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加密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 时间:
  • 浏览:391
  • 来源:区块链技术网

第一章 加密市场的十大投资话题

1.机构信任的崩塌

我们为什么要了解这件事?

或许你是众多 “千禧一代 “和 “X世代 “中的一名投资者,这一代的人常说 “只有奇迹降临 “才有可能能退休,因为大家都在担忧不断飙升的公债,不稳定的通货膨胀率,以及加息的时候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如果你是他们中的一员,那么对你来说,加密货币就是这个时代洪流之下的救生筏。

现今70%的美国人不再认同国会,也许你正是其中的一员。你不再相信决策者会做出正确的事情,因为他们不计后果地花钱,而且就算内幕交易也不会受到惩罚。你也许正在寻找一个中心化程度不那么高的决策机构,那么对你来说,加密货币正是那一张对中心化机构的反对票。

也许你只是一个平民主义者 — — 来自“左派”或“右派” — — 在知道华尔街的“恶行”之后而感到愤怒,他们明明就催生了上一次金融危机,但是却基本没有被其影响波及,甚至还想借助联邦政府的政策获利。亦或者你担心那些垄断市场的大公司、审查制度以及个人数据的隐私问题。那么对你来说,加密货币正是击穿这一切的“银色子弹”。

下图可能会让大部分人感同身受

(来源:A16z: How to Win the Future)

当然,你可能只是为了赚快钱、喜欢memes和jpegs而进入加密货币市场,这也很完全没有问题。

无论你是作为加密世界的“传教者”还是投机者,你都会发现,掀起这场加密运动的力量正是我们对去中心化信念的追求和向往。Web3(去中心化网络以及金融系统的有机结合)是一个替代走向衰败的传统机构体系的绝好方案。

这让我想到了我对2022的第一个预言:除非我们都活在一个更加真实的世界里,否则一切都只会更糟糕。整个2022年,通货膨胀率将保持在5%以上(70%概率),而年底的加息将阻碍股市的发展势头,并损害成长型股票(60%概率,且明年标准普尔指数下跌)。短期来看,这些讯号都将有利于加密货币发展,但从中期来看,加密市场风险会上升,因为到时候更多的用户将被强制“剥离”市场,而加密货币公司则会面临各类银行机构及政府的全面审查。

2. 加密世界/Web3的到来不可避免

这是本报告中唯一一个看跌预期。加密世界(最近流行的说法是”Web3"),从长期来看,其发展势头是不可阻挡的。

Chris Dixon称其为 “以代币为媒介,由建设者和用户共同拥有的互联网”。Eshita将Web1到Web2到Web3的演变描述为从“只读到写读,再到写、读、拥有”。无论你喜欢哪种模式,在长期看来,用户在web3中所获收益是高于web2(垄断的互联网经济)的。

在这份报告中,我们会逐步分析并解读很多内容,但表达主题只有一个:

我们正在从“租赁土地”的互联网霸权时代走向一个全新的充满无限可能的时代。在这个前沿领域,加密货币的发展就像是掀起了一场不可避免的革命,它让所有垄断经济中的获利者感到害怕。

事实上,我们已经拥有成功所需的所有关键因素:

人才:才华横溢、充满激情、目光远大的年轻人正在大量涌入并建设着加密世界

资本:加密货币市场已经筹集到了大量的风险投资基金,加密货币创业公司开始了筹资,网上新兴的流动性协议数量也在迅猛增长。

时间节点:在上一个熊市期间,加密世界关键的基础设施均已部署完毕,这时候发起“加密运动”(一场带有一定政治性质的技术革命)更容易被社会接受和容纳。

在Eric Peters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他提到我们如今处于社会的转变期。年轻一辈的人都热衷于新兴的投资,他们不愿意再投入到老一辈喜欢的那些传统投资中,因为目前来看,传统机构只会帮助已经积累了大量资产的老一辈们继续“造富”,而这些新兴的投资方式有机会颠覆那些传统投资(甚至有让他们破产)。出现这种对立的局面是难以避免的,年轻人已经意识到了,那些传统机构正在剥削他们。

DeFi为储蓄者提供了5%的年化收益,而华尔街只有0.5%。NFT(非同质化代币)的出现为创作者提供了更大的赚钱机会,不会像好莱坞那样抽取50%的分成。而GameFi和SocialFi的出现则打破了垄断局面,互联网龙头企业将失去100%的市场占有率,同时机构风险也降低了。

我有99%的信心相信,加密货币市场到2030年将会有一个数量级的增长,因为这个市场有着巨大的预期的强大的吸引力。我们正处于全球经济全面转型的时期,加密货币的出现,爆发出的影响力会高于移动通讯,甚至是互联网。

虽然我们在加密市场特殊的周期中摇摆不定,但是目前看来,市场余热未尽,资本市场仍然暗流涌动。

因此,我把后续走势分为三种情况:

1. 最有可能的是,市场在2021年第一季度结束前会经历爆炸性的增长,随后步一个较浅但是漫长而痛苦的熊市;

2. 整个行业一飞冲天,直接造就20万亿美元的泡沫,并且持续一整年,同当下繁盛的互联网行业媲美 — — 虽然这说起来更像是玩笑,但考虑到全球范围内的宽松货币政策、政府赤字一直在扩大且加密货币市场的发展势头汹涌,这一切也不是不可能。

3. 市场缓慢而稳定地走高,直到永远。(“超级周期”理论)。

比较讽刺的是,这里市场最看跌的情况(2021年一季度爆发后步入熊市)可能是长期投资最看涨的情况,反之亦然。在我们发展的这个阶段,”高度比特币化 “和加密货币市场的的永久上升,只会在一种非常“反乌托邦的情况”下发生。

3.桥、NFTs以及DAOs

“Web3 “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它涵盖了加密货币(数字黄金和稳定币)、智能合约(L1&L2),去中心化的硬件基础设施(视频、存储、传感器等),非同质化代币NFT(数字化ID和产权),DeFi(交换和抵押web3资产的金融服务),Metaverse(在类似游戏的环境中打造数字化用地),以及社区治理 (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我预计整个Web3的增长将涉及各个领域,但有三个领域特别不发达:NFT基础设施、DAO相关的建设以及跨链桥。

我们正在见证NFT领域内创新的迅速增长,如同寒武纪大爆发一般,而这也只是刚刚开始。我不确定市场上单个NFT的泡沫能涨到多大,但我知道,现在仍然缺乏可靠且通用的NFT基础设施。NFT交易平台、金融化原语、开发者工具,面向社区的商业模型,以及去中心化的身份管理/信用管理系统都还处于起步阶段。这些核心基础设施将会是2022年最热门的投资领域之一。

