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恐吓、诈骗、出卖,币圈KOL白富美的连环局

  • 时间:
  • 浏览:152
  • 来源:区块链技术网

粉丝来稿:币圈白富美的连环骗局,内容相当精彩拍个币圈电影都能卖爆。

前言:今年5月,我的一位朋友遭遇网络暴力。对方造谣、构陷,毁掉他的名誉后仍不死心,近期又做局陷害他。在经过对事情的充分了解和详细调查后,我准备撕开这个币圈KOL 的丑陋嘴脸。

莫莉,英文名Molly;曾用名说日呷呷(彝族名字),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人。推特:bigmagic***;本文说的Molly 就是这个人。

下文为这位朋友的口述:

被构陷的七个月,深陷币圈局中局的我要如何自救

本人承诺在文中所说内容有聊天记录、视频、录音为证。为防止有恶意截取、断章取义、掐头去尾、编辑视频,剪辑音频之嫌疑,我会在文档最后附上录音与视频链接,如有兴趣或必要可通过司法手段鉴定真伪。我可以上传与Molly 自添加微信以来所有聊天记录的微信内原文件,可导入微信中自行查阅我所说内容是否属实。

特别声明,Molly 的一系列行为涉嫌诽谤、诈骗等。今年5月,我对此行为报警处理,通过警方调节后,对于诽谤、恶意散播个人信息等行为我选择和解;针对Molly 的诈骗行为,我考虑涉案金额已经构成情节严重的犯罪,我本人并无动机和理由需要下此狠手,选择私下协商。

Molly 表面同意退还她诈骗所得、停止对我个人和家庭的造谣后反水;此后并没有归还她的诈骗所得,加大力度对我个人进行造谣,做局构陷我。在我得知她长期非法收集他人信息、试图虚构我非法集资、举报诸多从业者的劣行后,我必须站出来对抗。

针对她所说的“我造谣,她报警;我在警局写认错书”一事是对事实的严重扭曲。报警人是我,写承诺书的是她,我可提供当日的「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如有必要,我亦会在警方允许下公开她在派出所中所写的承诺书、派出所录像与录音内容。本人从未参与捏造、杜撰关于她的聊天记录,具体行为人是谁,阅读本文后,自会有答案。

针对以Molly 为首的利益团体特别告知,本事件与你们也息息相关,在阅读完本文前不要立刻策划报复、造谣、人身攻击,也许下一个被她搞的人就是你。

时间节省指南,你可以通过标题快速阅读:

A. 认识Molly

B. 初入困局

C. 怀孕风波

D. 心怀愧疚的关怀

E. 一场事先张扬的造谣

F. 得不到就毁掉

G. 名单上的从业者

H. 利字当头,情谊靠边

I. 无情的局中局

J. 总结

A.初识Molly。

与Molly 2020年8月在饭局上认识,2020年9月万向区块周之后逐渐熟络;单独吃过几次饭。

有一次,Molly 邀请包括我在内的几位朋友去她家做客。聚会结束后我们告别离开,友人与我散步回家,随后我查看微信,Molly 发消息给我说我有东西遗留在她家。我翻看口袋,以为钱包忘在了她家,随即折返。实际上是这天出门没带钱包,我忘记了这回事。钱包内有我的证件;我不希望个人信息泄露。圈内普遍用绰号和英文名交际,我也是如此。再次登门,Molly 说我把鲜花忘在她家了,我告诉她这是上门做客的礼物;Molly 请我在她家中再坐一会儿,一会儿后我回家。

B. 初入困局

之后,莫莉再次邀请朋友和我去她家做客。其他人走了后,Molly 和我之后聊了许久,气氛暧昧。Molly 和我说做不做男女朋友无妨,在确定关系前可以确定其他方面是不是合适。我下楼去便利店买套,中间在微信上问询Molly 平时用哪一款,由她挑选。(律师表示:留下证据证明自愿发生性关系,防止女方事后诬告男方强奸,这一点非常重要。如若发生此类事件但无证据,轻则社会性死亡,重则有牢狱之灾。)

事后,Molly 和我提出交往,和我说了她的几点顾虑:

我是否会公开和她的关系,如果公开,她无法再利用女性优势获得资源;会有损她币圈KOL 的名声。

如果交往,分开之后我会不会对她倒打一耙,在朋友圈写小作文爆她的料。

她是一个KOL,我不是从业人员,我和她的资源不匹配,问我是否能给她提供相对于的资源,以达到交换的目的。

既然有诸多顾虑,不如不要开始,我表示拒绝。我们也都认同,吃饭是吃饭,约会是约会,发生关系是发生关系,恋爱是恋爱。这些行为各自都是独立事件,男女之间不代表吃饭即是在恋爱,约会即是确定关系。

