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技术

去中心化的忧虑:WSB 封禁与以太坊 Infura

撰文 | NESTFANS.知鱼

出品 | NEST爱好者(nestfans.com)

引言:比特币与以太坊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去中心化项目,这两个项目发展至今,给全世界提供了一个拓宽人类边界的新思路。从诞生之初,就沿着解除第三方担保的道路深耕与探索。近期美股散户聚集地 WSB 论坛服务器被封禁,人们开始将目光转向去中心化以太坊无疑是高度去中心化的,但仍有很大的中心化风险存在。

沸沸扬扬的 WSB 封禁事件

最近,一则关于 WSB 的散户抱团成军,在一支美股 GME 上收割做空机构,迫使机构大鳄缴械投降的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

WSB 全称 WallStreetBet,中文翻译“华尔街赌场”,属于 Reddit 分论坛,被称作是“散户的大本营”。

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是此论坛的大批散户对抗华尔街做空大鳄,针对 GME 这支股票疯狂买入,硬生生将一支行将退市的股票从 3 美元拉到 300 多美元,期间来回熔断无数次,最终华尔街做空机构出现几十亿美金的巨额亏损,缴械投降,平仓告终。

散户还没来得及回味胜利的喜悦,机构开始抱团,既然打不过,就掀桌子。删除股票代码、拔网线,关服务器。

散户常用的股票交易软件 Robinhood,宣布禁止开仓 GME、AMC、NOK 等至少 6 支机构做空的股票,只许用户卖出,不许买入,美国其他券商也有类似操作,限制交易、提高保证金、服务器宕机,而华尔街的对冲基金们仍旧可以正常交易,最后直接把WSB的服务器给封禁,让散户的大本营直接崩溃。

这场闹剧的背后,真正值得我们反思的,不是表象的剧情起伏,而是对“第三方”的不可靠以及“去中心化”这一哲思重新审视。我们不对公司制的项目以及中心化机构予以过多置评,这里主要分析去中心化协议。

以太坊与 Infura

以太坊是全球市值第二的去中心化协议,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可编程金融底层网络,从 IC0 到 DAO、DeFi、NFT,为整个开放式金融市场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在其整个演化过程中,无论涌现出多少金融创新需求,其根源都在以太坊这一大型基础设施之上。

以太坊相对于比特币是一个更为庞杂的操作系统,这也导致了以太坊对存储的要求远远高于比特币,无疑增加了使用全节点验证账本的难度,在《去中心化的追逐:比特币与以太坊的全节点》一文中,我对此进行了简单阐述。

由于大部分开发者没有使用以太坊全节点的条件,所以,第三方服务器 Infura 被严重依赖。

Infura 每天处理大约 130 亿次代码请求,为开发人员提供了一种不必运行全节点就可以连接以太坊网络的方法。它是由唯一一家供应商“以太坊开发工作室 Consensys ”运营的,其依赖于亚马逊托管的云服务器,这两层的中心化风险使得 Infura 可能会成为以太坊整个网络的单一故障点。

随着以太坊生态的愈发繁荣,已突破万亿市值,加上 DeFi 的强势崛起,我们不得不再次正视这一问题。

当前所有使用 MetaMask 的 DApp 本质上也依赖于 Infura,几乎所有的 DApp 都有可能依赖 Infura。

这样做的影响是,开发人员和用户不太可能运行全节点,这意味着支撑网络的全节点的数量会下降。由于 Infura 可能成为单一故障点的风险,这还会因为缺少全节点而产生其他影响。

如运行一个全节点将允许用户和开发人员将大部分敏感活动保持在本地,而 Infura 则可以从用户那里积累数据组合,如钱包地址和 IP 位置,这又多了一层隐私泄露的风险。

正如 Infura 的联合创始人 Michael Wuehler 所说:如果世界上的每一个 DApp 都指向 Infura,我们决定关闭 Infura,我们也有能力这么做,那么这些 DApp 就会停止工作。

Infura 托管在亚马逊上,所以,如果亚马逊说“你知道吗?Infura 没有了,离开吧。” 那么大多数的 DApp 将无法使用。

虽然 Infura 本身在努力让自己减少依赖亚马逊的可能,以太坊开发者也在研发轻客户端来减少对 Infura 的依赖,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结果是,这些 DApp、DeFi 开发者和用户们并没有养成这个习惯,甚至对此毫不关心。

启示

WSB 事件,关停服务器引起的对以太坊节点服务器 Infura 的启示,并非骇人听闻。当市场利益足够大,足够贪婪,二级市场博弈与监管调控的影响过大时,我们必须对最坏的结果进行充足的准备,这是所有去中心化协议都应该考虑并深度研究的问题,尤其是以太坊上开发的应用程序。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33067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