DAO的相关建设也是如此,这是整个加密货币社区亟待解决的问题,目前看来,社区成员对社区治理的投票漠不关心,这个形势相当严峻,而且社区投资处理的时间太长。如果你和我一样,预见在未来10年内,由代币治理的开放化市场将取代公司制;但是当前的社区协作还需要100倍的改进才能比中心化的模式更有效率;而且DAO的每一笔交易基本上都要经过一个董事会级的代理投票时,那么你就能明白为什么2022年将是DAO的开发建设之年。(我已经进行了组合投资,并通过(签订)Messari公司的赌注协议为参与web3建立了一个操作系统)。

最为核心的一个问题,在于加密货币的“通道”:扩展和互操作性解决方案。

以太坊在今年的达到了容量上限,因此其他公链开始承接以太坊无法接收的市场价值,不少公链的价值都爆发式增长了50–100倍,而投资者们也都将目光投向了新的公链生态并在其中获利。但是所有的公链(加上以太坊上的L2)都需要相互交流,所以如今加密货币世界的痛点可能在于缺乏跨链桥。如果未来是多链架构,那么谁能推出更好的跨链连接器并帮助资产在平行链、中继链以及二层之间自由流通,谁就能掌握未来数字化世界的巨大财富。

如果这些概念听起来很陌生,那也没关系,可以仔细阅读本报告的NFTs部分(第6章)、DAO部分(第9章)和L1互操作性部分(第8章)。

4. 加密市场的解耦

加密世界的不同领域有不同的价值导向。我们对行业的认知已经从 “所有东西都是加密货币” 转变到 “可以分为代币、智能合约协议、DeFi应用程序、去中心化网络平台、NFT、W2E(work-to-earn)市场…”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已经开始敏锐关注到了各种网络的实际使用情况及市场蕴含的基础微观经济学理论,并根据对应的趋势进行操盘交易。这仍然是一个由模因(memes)驱动的市场,但许多模因都反映了基本面?(或许吧)Ari Paul写了一篇相当精辟的文章,内容是关于近期加密货币市场的解耦。

“在这个周期里,市场验证了非主流的数字货币仍然具有用途。在以前的周期里,成为加密货币领域的专家是没有意义的。4年前,Defi和NFTs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大多数其他”部门”也并不存在,也没有意义。过去我们认为”去中心化文件存储”、”智能合约平台”、”隐私”等与加密货币的关系是割裂的,然后事实证明这种看法非常武断且荒谬。现在,defi yield farmmer或者NFT投机者都可以成为一个全职职业,你甚至需要一个小团队来跟进每一个赛道,才能跟上市场的步伐。”

这是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也是私人投资基金将拥有巨大且持续的竞争优势的阶段。当下,市场的协议 “报告 “存在着大量的信息不对称,且技术学习曲线陡峭,风险管理基础设施有限,这些都使得加密货币投资的门槛很高。

加密货币基金现在正处于其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这种态势可能会持续到新的一年。

5. 永久(风险)资本:入场,消与长,永不退场

今年进入加密市场的资本数量令人难以置信。

这些专门的加密货币基金的融资量及其核心资产增长量都创下纪录。其中一些基金(比如Multicoin)可能是有史以来表现最好的投资公司之一,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可以毫无压力的获取大量流动现金。

(来源:Crypto Fund Research)

目前我们很难想象私人加密货币基金市场的规模。2015年,DCG融资2500万美元时,这是当时加密货币投资公司中最大的融资之一。到如今,Polychain、Paradigm、a16z、Multicoin、3AC以及一些其他公司各自管理着数十亿美元(有时达到100亿美元以上甚至更多),在他们中等规模的交易中,每隔一段时间就有2500万美元的现金流动。对冲基金计划将在5年内将其资产的7%投入到加密市场中,养老金也开始可以用于直接购买。

在负利率的背景下,大型资本的配置者正在持续提高着资产配置效益,大多数人再也没法忽视加密市场了。

加密市场在10年内创造了3万亿美元的流动价值,现已足以与其他所有风投资金支持的初创公司的总价值相媲美。机构进入者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很可能会以一种别的方式部署资本,以避免出现像14年及18年那样的市场大崩盘。当有新人入场时,市场上资本往往会出现两种变化 — — 流入和减少(减值),但绝不会流出。资本此时可能会流向具有高贝塔系数的新兴代币,但当市场回暖,资本恢复时,它往往不会就此退场流出(除了税收部分)。相反地,它会停留在BTC、ETH或SOL这类加密货币的 “蓝筹股”上。

如果你不愿意直接接触加密市场,也没关系。对加密货币的需求促生了加密市场的繁荣,市场上已经出现了相应的对冲风险敞口。

根据Dove Metrics的数据,在第三季度,在423笔交易中有80亿美元属于私人投资,接近今年年初以来所有投资(178亿美元)的一半,这已经超过了前六年的总和。在加密世界历史上,那些规模巨大的交易,近90%发生在今年,这还不包括Coinbase的直接上市。大约有75%的资金都集中在基础设施和中心化交易所,而这些一切都发生在FTX和DCG的公告(以及可能即将到来的Binance融资公告)之前。

实际上,这种机构此时就已经存在了。

6. 加密市场的上限在哪里?

我们都知道“崩盘”即将到来,这一次的周期可能比以前的更平缓,不过我们之前说过市场尚存“余热”,那么在崩盘到来之前,市场的上升空间又还剩多少呢?“触顶”的信号又是什么呢?是Shiba Inu market caps的市值达到300亿美元?还是时代广场出现了NFT的广告牌呢?

现在我们来说一下那些我认为的“触顶”的信号,从比特币开始。

1.比特币:国王没有真正的对手(我将在第三章阐述原因)。作为一种没有收益的货币资产,比特币往往用于定价与估价,所以它常常被用来和它的“表亲” — — 黄金比较。但是,比特币仍然有值得追踪的基本面。最好的判断法可能是由Coin Metrics推广的“market value to realized value”。这是一个比率,由自由流通的比特币市值(过去五年内流通的货币量)与其“变现价值”(当下时间内每个比特币在链上上一次流通的价格总和)相比得到。当变现价值飙升时,市值却可以保持不变,反之亦然。一个是比特币当期币价的“快照”,而另一个则是加了流量的动态衡量指标。

如果你不是一个HODLer,也不能忍受四年的熊市,那么每当MVRV达到3时,就是你获益的最好时机(当MVRV跌至1以下时,可以卖掉一个肾来买入)。在之前的三个 “双重泡沫 “中 — — 几乎只能用MVRV这样的指标来看待行情,因为之前的”泡沫”在价格图表上几乎没有记录,而且MVRV在3以上的时间在逐渐变短。2011年,MVRV在3以上停留了四个月。在2013年,它在那里停留了10周,在2017年停留了三个星期。今年早些时候,它只停留了3天。

如果历史重演,这将意味着什么?今年的MVRV再次达到3时,比特币的价格将达到100,000–125,000美元的水平!