我与Molly 的关系从未上升到男女朋友,更不存在“分手“一说;更不是她对外所说,有人成为她与我之间的小三;她所说的“分手”,指的是因为后面诸多事情发生后,我选择拉黑她微信与她不再联系,是绝交。在后续对话和录音中,她混淆“没有分手”与“没有绝交”,以此假装和我仍在恋爱关系,以便构陷我劈腿。

这一切本应是理所应当的结束,结果竟是始料未及的开始。

之后,Molly 质问我为何传出与她的关系,是否是要蹭她流量?我表示我连推特都没有,圈内不认识几个人,没有这个必要。她回忆后,表示因为被我拒绝了所以很难受,和圈内朋友说了这件事,但没有说是谁,大家都猜到是我,并不是我主动透露。

同时,她问我为什么不联系她。我说没有谈恋爱,也说明白了,就少联系,最好不要联系了。

C. 怀孕风波

2020年12月19日,Molly 说她去医院体检,发现怀孕了;12月20日,我与Molly 见面,要求看验孕单,她通过Telegram 的阅后即焚发给我,并请求我保护她的隐私,不要保存。

我提出几点疑问:

Q1:做了保护措施,仍然怀孕了,对此有些吃惊?

A:她说确实有极小概率会这样。

Q2:我能否看验孕单,或者再次去医院检查?

A:她说不能把验孕单给我,但是报告单上确认已经怀孕,Telegram 上已经通过阅后即焚给我看过。

同时,Molly 表示她通过渠道查验我的个人信息,大家对我的称呼与我真名不符,我表示圈内用的是笔名,且我也不知道她的真名。Molly 表示她叫Molly,中文名也叫莫莉。她表示虽然圈里大家都用英文名或花名,但她必须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

Molly 指责我过于直男,不考虑她的感受。发生这种事,我还在质疑真伪。“哪个女孩子会拿这种事来说谎呢?”我心想也是。随开始讨论解决方案。Molly 和我提出她的几个设想:

和她结婚,共同抚养孩子。我表示不同意结婚,婚姻需要充分情感基础,不可能因为一个孩子就结婚。

不要孩子,这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不可逆伤害,并且我用任何方式都无法弥补这种伤害。我表示认同,随讨论其他解决方案。

她和我表示可以带着孩子和别人结婚,等孩子生下后和我签订律师函,由我主动放弃与孩子的关系。我表示这样做,如果隐瞒,在任何文化中都是欺骗;如果提前告知,很难被人接受。她和我说她父母在她出生前就已经离婚,她母亲孕期再嫁,她的养父知情,对她很好;和我说,她们英国对此包容度很高,和中国截然不同。我不理解,但我大为震撼。对于此事真伪,我存疑;无意冒犯莫莉的父母,抱歉。她一直对外说她是混血,英国人。

几次交涉下来,没有解决方案;莫莉借着怀孕的事情经常对我发脾气,理由是”任何女孩遇到这件事都会不知所措“。

我提出需要再去医院做详细检查,Molly 说现在还是特别早期,需要等时间稍长一点之后再去检查;同时提出几点诉求:

需要我在这段时间对她提供必要关心,直到事情解决。我认为非常合理,同意。今年5月的时候,她又用这段时期我对她的关心来证明当时她和我是恋爱关系。

需要在经济上补偿,无论她选择孩子是去是留,我们对金额产生分歧;她讽刺我没钱还要一直说自己有钱。我表示这不是有钱没钱的事情,给钱可以,等怀孕的事情彻底确认了再说。

反正都已经怀孕,可以进行无保护性行为。我不同意,当时整件事已经属超出我的想象;如若一时发昏,弄假成真,更不知道如何是好。

当时我表示如果检查下来情况属实,我给她银行转账,她提出使用加密货币转账。对此,我们争吵。莫莉对外表示她问我要钱的聊天记录是P 的,前文说了,我可以公开和她微信聊天记录的原始文件,可通过司法机关鉴定聊天记录。关于怀孕这件事,我们多数在Telegram 上面沟通,每次沟通完Molly 会选择双向删除聊天记录;或是选择阅后即焚式聊天。

12月25日,Molly 请我参加圣诞Party,出于考虑她“孕期”的感受,我赴约。这件事在事后被编成”我去参加圣诞Party意味着我们圣诞节还在一起恋爱,并未分手。”事后复盘,莫莉的管用套路是想达到目的C,用一个理由A 要挟他人做事件B,再拿事件B 的结果证实她所说的目的C。

12月26日,Molly 说这天是她生日,我表示我不会参加Molly 的生日Party;只会和她一起解决怀孕的事情。Molly 非常不满,恐吓要公开我的个人信息,职责我没有在币圈用真名。其实币圈大部分人都出于隐私考虑,用英文名或花名对外。后来我才知道,Molly 的真实生日也不是12月26日。

