了10美元以上,在2018年一度超过1万人民币。

在2016年,随着以太坊的ERC20标准推出,ICO成为了币圈发财的史无前例的大机会。当时的ICO疯狂到几秒钟融资几个亿,然后一上交易所翻十倍。币圈创下了一个又一个融资发财的神话。

2017年的EOS,创下了币圈一个财富高峰,一年360期的融资,累计融资超过40亿美元。EOS币也从几块钱,一路涨到过150块钱。

在2017年末到2018年初,BTC分裂出BCH,再加上2016年ETC分裂事件,币圈学会了一个全新的模式,IFO,首次分裂币发行。IFO模式,又是创造了一轮大的财富转移。

2018年,币圈的热点还有一个是延续了ICO的模式,搞起了IEO,首次交易所发行。我当时参加过OK上的一个币的IEO,抢到几千块钱的额度,当天就变成了几万块钱。

2018年后半年,还有一个大热点,是交易挖矿。疯狂的要死,一个什么技术,什么历史成绩都没有的交易所,都可以凭借交易挖矿的模式几个月把交易量刷到前几。

在2019年,币圈又换了一个热点,以VDS为代表的传销。2019年,币圈几乎沦为传销和资金盘的代名词,我真TMD看瞎眼。

在2020年上半年,错过了DeFi,就等于财富被分配掉了。

我基本上错过所有热点

我是在2014年开始,几乎把所有时间和精力花在币圈寻找投资机会。到现在6年多了,但每一年都是看着币过山车。

在2014年的山寨机会里,我一个都没买,当时完全看不起这玩意,觉得这全是骗人的,觉得只要拿着比特币就好。

在2015年的ETH机会上,我差一点在这上面发财,当时挂单,差1块钱,没成交,不然我就持有数万个ETH。

真正让我错过ETH的原因是比特币侧链技术。我当时是比特币的信徒。虽然以太坊我很早就知道了,并且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当时和以太坊相竞争的产品有,Blockstream公司提出的侧链元素,和一个阿根廷团队研究的根链RSK。在2015年我的认知判断,以太坊会完败给侧链。

2016到2018的各种IxO,我是完整地错过了。自己看不懂,看不上,觉得那些玩意都是骗人的。

我在2017年的EOS上挣到了一点钱,这是我错过山寨币、以太坊,ICO后,唯一押中的一个热点。

我在2017年的IFO里,挣过一点钱。主要是我非常熟悉比特币这个派系的技术和生态,抓住了一点机会。

2018年的IEO,我只参与过一个。其他完全零参与。

2018年,我参与了交易挖矿,但因为技术太烂,亏钱了。

2019年,我看到都是传销,我就想直接退圈了,这个行业搞的太烂了,满地都是坏人。我是在1美元多的时候知道vds的,当时我惊呆了它们的文章写的如此之多,如此之好。但我内心满是鄙视这种传销。

在2020年,我是被covid19吓破了胆,什么投资决策都没做,坐着等死。虽然我已经在以太坊的生态里做研究很久了,但感觉这是交易挖矿的翻板,吃过亏后,只是旁观了借贷挖矿。

反思1想象出来的道德感

很多时候,我们会基于道德的判断,否决一些投资机会。我觉得没问题,不去赚传销的钱,不去骗,这是对的。特别是在币圈,最好还是别掺和这些坏事。

但是道德判断不应该被滥用,我明显犯过几次自我想象出来的道德优越感,从而错过了投资机会。

最大的一次是以太坊。当时我判断,加密数字货币的下一个里程碑式的发展阶段就是智能合约,而这个技术有以太坊,也有侧链。

当时作为比特币的信徒,我幻想出一些道德优越感,觉得比特币多牛逼啊,以太坊是垃圾。这种虚假的幻想,一直持续到2017年,我才认输,终于知道了比特币侧链没戏了。

而在整整两年的过程中,我对智能合约平台的认知是一直进步的,但我硬生生地没有投一分钱进去。

对竞争币的否认,也是基于这种想象出来的道德优势。

在2016年的ICO,后面的IEO,我拒绝的理由,都带有幻想出来的道德感。

在2017年我低头认错后,赶紧寻找弥补机会,把宝押在了EOS上,算是挽回一点损失。其实当时我研究完EOS后,我也觉得这玩意技术不行,所以我才能卖在比较高的位置。

币圈这种想象的道德感是一种流行病,感染率远超covid19。著如BTC-HODL看所有其他币都是垃圾,特别是视BCH为眼中钉,著如因为恨吴忌寒而恨BCH,或者恨CSW而讨厌BSV……这些行为都是跟财富过不去。

反思2既得利益陷阱

经历过许多年的币圈老人,往往会感慨一句:拿着比特币就好了。

回想这么多年,我一直拿这句话来安慰自己错过的那些机会。但事实上,错过就是错过,自我找借口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心理陷阱,当你已经成功获得了一个收益时,就容易忽视其他潜在收益,哪怕是这些收益是那么的明显。我管它叫既得利益陷阱。

在比特币上的收益,导致我拒绝了大量非常显而易见的低风险收益。

2016年的ICO显然就是我掉进了既得利益陷阱里,今年的DeFi也是。

人还是要清醒一点,现有的利益不会天然就一直存在。很多币圈的死屯派,都认为比特币会到百万,但他们自己却不再加仓。并且这个流派是最鄙视其他币的,认为包括ETH在内的所有币全是山寨币。这就是典型的是在想象出来一个甜蜜的陷阱,然后自己陷在里面。

而且,加密数字货币整个社区内部财富再分配太经常发生了,寄希望于一次获利,就可坐享其成,更有可能发生的是自己的财富被再分配给了别人。

事实上,每年那么多热点,每一轮都有人发财,有了亏钱,但币圈总市值却没有大的突破。这就是内部再分配,大于财富创造。你不努力,既得利益是保不住的。

在被分配的过程,并不是你不参与就不会被分配,你选择了无为只是靠天吃饭罢了,就像屯着人民币是一个道理。

反思3精力有限

我在币圈混,主要是单打独斗,很明显,认知增长瓶颈非常大。

可能是路径依赖,我主要是在比特币这个派系里学习,仓位也主要在这里。到了2019年,我才明白,其他地方也有机会,开始深入研究智能合约等派系。

但一个人单打独斗,精力根本不够,哪怕是我学了一年多了。对以太坊整个生态的理解还是非常有限。

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年不敢在DeFi上做任何投资的原因,心里还是没底。

人还得找到自己的团队。

破局

在币圈下一个热点来临之前,一定要提醒自己,别把自己定位在鄙视链的某个位置上;要想到哪怕你有既得利益,也要思考这会不会是一个财富重新分配环节,你要不要参与取决于你是否被分配;还要抱团取暖,多请教他人。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22381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