如果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比特币的下一个目标将是对标黄金的市值!按照如今的金价来看,与黄金市值持平意味着比特币的价格会达到50万美元。所以比特币可能仍然有10倍的投资机会。但是从比特币的历史回报率来看,这个回报率也并不高。(当然,除非天花板完全消失,这意味着法定货币失效,我们已经默认用比特币来定价。1 BTC = 1 BTC)

**2.以太坊:**最近,ETH巨头们有很多”炒作”的言论。ETH能在这个周期内超越BTC吗?答案是不太可能。不仅仅是因为以太坊面临着扩容难题,还因为目前公链的竞争激烈,而且市场在未来更倾向于构建出多链并行的生态。我仍然在想,其余所有公链能否像FAMGA的市值超过M1一样“联合推翻”比特币呢?(h/tArthur Hayes的比喻)

那么以太坊能否超越微软、苹果或谷歌呢?目前来说以太坊差了它们3–5倍。那ETH能超过FAMGA市值的总和吗?那就差了15–20倍了,而且这个要求相当高了 ,毕竟以太坊目前占FAMGA总计市值的5%来看,ETH还是很“廉价”。

**3.Solana等其他公链:**加密世界的新贵们正在争夺着加密市场市值第3(600亿美元)的位置。Polkadot(400亿美元)和Avalanche(300亿美元)也是如此。如果这些想要取代以太坊的公链协议认为,它们拥有比ETH更高的贝塔系数,将蚕食以太坊的市场份额并撼动其主导地位,是否有想过Terra(160亿美元)、Polygon(120亿美元)、Algorand (110亿美元),或Cosmos(70亿美元)呢?市场竞争有两个点,业务开发(应用的打造及部署)和生态引流(能否吸引开发者在非以太坊区块链上构建项目)。“以太坊杀手”们都有足够的资金进行激烈的竞争,但作为投资者,你的选择只有赢家,或者购买篮子(看衰以太坊的主导地位)。无论是哪种方式,这些资产都与ETH挂钩。

**4.DeFi:**DeFi的长期预期极佳,因此可以做空银行(谨言慎行)。尽管DeFi在2020年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但DeFi的交易量还不到全球银行市值的1%,长期来看,DeFi市场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一些顶级DeFi协议的价格已经停滞不前,但如果你坚信加密货币市场将取代传统的中心化机构,它可能会回馈你相当好的风险回报机会(比当今市场上任何的风险回报机会都大)。目前来看,协议间的竞争很激烈,而且即将面临监管审查,而技术漏洞无处不在,系统性风险也可能使整个市场瘫痪,高昂的gas费用正在削弱单位经济效益。从多个指标来看(主要是营业额和市盈率),DeFi仍然引人注目,但现在的计算只对“鲸鱼”有用。

***5.NFTs:***鉴于NFT不可伪造且非流动性极差,所以很难对NFTs的 “市值 “做出任何形式的总结。DappRadar在9月初估计NFT的市值为140亿美元,这个数字到现在为止一直在上升。由于NFT为加密货币用户们开辟出了一个的设计空间,并造就了另一种加密经济体系,所以这一领域发展前景相当好,预期规模大到可怕。Meltem认为NFT市场的市值至少能达到LVMH的级别(3750亿美元),而Su Zhu则认为NFT的市值将达到整个加密市场的10%(2250亿美元)。我不认为他们是错误的,但更大程度上这只是说明了NFT铸造者还有很大的机会,以及市场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大的空间,不能说明大多数特定NFT项目的可投资性。(见第6章)。

7.熊市漫漫

我们热爱加密货币市场,我们喜欢它们的长期和短期,但最吸引人的却还是中期。

“市场什么时候会暴跌?”我想除非你经历过加密世界的漫长熊市,否则你不会 真正的理解它。

在加密世界的凛冬(很长的熊市),许多人将失去信心,无法忍受来自灵魂的崩溃以及多年的磨难。”政府可能会介入监管了”,“这些产品推出还为时尚早”

“我早告诉过你这是一个泡沫”,这些类似的看衰言论会层出不穷。除了巨大的纸面(或实际)损失外,你还会看到人们崩溃,由于杠杆过高(或者糟糕的税务规划)而破产, 变得悲观冷漠,放弃其他有前景的项目,并普遍失去了对加密市场的长期预期。更糟糕的是,下一个熊市将会是一场监管带来的噩梦,而我们将没有牛市的氛围来帮助我们抵御面临的问题,比如消费权益的保障、市场欺诈以及产品滥用、系统性的风险、ESG和市场行为合规性等。同时,加密市场的”草根”群体数量将大幅下降,因为当你失去90%的储蓄时,就不得不找一份真正的工作了,而且就更难与传统市场进行“抗争”了。

这一切听起来很残酷,但这一次也许没那么糟糕。

市场崩塌之后首先要回归本心,你是否还相信着加密世界的一切,你需要在心中默念下面的问题。

1. 中心化的世界是否真的走向了衰败?

2. 在未来,Web3是不是值得我们期待的对抗传统世界的“筹码”?

3. 我们设想的新领域的构件(桥、DAO、NFTs)是否仍然值得在下一阶段进行大量投资?

4. 在下一个下行周期,是否更容易找到基本面强的项目?

5. 是否仍有充足的资金可用于资助有趣的项目?

6. 你是否仍然相信加密市场在5–10年内市场还会重返牛市?