2021年1月初,元旦刚过。Molly 和我说她来月经了,去医院检查,流产了。

2021年1月上旬,Molly 和我说她身体不适,要求我陪她去医院检查。我考虑无论怀孕事件真伪,她身体不适都是事实。Molly 表示一个人在上海,刚刚流产、无亲无故、生病了也没有人陪她去医院,很可怜。随陪她一起去华山医院检查,在等待验血报告的时间里,我们聊天,都表示怀孕这件事告一段落,大家接下来可以不要再联系。

拿到验血报告后,医生检查,表示Molly 只是因为没有吃饭所以肠胃不适,没有任何病症;期间Molly 反复和医生强调她刚刚流产,医生没有接话,最后表示如果她不舒服可以去妇科检查。我心生疑虑,随私下要了医生电话,之后联系医生,她表示没有妊娠的迹象;如果需要确认,最好进行全面的妇科检查。

虽然医生那么说了,但我心中始终因为这件“可能是真的”的事情对Molly 心存愧疚,医生的话我全当自我安慰,Molly 也没有听建议进行全面妇科检查。这件事告一段落,之后一段时间没有联系。

D. 心存愧疚的关怀

2021年春节后,Molly 问候我的近况,我表示我已经有了女朋友;之后没有和她再发生情感联系的可能。Molly 开始反复拉扯,表示我是渣男,对她漠不关心;我表示之前发生的事情太离谱,避孕措施下的性行为怀孕,又在一两周内流产,超出我的认知。既然告一段落,大家各自好好生活,不要联系了。

她提出要继续和我做朋友,我说做朋友可以;她提出她要和我做经常见面的朋友,我表示朋友不需要经常见面,偶尔联系就好;尤其是和她这样的情况,最好不要联系。期间她歇斯底里,对我谩骂;我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随把她微信拉黑。

之后她通过境外手机号、虚拟号码、换着方式打我电话,要我不要把她拉黑;我只能不断拉黑她的各种电话号码,或者保持手机全天飞行模式。她说如果我不把她微信加回来,就跑到我家里来闹事,我只好同意。

在此补充她获取我电话号码的经历:我们一起出去,她突然说找不到手机了,请我打个电话给她,于是她从她屁股底下找到了手机。

如果你是币圈的从业者,或是对隐私非常看重,请不要轻易透露自己的手机号。国内的手机号全部实名制,犯罪分子可通过你的手机号通过渠道查到你大部分的个人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身份证照片、身份证号、名下房产、银行存款、家庭住址、支付宝/微信消费记录、酒店入住信息;Molly 也是通过掌握我的手机号掌握了我的个人信息。保护自己,从保护隐私做起。

3月,Molly 和我说她接下去要离开上海,我祝她在新的地方一切顺利。期间,她表示她公司做了一个区块链项目,问我要不要投一点,我表示无所谓;她问我是不是瞧不起她们公司的项目,我表示这个现阶段不看好这个项目;她又骂我认知不够,又说我没钱不肯参与,我只好同意参与。随在签订合同后打了一万美金给她,她还把她和她上家的合同附给我,表示虽然没有情感上的关联,但是她不会违约也不会补给我打币。这个项目现在还破发,Molly 既没有退钱也没有给我发币。

E. 一场事先张扬的造谣

之后,Molly 和我说她要离开上海了,公司要她去新加坡开展新业务;问我临走前能不能吃个饭,表示她在国内那么久,身边的朋友都是靠她赚钱的币圈韭菜,只有我不图她任何东西;她又表示之后见面的概率很低,出国之后不会再回来,我和她说好这次之后再也不联系,遂赴约。

餐后,我打车回家,她表示打不到车,要我载她回去;我表示之后还有事,不能载她。在等车期间的一番拉扯之后,她坐上车要我载她回家。车上,她拿出香水喷在我衣服上,回到家后,在微信上问我闻到这个味道是否会想到她。我心中一直因为怀孕的事情对她有愧(因为不能确定事情真伪),随即说了一些话哄她。我表示之前的是命运对于两个并不熟悉就发生关系的人的一次警告,我和她的关系应该清清楚楚,不要纠缠。这段聊天记录在5月被她断章取义截图发出去,成为我出轨她的“证据”。

