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交易所打击“黑产”?你可别逗了!

百度百科对“黑产”的定义是:

网络黑产,指以互联网为媒介,以网络技术为主要手段,为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和网络空间管理秩序,甚至国家安全、社会政治稳定带来潜在威胁(重大安全隐患)的非法行为。主要有“黑客攻击”“盗取账号”“钓鱼网站”。

我个人认为这个解释太过于狭隘,不仅仅是互联网,黑产的范围在各行各业都存在。例如建筑工地的民工从工地里偷出钢筋、电缆出售给废品收购站,这属于黑产;超市售货员从超市里偷出商品出售给消费者,这属于黑产;会所大宝剑技师未经同意,利用休假期间接单,所得收益还是属于黑产(黑吃黑)……

币圈交易所打击“黑产”?你可别逗了!

币圈里的黑产也不仅仅只有“洗钱”一种,明知该项目涉嫌传销、诈骗,还为其提供上币服务,这就是黑产;明知该项目涉嫌传销、诈骗,还为其提供背书站台,这也是黑产……

今天就来说说交易所“打击黑产”的笑话。

首先“打击”这个词汇,无论个人还是企业都不适用这个词,“打击”指的是经过授权的执法机关为了国家、社会、公民的利益,对触犯法律的行为采取强制措施才能称之为“打击”。

那些声称“打击”黑产的交易所只是入戏太深,把自己当成姓Z的人罢了。交易所没有“打击”触犯法律行为的权限,只有协助执法机关执法的义务。

其次,“不作恶”这个口号是很多大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或者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一句口头语。

“不作恶”是Google员工保罗·布克海特在2000年(2001)年初的有关企业价值观会议上第一个建议采用此口号。(或是2001年也可能是由另一Google工程师阿米特帕特尔于1999年提出的)。后来这句“不作恶”的准则变成“作恶者”掩护其作恶行为的口号……

世界并不是黑与白两种颜色,大多数时间他是灰色的。

所以说,仅仅从字面上来解读“交易所打击黑产”、“我们不作恶”之类的鬼话就是一种自我娱乐罢了。

从精神医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也算一种疾病,由于长期从事违法犯罪的行业,心理压力到达一定的极限时,自我保护模式就自动开启:“我们不作恶”、“交易所打击黑产”,从而获得一丝丝心理安全感(那个什么七爷好像就是此类疾病的患者)。

币圈之所以黑产横行,是多方原因造成的,交易所是占了至关重要的一环。

从技术上而言,交易所想预防黑钱进入,只需一个在后台设置小小的功能就可以实现:活体人脸识别。

提现1分钱需要人脸识别、转账1分钱需要人脸识别、出金1分钱需要人脸识别、更换登录设备需要人脸识别、更换登录IP需要人脸识别、更换密码需要人脸识别、更换手机需要人脸识别、更换邮箱需要人脸识别……

这种功能设置用不了一周就可以完成开发、部署应用,但就是这种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交易所想不到吗?

能想到。只是任何一家交易所敢把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功能应用到自家平台上,那这交易所用不了多久就会关门大吉。

平台创始人可以不为黑产那三瓜两枣动心,但中层管理呢?基层员工呢?或者说,中层管理、基层员工都是“不作恶”的典范,都是好人,但上帝并不会因为他们是“不作恶”的交易所员工给他们空降免费的面包吧?

和大人曾经说过:只有把下面喂饱了,他们才能替我去做事。如果下面都没吃饱,他自己这个位置谁来捧?

交易所并不是一个人就可以运营的,少则几十人、多则上千人。虽说,千人千思想、万人万模样,但有一个共同点:每个人都需要吃喝拉撒,每个人都有妻儿老小。利用工作职务之便,为犯罪团伙的洗钱活动大开方便之门获取一定的回报,有错吗?

没事的时候,你好我好大家好;出事的时候,你就知道你有没有错了。

根据墨菲定律,只要是在币圈从事交易活动,结果一定会碰到黑金导致冻卡、挨锤,过程无非就是时间的长短、金额的大小不同罢了。

少主财经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24185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