如果你仍然相信这一切,请戴上头盔,拥抱寒冬,并注意这些“冬季生存技巧”:尽早加杠杆,看准纳税时机,及时兑现,不要试图推测“触顶”时间。

关于杠杆:这应该是不言自明的:如果你不是一个专业的交易员,你的杠杆在专业人员眼中只是一种资金转移。加密货币的波动性非常大,且上升空间巨大。你不需要在这里赌运气,不需要为此负债累累。

关于税收:大多数人都清楚不要为了不必要的投资而负债(像是用信用卡购买狗狗币),但也会因为没有充分的计划而会忽略掉他们的“杠杆” — — 在12月,记得卖出和兑现,因为还需要承担税务。如果你在2021年1月1日开始持有10,000美元,通过交易,在12月31日持有10万美元,然后在2022年1月1日亏损到25000元。那么你欠政府的钱比你持有的资产还要多,你的“表演”到此为止,感谢参与。

关于空头:请不要做空。即使你是对的,你也很可能因为没有把握好时机,把自己“炸死”。如果你输了,别人会在你的坟墓上跳舞庆祝,因为他们赚翻了。哪怕你赢了,也不会有人喜欢你,而且你失去了长预期。PS:我只是在这里提醒各位,没有要你一定怎么做。

还有一件事是提醒那些投机者,他们会觉得这是在熊市购买低价币的绝好时期。但是市场绝对可以比你想象的崩的更厉害,币价会跌的比你想的更低,熊市会比你想的更长。加密市场memes式的状态,仿佛来自地狱的药物,很容易让人嗑嗨,你会慢慢感受到痛苦的消失,但是也需要一段时间来解毒。

如果你们是一个初次接触并投身于加密市场的年轻团队,请尽你所能保护你们的团队和成员不受市场崩塌的“核反应”影响。很多团队都在滥用他们的资产,并且做不好核心工作,Messari在此温馨提示您:“不要浪费钱”。

如果你是一个有抱负的Web3公司的员工,在一个拥有大量资金的“基建公司”工作绝对不是个坏的选择。在工作签约之前,记得去问招聘人员他们公司的赛道情况以及现金情况(大部分在此时应该还不错)。

那些短期捞到大笔钱的人将从此蒸发,但下一个周期的独角兽将在低迷的市场寒冬出现。令人惊讶的是,加密货币的成功在很大程度在于其持久力。”我们都会成功的 “是一个有趣的牛市memes,但在熊市,貌似大喊“我们都会活下去的”会更好一点,因为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嘲笑你,市场暴跌了80%,行业内竞争对手都在破产,客户也会逐渐消失。

熊市时,你已经不需要在个人资产负债表上考虑数字货币了,此时需要更加谨慎小心。

8.公众的选择:Coinbase打开传统市场的大门

加密货币的市场表现会超过那些支持它们的公司吗?

尽管Coinbase的市值达到700亿美元时着实令人叹为观止,但在2013年他们的B轮融资之后,Coinbase的市值就在也没有跟上过比特币的步伐。而且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其他不少被认为是“蓝筹股”的基础设施公司也都难以跟上加密货币的步伐。在比特币方面,去中心化的投资公司Digital Currency Group是一台名副其实的加密货币资产焚烧机,自2015年以来,以BTC计算,其市值下降了约80%。如果你将这些公司与ETH等主流公链的代币进行比较,这个数字会变得更加丑陋。

另一方面,币安的BNB在四年内升值到历史最高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BNB激励了新用户注册交易所平台,并可以换取币安约20%收益的代理权。BNB的市值在900亿美元以上,而整个公司的市值是这个数字的3–4倍。

加密货币的IPO和ETF的诞生更重要的在于吸引机构以及加强加密货币的主流认可度,而非帮助散户投资者获得回报。Coinbase有望成为一个万亿美元的公司。BITO ETF是有史以来最快筹集到10亿美元的ETF。这些对大众开放的ETF就像进入加密世界的门票,他们可能对你的父母(指代老一辈人)很重要,但对你的朋友们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他们可以获得更好的加密货币原生工具(包括代币化衍生品及相关指数)。

关于这些新生的ETF(COIN和BITO),最大的作用是帮加密货币做了一个免费市场营销,圈外人可以从中了解到原生加密市场。通过Coinbase,你可以跟踪他们的非交易线,以很好地了解哪些托管服务是新兴的。SBF也喜欢这种免费的情报。有了BITO和期货ETF这样顶级的产品作为“公关”,我们就可以无情打脸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主席加里-詹斯勒(Gary Gensler),并揭露他是个骗子。所以,除了数字货币之外,持有一些这类证券产品也有好处。

(在第四章,了解多关于Gary Gensler的事,在第五章,了解更详细的在ETF上发生的不合情理的事情)

9. 仿盘与风向

有时候在加密市场不需要想太多。

加密市场往往具有社交性和模因性。只要看看散户是多快地跟投行业内顶尖投资者支持的新项目就知道了。资本本身也是高度流动的。今年已经有数十亿美元被投入到这类“跟风投资”的交易中,无论是项目还是模因,都有着众多仿盘,资金也在这些高热度的仿盘之间不停流动着。

风险投资在加密市场中的定位正在改变,建设者和那些迅速跟上热点的投资者都获得了收益。因为市场低效但能过快速反映趋势,所以压制赢家和淘汰输家都有必要。随着SOL的币价反弹,更多的资金涌入solana生态,在solana生态上的资产比在以太坊上赚的更多了,而solana上的应用也在不断更新,新的应用再次吸引了更多的目光,由此形成良性循环继续。这些都是由顶级交易员所推动的,不过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觉得这些就是庞氏骗局。

加密市场的发展自有其节奏。假设某个项目突然爆红并在赛道中一马当先,那么下个类似的热点项目可能很快就会出现,因为现在人们相信目市场就是如此(某种意义上这也符合资产(投资)多样化的意义)。现在的热点轮换越来越快,也更加真实靠谱。整个市场走到现在,对某些人来说,掀起一个新热点就像是喊“做大BTC,做大ETH,做大XXX”一样简单。

现在的信息渠道也更加丰富,你可以听FTX解释如何炒作资产,或者在社交媒体(比如Twitter)上阅读大V们写的文章,或者你可以看一下前20名的基金,比较一下对比他们所持有的资产,以此来丰富你的投资组合。

(来源:* Messari Pro Q3 Fund Analysis*)

10.信息披露(非投资意见)

我们的分析师团队每月都会披露他们的资产持有情况。我们的团队越来越大,所以这部分内容也越来越长。以下内容分析师们均有分别概述:

1. 他们目前持有的5%以上的投资组合;

2. 2021心中的年最佳/烂;

3. 他们对2022年的期待和想法。

以下内容不是投资建议,所以不要因为我们公开这些潜在的风险而起诉我们。此外,不要接受来自二流白痴的投资组合建议,过去的表现并不代表未来的结果。

TBI

年度最佳:LUNA +5,746%

年度最烂:ANT +52%

持仓情况:BTC, ETH, LUNA, PERP, RUNE, ZEC, TRIBE/TBI

FEI*, OpenSea*

*标记为在我的投资组合中显著增长(marked up)的资产

期待或想法:团队的期待即是我的愿景

Aidan

年度最佳:AXS (YTD回报率为+23,621%,难以超越)

年度最烂:YAX -80%(Aidan在团队中选出了年度最佳和年度最烂)