2021年5月,Molly 质问我为什么讲她怀孕的事情说出去,说我不守信用,并表示已经有人知道这件事,损害她KOL 的声誉,要我公开道歉。

我表示没有和任何圈内朋友说(2021年开始我和大多数圈内好友已经不联系)。Molly 要求我写承诺书向她保证不会再传这件事,不然就将我的个人信息曝出;并说此前圈子里的谁就是因为没有听她的话被她整得很惨。她长期保持搜集他人个人信息的行为,以便增加她在圈内和其他合作伙伴谈判的资本,有几次项目方请她喊单,她买入后反而被套,也以此要挟项目方给她补偿,项目方在各种威胁下只好赔钱给她。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呢,因为她和项目方打电话时,我们七个朋友正好在餐厅吃饭,Molly 挂了电话一会儿和我们炫耀项目方给她赔钱了,叮嘱我们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我表示随意公开他人私人信息在中国是违法行为,她又以我的其他个人信息威胁,我妥协。

5月中旬,Molly 做了这样几件事:

在多个微信群里公开包括我身份证在内的个人信息,造谣我脚踏多条船、是渣男;要求她所有圈内好友把我移出有我的微信群,以防止我对她接下来的造谣进行辟谣和澄清。

倾尽所能对我个人进行人身攻击、造谣我家人。2021年5月至今,我之所以沉默至今,就是不希望我家人和周遭的人被骚扰。拿资产证明出来证明自己有钱又怎么样呢?没有必要通过牺牲自己的隐私来获取清白。

造谣我让她亏了很多钱;版本不一,有说我拿了她的钱亏掉;有的说我和她反向开单故意让她亏钱;说我交易水平很一般,需要割她韭菜赚钱。她大肆宣扬这件事,我只好请她出具成交记录;她不提供,继续造谣我让她亏了很多钱。有两点:Molly 不可能给我钱请我操作,如果有这件事属实,她一定拿着交易记录叫我赔钱给她。我对自己的交易水平有充分自信,期间表示如果Molly 可以证明她所说的亏损金额确实因为我产生,我可以把她亏的钱补给她;她没有提供,只是持续造谣。精明如Molly,币圈KOL,不可能听一个行业外人的话来交易,让她亏钱这件事也是谣言。

Molly 不仅用自己的微信公开我的个人信息,还利用其他微信组织转发她造谣的聊天记录。其中有一个微信号(该微信号是:yfhg****),我和他在同一个微信群,这个号自从入群以来每天都在群里宣传Molly 的炒币水平如何厉害,其人如何漂亮,如何令他着迷。这个微信号在群内大量转发关于我的不实信息后表示“任务完成”,遂退群。

原来,毁掉一个人是那么容易。先撒一点关于他的小谎,一点点蚕食人们对这个人的好感;再利用这个人言语里的漏洞证明他的人品有问题;最后用一个巨大的谎言,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就是这样卑劣,下流,为大家所不齿。人们自然会和他保持距离,他被孤立了,也就没有人会为他证明清白。试图为他说好话的人也会被其他人孤立。

后来我才知道,该微信号绑定的实名制账号为“说日呷呷”,她改过一次名字;如果你有这个微信号的好友,你在和他的聊天页面,打开转账功能,转账名称会显示(***呷)。四字名字本就少见,“呷”这个字也就是在少数民族的名字中才会出现。当然,她也可能早就给这个微信号解除了绑定。

在Molly 拉黑我期间,我又发现Molly 本人有多个微信号。和圈内友人交流,他和我说这个微信号给他的项目推过KOL,最后推荐的KOL 就是Molly 本人;也就是说,一个转发不实消息并且每天沉迷Molly “美色”的男性微信,背后是Molly 自己;一个给项目方推荐KOL、频繁与各种项目方对接的微信,实际上也是Molly 的诸多小号之一。一个百人微信群里,她自己的账号至少有3个,不停地换着微信在群里拉资源、捧自己,带节奏。起先,对于她的传谣,我不以为然。我个人不是任何KOL,也不靠任何圈内关系赚钱。至于个人信息、谣传我家庭状况的事情,对我家庭现状无关痛痒。

F. 得不到就毁掉

随后她又造谣我女朋友是小三,强行介入我和她的关系。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懵了,和她没有开始过恋情就直接到有小三了。

Molly 依靠她KOL 的身份疯狂传播谣言,她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在我不在的微信群疯狂传谣。而我已经被她和她的朋友们踢出了大部分币圈微信群,连从业者都不是的我,只能报警,请警方协助配合终止她传播我的个人信息。

在派出所说明情况,警方要求Molly 写下承诺书,保证不会再传播我的个人信息、不会再造谣。期间Molly 顶撞警察,被警告如果再有此行为,就要进行处罚,Molly 才闭嘴。

Molly 对外的说辞是:我在派出所写道歉信;请Molly 拿出2021年5月17日当日的「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派出所的监控里有警方对你进行警告的视频。谎话张嘴就来,颠倒黑白,这一手玩得妙啊!

