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币自救失败 D站死于盗版

发币自救失败 D站死于盗版

上海检察方以涉嫌侵犯版权罪批捕D站创始人及相关人员的消息,再次令币圈想起了当初借D站场景发币的D社。

被逮捕的「温某某疑似D社发起人温博特。另一名D站背后公司嘀哩科技的CEO、D社项目方发起人苟方韬并未在批捕名单内,但他目前处于不回复消息的状态。 

持有DILI币的人没有想到,已近归零的项目还会有此一雷——发起人被批捕大概率意味着项目凉凉,这和去年该项目进入币圈遭交易所抢上IEO的光景大为不同。

事实上,D社借助D站流量发币前,号称拥有「3.5亿去重用户D站就已经背负着各种侵权官司。最终因侵权被检方批捕,也再次暴露了D站的资金困顿。

发币后的D社并未给D站带去资金。D站官方微博反水爆料,公司拖欠员工薪资。因盗版被批捕的创始人也不知将发币募来的至少215万美元资金用去了何处。

如今,D站官网还能正常打开。首页一部名叫《死神》的二次元番剧显示为「完结,如同D站和发币项目D社的一种隐喻。

创始人被批捕 发币项目近归零
发币自救失败 D站死于盗版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对犯罪嫌疑人温某某、郑某某、林某、黄某批准逮捕。」7月10日,上海检方通过官方公号通报,2015-2019年,犯罪嫌疑人温某某购入www.dilidili.com(简称D站),免费为网站用户提供最新日本动漫作品。 

期间,温某某成立了相关的科技有限公司,并雇佣犯罪嫌疑人郑某某、林某和黄某从事免费动漫视频播放和广告招商。

在未经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郑某某、林某从其他动漫网站拷贝动漫资源至D站进行免费播放并提供下载。同时,黄某通过在D站上广告招商牟取不法利益。

截止案发,D站播放侵权动漫作品200余部(3000余集),其中包含《黑社会的超能力女儿》《龙王的工作!》《混沌之子》等热门日本动漫作品。 

上海检方的这条消息发布后,两个领域的用户呈现出不同的情绪。 

二次元视频网站Bilibili(简称哔哩哔哩)的用户欢欣鼓舞,他们深恶痛绝的D站山寨盗版的行为终于受到法律制裁;持有DILI币的用户郁闷至极,币价早已接近归零不说,当初借D站场景发币的这个项目,恐怕要因创始成员被捕而彻底凉凉。

检方通报中的犯罪嫌疑人疑似D站的品牌创始人、发币项目D社的发起人温博特;D社白皮书列在首位的发起人为苟方韬,白皮书显示,当时苟也是福州嘀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嘀哩科技)创始合伙人及 CEO。

去年6月,号称以D站为主要流量入口的区块链项目D社出现在币圈,发行了总量为100亿的Token DILI,宣称要靠区块链的方式「为原创作者和浏览者建立合理的评价体系与收益通道

发币自救失败 D站死于盗版

DILI在Gate.io上打新的信息

很快,该项目赶上了2019年的币圈热门模式IEO(在交易所首次公开发售),数字资产交易所Gate.io于8月28日在其IEO打新通道Startup上线了DILI币,目标募资21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500万元,认购价格为0.001435美元。

截至2020年7月18日,DILI币暂报0.000098美元,已接近归零,较其在Gate.io上打新时的认购价跌了95%。

事实上,DILI在Gate.io上线后就表现不佳,当日以0.0024美元开盘后,直接跌到0.0001548美元,跌幅接近40%,此后一路下跌。这样的惨淡表现连带着交易所也陷入投资者的叫骂中。

去年9月,网上传出苟方韬因涉嫌诈骗被调查,涉案金额7200万美元的消息。不过,苟方韬当时现身辟谣,拿出DILI在Gate.io上的目标募资额215元称,「7200万美元是用户在交易所上的认购数额,并非实际募资额。

如今,D站相关人员因侵权被逮捕后,蜂巢财经试图向苟方韬了解D社项目进展时,对方未予以回应。

发币融资未解D站资金困局
发币自救失败 D站死于盗版

上海检方的通告发布后的7月16日,大半年都没吱声的嘀哩嘀哩官方微博账号出现反水声音,「被抓真是活该了(干的漂亮),真不知道他在公司有多恶心人。经常拖欠工资不说。竟整些恶心人的事。真该被抓,就可惜了还有工资没要回来。

该微博发布不久后删除,但在2个小时后又重新补充信息称,很多人早被公司裁员,「就因为他发不起工资了。官方微博还爆料,多人入职后一直被拖欠工资,去年10-12月,部分员工工资直到过年前一天到晚6点以后才一个一个给的。

如果按该时间点看,去年的10月至12月正是D社发币募资之后,即便以215万美元算,在Gate.io超募的DILI至少也募得了1500万元。

按照DILI的白皮书上的代币分配比例看,100亿代币中,除了创始团队掌控的15%代币表明了上线交易所流通12个月后分30个月行权外,其余的27%23%分别为用于Token交换等形式募资的通证交换部分和基金会部分。

也就是说,至少有27%的币拿来募资了,还有23% 的币掌握在苟方韬等人发起的D社基金会手里。换句话说,项目成员手里的钱和可流通的币都不少。

如此情况下,D站拖欠员工工资的行为实在令人不解。发币募来的钱又去了哪里?