持仓情况:AXS, BTC, ETH, RUNE, FTM, RGT, MKR, YFI, ANY, MLN, renZEC

期待或想法:DeFi1.0的项目“文艺复兴”(收益在牛市有上限,但是在熊市有下限);ATOM:看跌;预测RON>SLP但是很难说(一旦Ronin的LM奖励枯竭,SLP很难持久)

Chase

持仓情况:ETH, SOL, ALCX, HNT, OHM, TOKE, OCEAN, RUNE

期待或想法:以太坊的去中心化,solana的历史证明,SBF,更多用户涌入,基础设施协议(无线、流动性,数据等)、无清算借贷、DeFi开发者

Dustin

持仓情况:ETH, SOL, RGT, AURY,

期待或想法:模块化生态系统+ETH扩容解决方案(看跌monolith)。看好元宇宙基础设施(RON就是一个例子),但目前的游戏都是狗屎。看好去中心化云计算(RNDR、AKT等)。看好链上现金流(超流动性导致抵押不足)

Eric

年度最佳:RUNE +739%

年度最烂:CVP -22%

持仓情况:BTC, ETH

期待或想法:看好所有的多链生态以及二层应用,所有以太坊杀手的估值都偏高,因此看跌

Rshita

持仓情况:ETH, SOL, BTC

期待或想法:所有web3、NFT(数据存储、DeFi用例、游戏+音乐)的应用程序到基础设施的转变、DAO的建设、BTC

Jack

年度最佳:HNT +3,046%

Jerry

持仓情况:BTC, ETH, SOL, OHM, CAKE

期待或想法:以太坊的兴起,众多的L1公链、质押协议、DeFi与TradFi的结合(非链外抵押品、避免超额抵押的方法、现实资产的代币化等)2022年DeFi能够更加多元、web3基础设施、GameFi聚合器和元宇宙基础设施

Maartje

持仓情况:BTC, ETH, CRV

期待或想法:ETH,有巨大潜力的媒体和娱乐设施,DeFi和TradFi的结合,DAO的建设,crypto.com,特殊用途的DAO

Mason

年度最佳:AXS +23,621%

年度最烂:ANT +52%

持仓情况:BTC, ETH, ATOM, HNT, INDEX

期待或想法:模块化、NFT平台(RARI、RARE)、MVI、Web3基础设施(AR、GRT、AKT、LPT)、POOL、创作者可盈利(如Mirror)、NFT与DeFi的结合(如NFTX,Fractional.art),Cosmos Hubs(ATOM、OSMO)、数据可用性层(Ceramic, Celestia)

)、ZK-Rollups、Coinbase和USDC、元宇宙基础设施、治理优化。PS:不看好对牛市的过高估值

Tomas

持仓情况:BTC, ETH, RUNE, LUNA

期待或想法:多链项目、元宇宙和游戏(P2E的游戏金融化)、以太坊扩容解决方案(特别是ZK-Rollups)、DeFi蓝筹股、流动性抵押

Watkins

年度最佳:LUNA +5,746%

年度最烂:CREAM -39%

持仓情况:ETH, LUNA, SOL, SYN, HNT, AR

期待或想法:Cash,多链基础设施(长模块化),Web3基础设施(“Web3”之前的Web3),ZK-Rollups,Cosmos生态,去中心化稳定币协议和DAO基础设施(很难但势头猛烈)。最后,我对DeFi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并认为它会在2022年回归。

Wilson

年度最佳:HNT +3,046%

年度最烂:BTC +92%

持仓情况:HNT, ETH, ATOM, OSMO, DOT, ACA/KAR, and some SOL-LUNA-AVAX

期待或想法:实现了可定制执行层的模块化L1s(其中Solana是最可行的),多链基础设施和工具,为模块化做出贡献的“英雄们”(存储如Arweave,共享安全和数据可用性如Celestia,索引器和数据查询协议如The Graph和Covalent,计算如 Akash),流动性质押协议(Lido、Rocket Pool、Acala、Umee),以及DeFi hubs和Cosmos生态系统(Osmosis、Terra、Umee),ZK-Rollups,StarkWare,ZKSync,也要注意像Aleo这样的项目,它们可以打开新类型的加密货币应用市场。


第二章 10位值得关注的人

1.WAGMI

过去,我一直避免在这个名单上给“每个人”一个位置的冲动,因为这感觉像是一种逃避,也是市场顶部的标志。这次不同的是,我们开始强调学习、赚取和贡献作为致富的途径,而不是单纯的被动投机。

“We’re all going to make it”是我多年来最喜欢的加密货币备忘录。它说 “we’re still early”,但又不像一个令人厌恶的早期传销打杂者。这是对著名的Balaji调侃“赢得和帮助赢得”的一个可记忆的转折,这也是我个人的喜爱。而且它比另一个crypto twitter的最爱“Up Only”体现了更多的使命一致性和利他主义。WAGMI体现了加密货币的文化转型,从“与政府作对,让我们转到一个新时代”的人群转变为“让我们用更好的技术、一致的激励措施和其他建设者来解决未来”的人群。

WAGMI涵盖了你,假设你是以开放的心态来阅读这份报告。欢迎你!

如果你仍然对加密货币持怀疑态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要对它的潜力抱有公开的敌意和封闭的心态。像Jamie Dimon这样的恶意批评者是NGMI。

[不过,说真的,Dimon多年来对加密货币的想法是……一致的,而且一直是错误的。他称其为 “可怕的价值储存”(2014年),说它“不会存活”,“将被停止”(2015年),“无路可走”(2016年),是“一个骗子”(2017年),告诉采访者“我真的不关心”加密货币(2018年)。然后推出了JPMCoin试点(2019年),承认它“不是我的那杯茶”(2020年),然后在今年秋天三番五次地表示他的轻视,说“我对它没有兴趣”,它是“傻瓜的黄金”和“毫无价值”。不要像Jamie一样。他是NGMI。]

2.大人物:Samani, CMS, Su Zhu

这是这些大人物的大年。

是的,已经建立了许多令人惊奇的技术,是的,有一些令人惊奇的创始人值得高度赞扬(他们在本节和更广泛的报告的其他部分都有介绍)。但是,让我们坦率地说,首先,这是一个鲸鱼的大年,特别是那些大的投资者,他们在201年的熊市中完好无损地度过了难关。顺利度过2018年的熊市,并活到了2021年,实现一些最大的胜利。