之前通过她投的PlatON 项目,警方要求退回金额,问我是通过诉讼解决还是私下协商。我对警方表示:“我的诉求就是不要公开个人信息(Molly 有较大的个人信息收集渠道)。投资的事情没有必要按照诈骗处理,她还很年轻,这个金额按照诈骗处理已经是重罪了,私下协商就可以。"事后想一想,Molly 几度设局试图让我陷入牢狱之灾,我的善良天真又无用。

Molly 因情绪激动脱口而出她从头到尾就没有怀孕,此时我心想:终于水落石出。

从派出所出来之后,Molly 和我表示这件事告一段落,大家吃个散伙饭结束,再也不要往来。我表示拒绝,她则又是软磨硬泡那一套,表示已经在派出所记录过,就会遵守承诺,要求我也不要再提及她。我和她吃饭时,对她假怀孕的事情表示不满,她解释说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她怀孕了,只是说她可能怀孕,也可能没有怀孕。怀孕风波在她嘴里只是一场文字游戏。这段话被她拍成视频发给我女朋友:”我把你们耍得团团转“。

之后Molly,提出无论她是否怀孕,这件事都对她币圈KOL 的声誉造成影响,要我发一个公开声明,表示她没有假怀孕。我表示拒绝,我不可能颠倒黑白,扭曲事实;她又以继续纠缠相威胁。当时我只想快速终结这件事,不想再被这些事恶心,只好同意。事后她拿自己威逼利诱而来的声明(为了快速结束这件事,声明完全按照她的意思,与事实完全背离),倒打一耙证实是我在作恶,而她是受害者。

Molly 表示还我一万美金可以,要把投资合同还给她,拿到合同后Molly 迅速撕掉她和我之间的投资合同,与她和她上家孙立林的项目投资合同。

我预料到这一点,所以我给她的是复印件,原件仍在我手上;她当时心急,完全没有看过合同。加之,链上转账记录不可篡改。万向区块链如要对此事进行调查,我可以提供相关证据,在此不公开披露。

这笔钱至今也没有还我,也没有发币给我;我并不在意这笔钱的事情。在我发声明之后,Molly 截图保存,我们各自回家后;她并没有停止造谣,反而拿着这份为了“挽回她KOL 名声”的声明当成是我造谣她的证据。手法娴熟,叹为观止。

这件事后,我在圈内风评超差,所有人都认为Molly 所说情况属实,而我无法解释;如果我出面反驳,她会继续发我家人的个人信息。当时我抱着不靠人际关系赚钱、也不在乎圈内名声的想法,沉默、息事宁人、等风波过去。

自2020年与Molly 成为微信好友以来,发生矛盾、不和,当我表示不要再联系之后,她都会要求我删除聊天记录并截图给她自证,确保和她有关的聊天记录不会外传,保障她作为KOL 的声誉;在假孕风波后我也吃一堑长一智,每次在她如此这般要求时都会先用电脑备份,提防她之后可能会有的招数和套路。尽管我多次拉黑她,表示不要再联系,她仍然利用多个境外电话日常轰炸我,要我重新添加微信她的微信好友。我可以公开电话录音,和境外电话号码列表。

之后我和Molly 再无联系。她继续传谣,我只能安慰自己不要在乎。

G. 名单上的你自己,危险的从业者

2021年8月,我所投资的一个项目,项目方联系我,说有众多散户表示从我这里购买了项目代币,我却没有发币。

我和项目方沟通,表示:

这件事过于蹊跷,需要调查。

散户需要证明是我本人卖的,要有实质性证据。

我没有这样做的必要,可能是别人冒充,或是有组织的陷害。

9月,我与该项目方再次沟通;对方仍然表示事情要进一步调查。同时我也请人调查这件事,我并不缺钱,没有必要承担这样的风险。

这样的事先前已经发生过一次,最后我选择的解决方案是通过警方调查,自己掏钱补给这些可以证实确实从该渠道购买额度的人。我不想因为这些事破坏项目方的声誉;我作为投资人有义务帮助项目方解决这些事情,他们好好创业、认真开发即可。

几日后,我收到匿名恐吓邮件,表示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我更加确信这是一次有组织的陷害。当事人表露出两个特点:1. 她知道我所遇到的这些事。2. 她和项目方有沟通,能及时知道项目方与我这边沟通的进度。

期间,我收到电话,问询我是否帮助过币圈项目进行融资,我表示没有,请他们自行调查我。几次电话之后,对方表示有人举报我帮助币圈项目进行融资、涉嫌非法集资;他们调查核实后发现情况不属实,向我进行说明。

但举报人又提供一个名单,请他们再次调查。对方问我是否认识名单上的人,并说出了其中一些人的名字,其中有我所投资的项目方的工作人员,我表示认识,如实交代如何认识、我所了解的对方情况。对方问我这些人是否发币、是否涉及募资、是否有从事OTC 业务、是否在洗钱、是否展开非法金融活动、是否有传销团伙、是否为交易所工作。

