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身份即元平台:合作的力量(一)

摘 要

元平台(Meta-platform)是这样一个平台,它能够跨其它平台和参与者实现和促进参与者控制的价值转移;因为平台是一种网络,所以元平台是可以实现网络效应的网络。在某些情况下,与中心化力量(没有合作)相比,平台之间的这种合作可能有利,特别是在可以证明元平台的新网络扩展法则可以直接应用的情况下。开放、互操作、可移植以及去中心化的身份框架是成为这样的元平台和利用这种聚合网络效应的主要候选者。

在基于开放标准【包括 W3C 支持的去中心化标识符(DID)和可验证凭证(VC)标准】的通用去中心化身份系统的背后有着巨大的推动力。支持这些开放标准的相关行业团体包括去中心化身份基金会(DIF),Sovrin 基金会以及 HyperLedger 基金会的 Indy、Aries 和 Ursa 项目。(译者注:本体的 ONT ID 和可验证凭证全面支持 W3C 标准。)

本文旨在是提高人们对合作的经济利益的认识,以及提高人们对去中心化身份在价值创造和合作平台之间价值转移方面可能发挥的关键作用的认识。

引 言

如今,很多被广泛使用的软件平台都为用户所熟知。例如在消费者环境中,我们使用 Google 进行搜索,在 Amazon 上进行商品选购,在 Facebook、Twitter 等平台进行实现社交媒体功能。在企业的业务环境中,同样存在着多种多样的平台:用于 CRM 的 Salesfore,用于集装箱运输和物流的 TradeLens,以及基于云的 IT 服务 Amazon AWS。

如果使用经济术语来描述,我们可以说平台向其运营商提供的交易成本的逐步降低是推动该平台发展的动力。这些交易成本包括三角测量、转移和信任。例如,这些成本包括将买方与卖方进行匹配以及促进交互或执行付款所产生的成本。依据 Metcalfe 的网络效应法则,这种逐渐降低的每次交易开销不仅可以提高获利能力,还可以为平台本身带来其它形式的价值。从平台上买卖双方的角度来看,他们也可以大大降低交易成本。平台所有者通常会对每笔交易收取费用,并获得市场范围内对大量交易数据的访问权限。

迄今为止,为了最大化由网络效应驱动的价值,“平台游戏”已经被“赢家通吃”的规则手册所定义。平台的唯一重点是尽可能快地扩大网络。在“赢家通吃”的世界中,这是唯一的生存之路。而且,获胜者数量很少但实力强大,通常他们以高度集中的形式存在,因此很容易就利用自己的参与者。奇怪的是,由于世界已被一些强大的中心化平台所控制,整个行业对这种价值主张越来越怀疑,因此对平台的信任度降低。

“我们不再处于一个中心化的世界。”

通过适当的元平台来抵消这些中心化的趋势,“赢者通吃”的方法不再是建立平台的唯一、甚至是最可持续的模型。本文主要对支持区块链的技术和去中心化的市场驱动力进行研究——一种身份元平台。它描述了身份如何提供连接途径(以软件术语,即“协议”),以释放去中心化数据流的强大力量,并为创建平台的平台(我们称为“元平台”)提供基础。元平台为参与者提供更高级别的控制和可移植性。通过使参与者可移植到围绕同一协议构建的其它平台上,这些平台可以给平台上的参与者赋予权力。

我们将首先讨论元平台的网络扩展法则与当今传统平台上看到的网络扩展法则有何不同,并且我们将研究去中心化身份元平台的合作成员如何超越传统的中心化式身份识别平台(例如使用 Google / Facebook 登录,最终用户可通过该帐户访问其它服务,但在此过程中将对其身份,数据,元数据和在线关系的控制权放给他人)。


不仅合作平台本身具有宏观优势,而且身份基础结构的去中心化对个人消费者的微观影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而个人消费者越来越渴望获得控制权。

我们将概述“参与者控制”如何意味着参与者可以形成自己选择的定制虚拟平台。这些虚拟平台可以跨多个平台聚合和/或放大其身份的价值。“参与者控制”可以更好地平衡参与者和平台运营商的利益。它提供了开发利用方面的检查,同时由于吸引力和合作的增加而增加了平台对参与者和运营商的价值。该图概述了参与者/消费者级别的此分析的要点:

去中心化身份即元平台:合作的力量(一)

经过分析,我们将返回到宏观和行业层面,介绍一些行业生态系统的具体示例。在这种示例中,这种身份元平台可以解决当今的互操作性问题并提供实际价值。

我们最后会并提出一个总结论点,即通过在去中心化的元平台协议上建立身份功能,许多其他技术和经济过程可以对具有“中心化”数据力量的技术趋势产生强大的抵抗力。而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这种“中心化”数据力量掌握在极少数人手里。

关键词: 去中心化身份  元平台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28104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