Kyle Samani的Multicoin Capital经历了历史性的一年 — — 以加密货币标准和风险投资标准来看,今年是历史性的一年 — — 在不同的加密货币领域有多个10亿美元的赢家。The Graph, Helium, Arweave, Solana都在今年达到10亿美元的网络状态。而且有传言说Multicoin在这个过程中突破了100亿美元的资产管理。散户投资者关注加密货币的热度,而没有人比Multicoin获得种子投资方面更有优势。他们通过公开的投资备忘录 “大谈特谈”,但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即使是在我走错路的时候(该死的Zcash)。

在世界的另一端,另一个巨人正在崛起,Su Zhu的“三箭资本”已经成为了亚洲最大的基金之一,并且拥有他们其中一支表现最好的投资组合。他们也是2020年灰度信托交易的最大赌注者之一,在这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以大规模的资产净值获得两位数的溢价。他们在Solana、Avalanche和Polkadot的股份已经暴涨。Su Zhu毫不犹豫地改变了他的忠诚度。

然后是CMS控股公司。在加密货币领域,没有人比企鹅更有乐趣,而且他们往往会在所有事情上大干一场。在今年年初,CMS普及了“hot ball of money”的备忘录。他给我们的一位分析师送去了价值5000美元的Girl Scout Cookies。他无情地嘲笑熊市和纸上谈兵的交易者。他买了一个7英寸的立方体。他付钱给别人,让他们把twitter上的该死的言论带到现场辩论会上。有传言说,他甚至参加竞拍了一只恐龙(如果是真的,这可能是他今年唯一错过的交易)。CMS和团队也可能是加密货币中最快的交易员和(或)反应最快的投资者,这是不必管理其他人资金的很好的副产品。愿你们在新的一年里都能像CMS的每一天一样开心。

3.Emilie Choi, Coinbase

我认为Coinbase最了不起的地方之一是,他们在近几年领导层几乎全部更换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除了Brian Armstrong之外,几乎没有更早加入的员工了。Fred Ehrsam仍然是董事会成员,但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扩大风险基金Paradigm上了。许多在 “Coinbase黑手党 “中的其他员工已经去创办新公司或风险基金。

我认为,除了Brian之外,对公司的持续成功负有最大责任的两个人是前首席技术官Balaji Srinivasan(尽管他的任期很短,但他帮助引导公司朝着正确的多资产战略方向发展,因为现在Coinbase 50%的收入来自BTC和ETH以外的交易对)和Emilie Choi,她的企业发展和并购能力迅速使她成为公司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Coinbase Ventures背后的背景相当引人注目:没有全职员工,诞生后一天 Emilie把这个想法带给了Armstrong,现在是加密货币领域最活跃的投资者之一。但是,该公司所做的大规模企业并购才更令人印象深刻。该公司对Earn.com的收购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以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担任CTO的Balaji。但现在Earn已经完成了今年前九个月4300万美元的收入(高利润率)。Bison Trails,该公司将其视为对托管区块链基础设施的潜在AWS级赌注,现在致力于Coinbase Cloud 产品。该公司在2019年以5500万美元收购了Xapo,抢到了Grayscale这个客户,并使Coinbase的托管资产增加了一倍。托管年收入现在是1.2亿美元。

在可预见的未来,核心交易所的交易收入将继续成为他们业务的引擎。但Coinbase的分销和监管定位意味着他们可以在新的一年里进行其他重要的增量采购。Neutrino(合规技术)和Agara(用于客户服务的机器学习)可能会升级后台,但我希望更大的交易能开辟新的收入来源,诸如“Plaid for crypto”(Zabo)或机构数据许可证(Skew)。

无机增长战略几乎不是Coinbase独有的。但Emilie领导下的早期胜利令人印象深刻。初创企业应该记住的是,这既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威胁。

4.Devin Finzer, OpenSea

作为该公司的幸运的早期投资者(#humblebrag),我可以告诉你,我从未见过像OpenSea这样的财务状况。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NFT市场正在手忙脚乱地赚取现金,尽管竞争即将来临。Coinbase有3 万用户在其即将推出的NFT平台的等待名单上(是OpenSea历史用户总数的四倍)。FTX推出了一个基于Solana的NFTs平台。Gemini已经有了Nifty Gateway。其他交易所几乎都会效仿,推出他们自己的产品。然后,还有一些开源的代币化竞争者,如Infinity和Fantastic,以及基于Fantom的Andre Cronje项目Artion。

由于我已经知道了一小部分私人信息,我不会猜测明年会是什么样子。但我至少会对公司目前的发展轨迹和NFT市场的未来提供一些想法在第六章。

现在,我只想说OpenSea在混乱中的扩张是多么令人印象深刻。在终端市场逐月指数级增长、偶尔出现的错误和以太坊gas飙升的情况下,保持网站的正常运转。公司为其主页策划的NFT活动,引发了一场不幸的员工争议。新的竞争对手的公告让人分心。Devin和团队继续前进,似乎没有受到影响。

我认为OpenSea最终会成为一个1000亿美元的公司(或网络),他们的批评者低估了他们的领先优势(我看着Coinbase发生同样的事情)。我很难成为一个公正的评论家,但从历史上看,与拥有优秀团队的类别领导者对赌是一个失败之举,这就是OpenSea的概况。

(查看Devin在3月和10月的两个Bankless播客,以了解OpenSea的进展情况。当然,也可以去竞拍本报告中的NFT!)

5.Dan Robinson & Dave White, Paradigm

更多的投资者?来吧!

嗯,是的,也不是。去年,我把Paradigm的白帽黑客samczsun列入了我们的前十名,他在这一年里又从9个黑客手中拯救了DeFi用户,即使这些漏洞发生在直接竞争对手身上(samczsun现在在以太坊基金会的赏金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他不是你典型的GP。

鉴于Paradigm在为DeFi和NFTs中的一些重要金融元素进行象征性的经济研究方面是如此多产,我也会对Paradigm今年的提名进行同样的过滤。

Uniswap v3自动做市商(我们将在第7章深入讨论),主要是由Paradigm的Dan Robinson催生的。诸如Floor Perps(允许NFT持有人以资产为抵押进行借贷的合成物)和RICKs & Mortys(NFT分数化基元),旨在解决NFT市场的流动性不足问题。Power Perps(类似于期权的流动性风险,不需要行权或到期日)、TWAMM(大额AMM订单在一段时间内分散)和Everlasting Options(与FTX的Sam Bankman Fried共同编写)可以为DeFi市场带来更大和更复杂的投资者。后面这六项是由1月份加入的Dave White撰写或合作撰写的。Paradigm团队的有用的研究成果实际上是相当疯狂的。而这只是我们目前所知道的东西。我期待着看到他们为2022年准备了什么。

