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大势所趋!G7欲联手发行数字货币, 80%的央行数字货币亦在酝酿

央行数字货币在全球持续升温,多国在近期加紧了数字货币研发和布局的步伐。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7月20日,七国集团(G7)基本决定将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展开合作,拟于8月底到9月上旬在美国举行的首脑会议(G7峰会)上展开进一步讨论。全球各大央行的数字货币工作团队正在陆续组建。 

G7是主要工业国家会晤和讨论政策的论坛,成员国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和加拿大。 

该报道还指出,关于数字货币,电子货币及二维码结算已经普及,但可用这种方式付款的店铺提供的服务各异,对店铺方面而言手续费也是一大负担。央行数字货币有可能提供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的低价结算手段。

据报道,日本政府7月17日在内阁会议敲定的经济政策和财政运营基本方针“骨太方针”中写明,就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将与各国携手进行讨论”。日本央行表示现阶段持没有发行计划,但20日设立了“数字货币小组”,并表示有意启动实证试验。

该报道最后指出,G7加上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二十国集团(G20)事实上允许包括Libra在内的数字货币发行计划,拟10月正式讨论防止恶意利用等的限制措施。 

消息一经传开,A股数字货币概念股于今日早盘迅速拉升。

有分析师指出,G7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对横盘已久的比特币以及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来说,无疑将是一重大利好

在数字货币领域,其实中国一直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即“DCEP”。相比支付宝和微信支付,DCEP支持“双离线支付”,只要两个人都安装了央行数字货币的数字钱包,无需联网,在手机有电的情形下,两个手机相互碰一碰就能实时转账。而微信和支付宝均需接入网络。 

与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加密货币相比,DCEP最大的不同在于以央行信用担保,而加密货币无政府信用背书,全凭个人信用支撑。

变革大势所趋!G7欲联手发行数字货币, 80%的央行数字货币亦在酝酿

 截至目前,中国央行已宣布DCEP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会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此外,央行已和支付宝、美团、滴滴、哔哩哔哩、字节跳动等多家企业合作,开展数字货币商业应用场景测试。 

央行数字货币研发这一议题,最早遭到了诸多国家反对,近期各国态度却发生了大转弯,皆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央行数字货币。 

7月上旬,欧洲央行执委帕内塔表示,央行数字货币或对货币政策产生影响,欧洲央行是探索央行数字货币计划可能性的先行者。除了疫情危机带来的直接影响外,货币政策数字化进程的加速可能会对欧元的全球性地位产生影响。央行数字货币将在货币政策、金融稳定和支付系统等领域对欧元产生影响,需要进行彻底的评估。 

据7月14日彭博社报道,英国央行行长贝利表示,央行正在评估是否应建立一种由央行支持的数字货币。 

亚洲方面,2019年12月,韩国央行已宣布成立央行数字货币工作组。今年6月,韩国央行还成立了针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法律顾问委员会,以帮助审查与未来可能发行此类货币相关的法律问题。 

此外,泰国央行(BOT)已在今年7月部署了央行数字货币,并开始使用数字货币与一些大型企业进行金融交易。目前泰国央行数字泰铢开发已进入第三阶段,并计划扩展至更多业务。

华创证券指出,2019年,80%以上的央行已经参与数字货币研究工作,40%以上央行已进入数字货币试点阶段,近10%央行已近落地阶段。今年以来,各国央行加速了数字货币领域的角逐,数字货币发展将是全球金融科技未来的重要主线之一,未来或将改变现有的国际支付体系。 

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全球经济体受到巨大影响,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导致的衰退,发达国家推出巨量财政刺激方案(平均将达GDP的10%)给社会公众。一方面,各国央行为拯救经济而实行的量化宽松(大水漫灌)暴露出传统金融体系的固疾(通胀),全球法币系统的信用在危机中摇摆;另一方面,传统金融机构,如银行等现有的支付体系已不足以应对如大水漫灌式的超发货币,现有支付体系的覆盖不够、效率不足的问题一一暴露出来。数字货币此刻应运而生也就不足为奇了。 

问题在于,新科技带来的仅只是支付手段上的冲击吗?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资产或者说数字货币,其存在和发展的合理性也许会在这次危机中进一步显现出来。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22767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