最初接到电话时,我是怀疑的,分不清是有人恶作剧、还是电信诈骗、亦或是有人故意假装警方,从我嘴里套话,录音之后再次公开构陷我出卖朋友。通过公开方式,我和核实了对方身份,如实说了我所了解的情况。

我作为投资人,有理由保护所投项目的员工。我表示他说的名字只有两个我知道,一个认识,是一家创业公司的工作人员;一个只听说过,是投资机构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不认识,我不是从业者,对该行业具体情况不了解。

几次之后,对方告知我他们是哪里的公安,有人举报,一定要调查。经过调查,我确实没有上述举报的行为,但希望如果发现上述情况要积极反映。后来和我仅存的圈内好友交流时,发现有几人都收到过类似电话;他们可能也在名单上。

H. 利字当头,情谊靠边

8月以来,我之前的合伙人亨特也找我见过几次面。

和亨特相识与2017年,是我在圈子里最早一批朋友,当时大家一起赚钱一起亏钱,一起用自有资金在2018年与另外一个朋友成立了一个小FUND。由于当时行情过于惨淡,小FUND 在投了几个项目之后不了了之。

后来我有一个机会,按照当时FUND 内部约定,抱着带兄弟一起赚钱的想法,我让亨特一定要参与,并且给他兜底(当时亨特和我亏了一笔大的,我通过交易赚了回来,亨特则一直有没回本),我承诺这笔投资如果亏了我把钱补给他,赚了都是他自己的。

项目上线后盈利可观,在投资成本这块,我和亨特披露:前期帮项目方做事,有很多额外的成本,在项目上额外支出的费用,我承担大部分(85%),他要承担一小部分(15%)。因此不能给到他市场上披露的最低价,但仍然低于最后一轮融资的估值和价格,亨特表示理解和感谢。

市场好转之后,亨特去了交易所工作,我们之间的联系减少,偶尔会交流一下对行情的看法。与朋友们见面,大家或多或少都认为当时大家给亨特提供了不少信息和资源,亨特却很少反馈给他们。对此,我们表示大家把亨特当兄弟,兄弟赚了钱,要替他高兴;我们自己也可以各凭本事赚钱。

亨特约我见面,说他认为自己不应该承担我为项目的额外支出。这是我自己为项目花的钱,没有经过他同意,我应该承担这一部分的成本。我表示给到他的成本已经远远低于我获得代币的成本,当时真的是拿他当兄弟带他赚钱;如果他有疑问,我可以公开我的投资成本明细。

几次见面,话题都只有这一个,此时亨特又提出,我必须给他最低价,理由是离项目还有两个季度时,我按照比例退还过一部分投资款给他。导致虽然他的收益率可观,但总收益却缩水了。我表示当时项目没有如期上线,亨特担心有归零的风险,多次问我项目的进度,这时我已经从其他朋友那听闻我可能要割亨特韭菜的说法。当时我和他协商约定:如果项目不能在最后期限内上线,我在偿还本金前提下贴息,如果项目如期上线,那么我信守承诺为他兜底,他的投资如果出现亏损,我100%补偿给他。亨特同意退款,当时市场好了,他说他也想退钱,把这部分钱拿回去,可以提高资金效率,或许比投项目赚得还要多。

亨特最后一次提出他的诉求,问我能不能按照他提出的金额如数给他钱。我表示我获得代币的成本是他的数倍;我只能带他赚钱,但不能给他送钱,拒绝了他的要求。在我心里,带亨特投资的几个项目已经为他赚取了几十倍的收益,而亨特从不和我分享他赚钱的项目。

亨特说去年OKEX 关闭冲提,他在OKEX 交易所工作,已经暗示过我可以去买一点OK 上的USDT 吃一波溢价。当时徐明星已经放出来了,但OKEX 没有宣布,让市场觉得徐明星被人还在接受公安机关的调查,OKEX 交易所要利用这个事件让原本6.3 附近的USDT 维持一段时间的低价,让散户无法提币,只能低价OTC 割肉离场。是我自己没有通过这个消息赚到钱,不能怪他;我表示当时很多散户都低价卖币,这样的钱是交易所不应该赚的。亨特不置可否,表示如果我不能按照最低价给他投资代币,我要自己承担后果。

我表示当时带他投,一部分是出于基金的内部章程,另一部分是真的拿他当兄弟。当时很多人都来问我要项目额度,我都没有给,反而得罪了一些人,也冷落了一些朋友。每个项目都有投研、运营、投后成本,大机构可以靠自己的品牌低成本参与项目,投资人需要帮项目方做很多事才能换回参与的门票。请他理解,并且表示,之后有好的机会,仍然可以一起参与。