6.Jeff Zirlin “The Jiho”, Axie Infinity

在过去的一年里,Jiho重写了加密货币社区建设的剧本。任务是什么?征服游戏世界。秘密武器?一个不起眼的类似口袋妖怪的NFT卡牌游戏的特洛伊木马,它将使Axie Infinity跃升为加密货币领域的顶端。

作为Axie背后的游戏工作室Sky Mavis的增长和社区主管,Jeff发现并培养了Axie的玩赚游戏的一个新的未开发的观众 — 在菲律宾。每天,那里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玩Axie的乐趣,并将其作为一种收入补贴。菲律宾现在拥有整个Axie用户群的40%,Sky Mavis最近突破了100万日活跃用户。Axie的传教士几乎不缺,因为原生代币AXS(其设计由Jeff带头)在过去一年中回报了1250倍,但一些粉丝坚持认为,Axie最终可能只是Jiho和团队正在玩的长期游戏中的一个注脚。

Axie Infinity本身是Sky Mavis的Ronin交易所的启动机制,这是一个与Ethereum挂钩的侧链,旨在促进廉价和游戏玩家的交易。自5月以来,Ronin已经产生了10亿美元的收入,持有超过90亿美元的资产,并且是按NFT二级销售计算的第二大区块链。Sky Mavis是历史上发展最快的游戏工作室之一,最近获得了由a16z牵头的1.52亿美元的B轮融资。该公司在今年秋天推出了代币($RON)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Katana)。他们现在已经准备好向饥饿的(和富有的)粉丝推出一个全新的面向web3的游戏和应用程序的工作室。

Axie的成功使整个新类型(加密游戏)和子类型(玩赚游戏)变得有意义,仅第三季度就有大约14亿美元的资金涌入相关的NFT项目。同时,Ronin已经成为加密货币模块化扩展的案例研究之一。对于一个打着毛茸茸的卡通纸牌游戏幌子的产品来说,这并不坏。

7. Jay Graber, Bluesky & Tess Rinearson, Twitter

如果有哪家大型科技公司通过Web3技术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颠覆自己的话,那很可能是一家货币化程度低、由创始人领导的社交媒体公司,它拥有最周到的加密货币支持者。创始人领导的社交媒体公司,拥有最周到的加密货币支持者。当然,我指的是Meta。(Curveball!)

当我开始写这一节时,我期望对Jay Graber今年夏天接管Twitter的Bluesky计划进行30分钟的回顾和快速记录。”Jay decentralizes twitter “和嘲笑鸟的头像是我的占位符和开始的偏见。当我开始对Bluesky进行实际调查时,我发现了一些不同的情况。到目前为止,Bluesky “社区 “内的活动相对较少(将他们的Github/Gitlab与Diem的相比!),这让我怀疑Twitter是否真的在努力颠覆自己并解锁其用户数据的蜜罐。杰伊很厉害,但Bluesky是真的,还是一个浅薄的沙盒?

也许 “全栈式去中心化媒体 (full-stack decetralized media)”的玩法并不是一个合适的 鉴于加密货币目前的吞吐量限制,Twitter的近期最终目标并不合适。对Bluesky这样的早期项目抱有这样的期望可能还为时过早。相反,该项目似乎首先专注于在其他去中心化平台之间连接数据,如Mastodon、IPFS、Audius等。

8. 区块链协会的Kristin Smith 协会和Katie Haun,a16z

我在今年的日程表上安排了一个内容丰富的政策部分,这是有原因的。Biden政府还剩下三年时间,而且成功通过了1.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法案(及其灾难性的加密货币条款)我们行业的政策领导人有很大的压力。这也不是一项小任务,因为目前他们的队伍是如此之小。

这使得Kristin Smith和Katia Haun成为新一年的关键人物。

克里斯汀经营着该行业最大的专业贸易协会 — — 区块链协会。它被认为是华盛顿特区最可靠的企业成员的努力,Kristin的团队是今年夏天在议会辩论期间为修改加密货币经纪人语言而进行的愤怒的第11小时谈判背后的推动力之一。虽然这次努力失败了(勉强),但这场斗争帮助BA增加了大量的财政资源和人才深度。会员费已经飙升了3倍,她在今年秋天增加了全职工作人员,如前复合总法律顾问Jake Chervinsky和新的政府事务负责人Dave Grimaldi。

不过,联盟的问题是需要时间和精力来管理不同的个性。例如,BA把Ripple算作一个成员,这让人头痛。它在2020年将Binance US加入为成员,这让Coinbase非常不满。后者放弃了支持,并从那时起选择了推动自己的政策议程,支持另一个组织,即加密货币创新委员会,与Ribbit、Square、Paradigm和其他组织合作。不过,我最后听说,CCI还没有聘请执行董事。因此,在它能够接近与广电总局平起平坐之前,该联盟还有许多个月的基础设施建设要做。

这把我们带到了Katia Haun和她在a16z组建的政策团队。这位前联邦检察官、Coinbase董事会成员,现在是a16z庞大的加密货币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她招募了一位前Hillary Clinton和Biden的顾问,一位前财政部的加密货币专家,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美国商品交易委员会(CFTC)的前专员。

a16z有一个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传声筒,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政策工作是快速的。他们最近公布的web3政策中心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了很好的起始材料,最值得注意的是一个甲板,其中阐述了为什么加密货币应该成为立法者的政策重点。哪些具体的立法建议(和工作语言!)可以构成新的加密货币法律的骨干,解决核心政策问题,而不会削弱该行业,以及工作人员如何在加密货币方面获得教育和追赶。

我们现在需要团结和速度,BA和A16z的方法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1–2拳进入(1–2punch)新的一年。

9. Hester Peirce专员,SEC

Hester Peirce:View this NFT on OpenSea

“加密之母 “可能是一个在Jay Clayton主席任期内适合Peirce的绰号。这些天,她更像是加密守夜人的指挥官。

在Clayton时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很难说是有利于增长的加密货币政策的典范,但至少该委员会避免了积极地追求有害的、系统性的、对他们还不了解的市场进行过度监管。今天,冬天来了,Peirce是最后一道防线,以对抗没有灵魂、抗黑色素的白人行者 — — Gensler主席。他的人生使命是成为财政部长,且不择手段,即使这意味着削弱一个新兴产业,使美国科技界倒退十年。(我还只是在热身。更多内容见第四章)。

Peirce批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Poloniex进行的执法行动,因为它缺乏明确性。自2018年以来,她一直是主张现货加密货币ETF的异议之声。她对改善非百万富翁的投资机会直言不讳,认识到私人市场是多年来美国市场所有增长的地方。她在做到这一点的同时,还坚持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投资者保护任务,倡导报告规则的现代化,以及监管 “海滩”(有保障措施)与监管沙盒(把成年人当作孩子)。