这或许也是很多早期投资人的疑问。

D社早期投资人刘宇(化名)告诉蜂巢财经,他手里还有DILI代币,项目走到今天的境地,他也感到惋惜。

在刘宇看来,D社本可以运作起来,「社区、资源都很好。他认为,DILI在二级市场上遭遇了滑铁卢,当它在Gate.io开盘暴跌后,就站在了悬崖边上,第一步就踏空了。

刘宇回忆,Gate.io在去年8月28日做DILI的认购时,另一家交易所MXC抹茶抢先了一天,以「点亮计划的方式开通了充值,吸引用户「投票上币

发币自救失败 D站死于盗版

DILI高开低走的K线

8月28日,MXC抹茶宣布,点亮DILI的人数达4340人,满足上币条件。并将该币种的交易时间定为8月28日15:00(UTC+8)。这比Gate.io开通交易的时间早了一个小时。 

提前开启交易的MXC抹茶上,DILI从0.00156美元的开盘价于15分钟内快速攀升至0.0145美元,一个小时后,DILI的价格大幅回落到0.006美元。

结果,Gate.io选择以0.0024美元开盘交易DILI。这个价格又远低于MXC抹茶上DILI的市价。

看着MXC抹茶上的DILI短时飙高后的大幅下撤,在Gate.io认购到币的用户难免恐慌,最终出现了DILI在该交易所开盘即暴跌的惨剧。

6月9日,MXC抹茶的公告发布了新一期隐藏项目名单,DILI已被列入其中,需要用户搜索Token名称才可找到。公告显示,如果被隐藏币对的项目没有执行有效整改,将被下线。

MXC抹茶已将DILI币判了「死缓。目前,市场上还有Gate.io、虎符和玩客家三家交易所可以交易。但当D社发起人温博特被捕后,项目也几乎被判了死刑

项目未按规划引入D站场景
发币自救失败 D站死于盗版
刘宇了解到的信息是「DILI币还有人运维,至于团队在产品方面的开发,他并不清楚。
D社官方公众号「D Communitly的最后一条消息停滞在今年4月。消息称,D社将在4月30日销毁1亿枚Token。至于该项目在白皮书中描述的DApp、原创内容、二次元电商、游戏发行、萌娘直播、IP众筹、二次元艺人育成计划等场景,均未通过「区块链技术得到实质性进展,包括其所谓的用区块链Token为原创作者和浏览者建立合理的评价体系与收益通道也没有实现。

在D站上,DILI从未真正流通。根据早期计划,D站App的用户可借助MEET.ONE钱包获得DILI Token,号称要帮互联网产品向区块链市场导流。不过,到现在,官网上开通与该钱包的链接。

早在2018年年底,该项目启动初期,温博特就曾公开回应,D站国内版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不可能提供任何的购买代币的功能。

如此看来,当初借D站「3.5亿去重用户这个大流量包装起来的区块链项目D社,不过是发币融资的噱头,没有实际场景支撑的DILI,只能在二级市场供投资者炒作。

D社发币融资或许也与D站本身的经营不善相关。

企查查显示,D站的主体公司嘀哩科技曾获得三轮融资:种子轮、天使轮和A轮。公开的投资方皆为温博特极其名下的公司。

长期盗版其他平台内容也再次说明D站存在资金困境,这也导致该公司官司不断。企查查显示,嘀哩科技存在52项风险,分别为商标、劳务以及著作权纠纷。

一些二次元动漫的创作者也一直在谴责D站的盗版行为,据悉,一些作品连水印都没去掉就直接上载到了D站视频网站中,「剿匪是必须剿的,正是动漫人气量飙升欢呼的时候,一不留神,视频就被转发了,这谁顶得住?

D站的资金困境并没有因为转型区块链、发币融资而得到解决,到了还存在盗版侵权和拖欠员工薪资的问题,发币募来的资金又去了哪里,外界也无从获知。

东窗事发的D站也再次扒下了互联网公司转型「区块链吸金的底裤。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22679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