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币安连续被六国调查/警告 原因是什么?币安会如何应对

币安奇异地突然遭到六国的调查与警告,原因可能与美国有关。而币安除了依仗新加坡作为“保护伞”,全面转向BSC也是一个底牌。
继上周加拿大、英国和日本向币安发出警告后,本周,开曼群岛、新加坡和泰国相继开展对于币安的调查,各国监管部门如此集中地针对币安,究竟是何原因?
1 美国对于币安的调查正在逐步深入
根据彭博社5月13日的报道,美国司法部和税务局针对币安开展洗钱和逃税方面的调查,而开展调查,势必弄清楚币安的运营主体和背景资料,此番各个国家的回应,很有可能意味着美国对于币安的调查正在走向更深入的阶段。
由于币安主站并不注册于美国,且运营者并非美国人,因而美国政府机构需要获取币安的有关信息,难免需要通过其他国家的政府。
比如,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为加拿大人,而身在新加坡,币安的商标则由其注册于开曼群岛的Binance Holdings Limited名下,美国要调查币安,势必要通过这些国家获取相关资料。在2017年9月之前,币安将办公地点从中国搬到了日本,虽然后来又从日本搬出,但无疑日本也掌握了币安不少信息。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
由于币安足迹甚广,随着美国政府机构调查的不断深入,也许会有更多国家突然“意识”到币安这家公司正在本国运营,而发出相应的警告。
2 各国监管开始重视
对于泰国来说,该国SEC于2018年推出了Digital Asset Businesses B.E. 2561 (2018)[法案](1),用于监管加密货币行业,而在今年4月份,泰国SEC曾经向币安发出[警告](2),称它在未按照法案要求注册的情况下向泰国用户提供服务,对于该次警告,币安并未作出回应,因而三个月后,泰国SEC对币安提起了刑事诉讼。
此前英国也对币安发起警告,如果币安一直不回应的话,英国很可能向泰国一样对币安提起诉讼。
可以想见,由于币安向全球用户提供服务,很难符合绝大多数国家的监管要求,因而在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警告和诉讼。
3 币安向何处去?
如今,币安已经实现没有总部的去中心化办公,这样的做法,加大了监管的难度,但显然也不能使它完全避开监管。此前在《英日等全球“围剿” 但币安为何最担忧美国与加拿大》一文中,我们曾经提到管辖权的几个原则:
因为CZ在新加坡,按照属地原则,新加坡对于币安有管辖权;因为CZ是加拿大公民,按照属人原则,加拿大对于币安也有管辖权;按照保护美国投资者的原则,美国也对于币安有管辖权。以上三个国家,在执行法律方面也没有太多的阻碍。
跨国执法的能力是国力的体现,而目前美国跨国执法的范围最大。此前有位德国芬兰裔的老兄Kim Dotcom,在新西兰开了家网盘网站Megaupload,因为用户上传了大量盗版内容,最后被FBI从新西兰抓走,导致这位老兄至今对美国全球执法的霸道做法忿忿不平。这位老兄后来也成了一位加密货币的鼓吹者。
中国的国力在近些年也逐步增强,2011年,缅甸毒枭糯康在湄公河泰国流域残忍杀害中国船员,尽管老、缅、泰三国各自提出了属地管辖权,要求在该国审判糯康,中国政府仍然坚持保护原则,将糯康引渡到昆明执行死刑。
而在美国或中国执法范围以外的国家,恐怕币安也不想去,因为法治健全的国家,势必加入各种各样的公约(比如日内瓦公约)、联盟(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或十四眼联盟)或是国际组织(比如国际刑警组织),从而为美国的跨国执法提供可能性。而法治不健全的国家,去了之后财产甚至人身安全都未必得不到保障,毕竟,对于一家盈利丰厚的公司来说,有法律好过没有法律。
可以想象,在解决合规问题之前,币安可能会像追逐丰水的矿工们一样,在全球“迁徙”,但当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到警告甚至起诉币安的行列中后,虽然未必有跨国执法的能力,但形成合力执法的可能性在逐步加大,对于币安来说,始终存在着不可忽视的合规风险。
4 币安的多手准备
币安自然也早就预计到了类似的情况,甚至更糟的情况,毕竟美中还没有动手。他所做的准备,第一是在拒绝了红杉的投资甚至闹上法庭后,接受了新加坡国有资本淡马锡旗下的投资。因此我们也看到新加坡的言辞格外温和,仅表示会“酌情进行调查”。新加坡的“保护伞”能撑多久,还需要看美中的压力。
第二则是目前部分中心化交易所的策略:DeFi化。例如 Bybit 将巨额利润注入BitDAO。币安则已经有强大的BSC与Pancake等一套DeFi体系。在大家都以为BSC是与以太坊竞争时,其实更是强监管下的另一个选择。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tzkw.com/archives/33946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