Peirce的声音一直是来自华盛顿特区的自我意识、能力和克制的一个受欢迎的来源。这是一个做了功课的人的声音,她努力寻找解决方案,而不是一味地限制。反对任何新的和有用的东西。皮尔斯:

“当面对新技术、新产品和新的做事方式时,监管机构的倾向是说 “不 “而不是 “是”,说 “停 “而不是 “走”,看到危险而不是可能性……。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重点是对投资者的保护,特别是对散户投资者的保护,以及市场的完整性……[但]投资者的机会也很重要。我所说的投资者机会,是指投资者有机会尝试新的产品和服务,在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包括新类型的资产,使用最新的技术,进入新机会的底层,试验并从投资的成功和失败中学习和体验…投资者希望得到保护,免遭欺诈,并能方便地获得有力的信息披露,但他们也希望能利用最新的技术与他们的金融公司进行互动。但他们也希望能够使用最新的技术与他们的金融公司互动,能够获得全面的投资选择,并通过按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使用自己辛苦赚来的钱,掌握他们的财务未来。投资者有时可能愿意承担比监管者认为更谨慎的风险。一个健康的监管对策将抵制推翻投资者决定的冲动,而是利用投资者正在投资的相同技术参与并教育他们。”

是的,请出现更多这样的事情!

加密货币投资者注意到并欣赏周到的政策。加密货币企业家也注意到了。当政策领导者提出可行的法律解决方案时,加密货币律师喜欢它。

我们希望有更多这样的!

关于代币兜售,”兜售证券而不披露你获得报酬的事实以及报酬的多少,违反了[法律]……然而,我们感到失望的是委员会的解决方案……没有解释哪些兜售的数字资产是证券,这一遗漏表明我们不愿意提供额外的指导,说明如何确定一个代币是否作为证券发行的一部分被出售,或者哪些代币是证券提供额外的指导。”

像这样的!

关于 “仅有登记 “的执法行动:”注册违法行为,即使是单独的,也是严重的,我们的执法行动可以起到阻止这种违法行为和保护受伤害的投资者。然而,我们应该努力避免执法行动和制裁,因为它们会削弱创新,扼杀创新带来的经济增长……企业家们可能被迫在一些令人不快的选项中做出选择:将他们有限的资金用于昂贵的法律咨询和合规性,或者由于担心成为执法行动的对象而放弃对创新的追求。监管安全港可以解决这种不愉快的两难境地”。

又像这样的!

关于家长制:”我们不是一个功绩监管机构,所以我们不应该在业务上决定一件事是好是坏。投资者考虑的是他们的整个投资组合,而有时我们考虑的是某一产品本身的一次性问题。我们忘记了人们正在建立投资组合。”

大多数加密货币专业人士欢迎深思熟虑的监管,只要我们相信它将被公平和一致地应用,它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并且它不违反宪法。Peirce开始赢得思想开放的政策制定者,因为她的立场是明确的、一致的,而且是以解决方案为导向的,而不是以管辖权为导向的。我们希望并需要她为这堵墙辩护。

10. Do Kwon, Terraform实验室

Do Kwon:View this NFT on OpenSea

在写这一节的时候(11月8日),我知道我想要在竞争激烈的 “Layer 1 “比赛中强调今年的 “快马”。以太坊在这一年中反弹了近10倍,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但2021年的真正故事是以太坊的区块空间拥堵,高额费用,以及随后的Layer1 竞争者的爆发。它的第一层竞争对手的爆发。Avalanche同比增长了25倍,Solana 和Polygon 110倍,Fantom 160倍。但是,Terra才是赢家,其回报率达到了惊人的170倍。

我把Do放在这里还有其他几个原因:

1)Terra是亚洲最大的加密货币投资游戏之一,它是Layer 1前10名的项目,在巨大的韩国加密货币市场中存在最深。2)Terra实际上被大规模地用作第二大加密货币抵押稳定币UST的抵押品,该稳定币现在的市值为72亿美元,比去年秋天的(检查笔记)0美元有所增加。3)Terra基础设施的广度(Anchor用于借贷,Vega用于衍生品,Mirror用于合成证券,Mars用于AMM),可与任何其他不叫Ethereum的区块链相媲美,长期而言,它可能位于一个更稳定、可互操作的技术基础(Cosmos的区块链间通信协议)上。

最重要的是,Do在与对手的比赛中获得点头,因为他愿意反击。在与我一起上台参加小组讨论前几分钟,Mainnet 2021收到了传票,他将其拂袖而去。并决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起诉讼,进行斗争。这是一场他可能会赢的战斗,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一场令人鼓舞的战斗。

值得一提的是:

在加密货币领域,有许多人可以轻松地进入每年的前10名名单中,但没有人进入我的名单两次。今年很容易重复出现的人包括Balaji Srinivasan,他的百科全书式的知识和原始处理能力令人惊叹。Sam Bankman-Fried作为30岁以下的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已经有很多报道;Michael Saylor,他看起来越来越像站在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公司交易之一的胜利一方的人。

猜你喜欢

比特币提现会被银行查吗?

比特币提现会被银行查吗?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金融机构报告涉嫌恐怖融资的可疑交易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银行会对大额资金的流动做监控,主要是审查来源是否合法,是否涉嫌洗钱。

2022-05-21

比特币暴跌50%!30岁老公玩比特币输了好多钱

比特币暴跌50%!30岁老公玩比特币输了好多钱 过去的一周里,作为一个游曳在币圈边缘的键盘侠,见识了币圈度日如年的跌宕后,仍可以笑看潮起潮落。

2022-05-21

UST爆雷之后,USDT也要爆雷了?

这几天的行情,证明了良心哥的推测非常准确。 首先是5月10日分析luna背后是被人开了黑枪,并且持续看空luna。 次日消息实锤,luna再次跌了个99%。 昨天分析说,luna的死亡螺旋会带崩大盘。

2022-05-21

Luna币7天蒸发2000亿,但更怕的是熊市即将到来!

心哥昨天虽然不知道这里边的细节,但依然非常确定的告诉大家,这是一场狙击战,找的就是这个空档,打出来的子弹是要人命的。 另外排队枪毙这个场景,估计今天很多人也领教了。

2022-05-21

一天蒸发400亿人民币,Luna是如何被狙击的?

你们也都知道良心哥炒币是个渣渣,但良心哥的判断大体还是准确的。 可能这就是从业时间久了的盘感吧。 有人说luna的暴跌,ust抛锚,都他吗赖孙宇晨。 从5月5号孙宇晨宣布进军算法稳定币之后,大盘就崩了

2022-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