I. 无情的局中局

2021年11月中旬,亨特要求查阅我在该项目上的投资明细,约我出来见面。我和他说一级市场的投资也是这样,投研、投后、宣发、媒体都需要钱,项目前期没有钱的时候都要投资人自己上,我为项目奔走了大半年,给了他远低于我自己参与投资的价格。念在和他几年前合伙人的最后一点感情,我同意查验账目。

当天,我告知亨特:“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争议,我需要全程录像。”亨特表示同意,在充分告知情况后,我和亨特提出:“他查验账目之后,就不能在以之前获取代币的价格参与该项目;并且在明细上清楚标注出每一条支出的用途和成本,以及支付方式;如果有异议,也可以和收款方核实。”

亨特表示同意。我在对话中问了亨特三遍:“你最近有没有财务上的困难?”以及“是否有人教唆你这样做。”亨特均表示没有。我心中仍然存在最后一点幻想:我兄弟可能是遇到事了,缺钱了,才这样做。

此时,Molly 走了进来,并且和项目方开始通话。我直呼好家伙,我拿亨特当兄弟,亨特因多问我要几十万人民币未遂,就在这里钓鱼,要联合Molly 一起来构陷我。好在Molly 到来之前,我已经开始全程录像,这个局已经全程被拍下。不然真不知道如何提防他们联起手来栽赃陷害,如果他们构陷成功,我将面临数千万的损失。

随即我要离开现场,被Molly 阻挠,不许我离开,并动手殴打我,损坏我当日佩戴的眼镜。

回想一下,他们二人的策略应该是:亨特出面从我这里获得我投资项目的清单和支出,以此提供给Molly ,再由Molly 匿名转发给项目方,来证明我确实把额度转卖给了亨特(之前项目方和我说的是有很多散户从我这里购买了额度,我要求出示这些散户的联系方式和证据,无果)。因为Molly 组织他人匿名举报无果,这次又找到亨特,让亨特来我这里套信息。亨特从我这里参入投资,因为遵从原FUND 内部章程,和我之间并无合同,且已经获得的收益远超当初成本。当你试图拉兄弟一把,带着严重亏损的兄弟赚钱时;兄弟想的是上岸后如何用计把你踢下水。如此这般,其心可诛;兄弟情谊,早已不再。

至此,这件事也真相大白。

J. 总结

2021年5月至今,我从未出面出面解释,我不在乎圈内的名声,也不想让我周遭的人因为我而再次被她要挟,更不希望继续和她有任何关联。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然也。直到这次她伤害到我的核心利益——组织人匿名恶意维权,谎称从我这里购买代币但我没有发币;在项目方查无证据之后,又找来我昔日的合伙人、好友亨特一起构陷我。

小打小闹我可以忍,恶意造谣诋毁我的家人我也忍了,利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将我设于这样的诬陷中、绞尽脑汁举报其他从业者、陷害其他同行,不能就算了。无论你是吃瓜群众,还是可能被涉及到广大从业者,我有这些想法:

对于他人作恶,零容忍是最好的方法;不要对他人的善良心存幻想。对于情绪不稳定、动不动谩骂、日常主动挑事的人一定要远离。

为什么Molly 会主动出击,因为她有足够大的传播能力,先入为主的观点可以确定优势。如果没有充足证据,是不可能翻盘的;一定要保存好证据。

Molly 长期辗转多个小号,用来给自己造势、发声、捏造、传谣,如果你的好友列表里有如下几个微信号,请注意,这些都是Molly 的小号。微信1:yfhg****;微信2:amychou****。

Molly 对人、对事、对物,有强烈的“得不到就毁掉的心态”.一些项目方和创业团队会在项目有重大进展公告前告知KOL,请她宣传;盈利结果没有达到Molly 预期,她会反过来诋毁该项目;出现了亏损,她亦有多次亏损了之后找项目方要钱补偿的前科。一些项目,在我看来无论是投资条款还是情报提供,都给予了这位KOL 充分优待的条件,Molly 仍然享受着这些红利的同时还要骂项目方是小人、是傻逼。I 项目和F 项目的创始人自己心理掂量一下;当你在大洋彼岸为这位你从没见过的女孩子提供财富密码的时候,她在赚钱之后可能会对她在中国币圈的朋友说你是个傻逼。

Molly 利用非常规手段攻击竞争者、从业者、以及她在行业里看不惯的人。包括但不限于报警、匿名举报、泄露项目相关材料。请广大从业者多留意;以及Molly 的利益团体,她私自扣留基金内前合伙人的钱,这件事众人皆知;请你们也多保重,不要急着报复我,保护好自己和自己的利益。

广大男性从业者请注意,有时你认为Molly 对你有意思,在和你flirting,实际她只是想从你这里获得财富密码,你也只是她调情对象中的某一位。从你这里获得的信息,她会和别人一起开老鼠仓。曾有一次Molly 为显示她的魅力和能力转发和项目方的聊天记录给我,她觉得这些项目方很屌丝,但唯一的用处就是会告诉她何时拉盘。随后立刻撤回,但我电脑装了防撤回插件,如有必要,我也可以公开聊天记录。

Molly 有造谣、碰瓷的经验。设计圈套、给人下套,绝对是老手。断章取义截取聊天记录;虚构事实、组织人来构陷、传谣;P 图,捏造杜撰聊天记录;有成熟的个人信息获得渠道。如果你和她是微信好友,她大概率已经有你包括身份证、身份证号在内的个人信息以便日后作为谈判的筹码。我本人就是因为她以个人信息相要挟,只能忍受她的造谣与传谣。恶人的手段远比我们想象的卑劣,不要让他们用卑鄙者的通行证在圈子里肆无忌惮地横行。

投资条款中,合同很重要!如果没有合同,但突然冒出一群人传谣说从你处购买了额度,100%是碰瓷,也不受法律保护。无论买方或卖方,请保护好自己,保存好投资合同。如果恶意虚构合同,请承担相应法律风险。

个人投资者没必要披露项目投资。这一轮参与的项目中,闹出卖额度事件的只此一个,只因我对外披露了。无论是别人做局、恶意碰瓷(大概率也是讨要额度)、或是抱着看你赚钱比她亏钱还难受的恶意竞争心态,都会给你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闷声大发财最适用。

和你风雨同舟的伙伴,日后逐渐疏远了,也请记得彼此相识于微时的善意和扶持。我没有想到我昔日的合伙人、好友会因为一笔数额不大的钱反过来参与别人为我做的局。当时亨特在OKEX 工作时被曝出让客户亏掉4000万时,我还帮他说话,表示要有更多证据证明是亨特所为,才可以下定论,不要冤枉好人,结果傻逼竟然是我自己。

我作为圈外人,已经多次听Molly 说过他们公司内部事件。造谣公司男性高管去会所娱乐让她买单,不给她报销;造谣公司高管的女儿搞婚外情;造谣公司发币,并且拉盘至少10倍起;造谣公司中的杜总与秘书有一腿;造谣老板和马云的关系等等。私下里还倒卖公司项目的额度,不给投资人发币。诸如此类的事情,无论真伪,都会给公司的声誉造成损害。而这一切在Molly 口中只是餐桌上的谈资。对于Hashkey 和万向区块链来说,真是留着一个毒瘤。

男性请留意保存证据,在事后遇到麻烦时,可以证明对方自愿发生性关系。女性也请保护好自己,如果无与对方发生关系的意愿,请尽可能不要和男性共同待在同一密闭空间内。很多关系当断则断,不要给试图纠缠你的人任何机会,也不要一味妥协、最终被人纠缠。

一个正常亲密关系的展开,会有很多证据可以佐证。譬如关系公开化、合照合影。制造聊天记录的成本很低(何况是已知至少有三个微信的人),P 图、断章取义截图、打包,制造一个怒锤渣男的爆点事件的成本低到你想象;甚至雇佣、组织多个异性将你陷入脚踏几条船的局面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当你的个人信息被对方掌握,对方有组织地构陷你、诬陷你、传谣、似真似假地制造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时,你社会性死亡的成本很低。

个人信息保护需要加强,你所有的信息都可以在非法市场上被买到。假如有一个女性计划说你花心、渣男、劈腿,她只需要买一些你的个人信息和支付宝/微信上的消费记录流水,在雇几个人(都不需要是女的)在一个微信群里轮流暴你的料,捏造她们几月几号和你在一起,之后再把聊天记录放出来,你基本上就被“实锤”。

一面之词非常可怕,不要轻信一面之词,兼听则明。相信证据,相信司法机构,无论是投资还是人际关系,核查你所获得的信息都是至关重要的环节。你所认为的美女、小白兔,内心的花花肠子和构陷他人的方式超出你的想象。

归根结底,赚钱的散户也只是一个韭菜。但我要用自己的方式净化圈子;广大从业者、开发者、建设者,你也可能成为警方调查的对象,你也可能成为名单上被出卖的人,你也可能因为从事这个行业遭到别人的举报;请保护好自己的个人信息,慎重考虑参与圈内公开活动、露出宣传。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女的掌握了你的个人信息,再雇佣三个陌生女性拉一个微信群,通过聊天记录制造你出轨、劈腿多人的证据,同时恶意传播聊天记录、散播你的个人信息。你作为一个缺乏发声渠道的普通男性,能够翻盘、还自己清白的概率是多少,我认为是0。

你可以再试想一下,你的个人信息被人掌握,消费记录被人获取。几月几号分别在哪里吃饭,被人知道了,她们组织起来,分别说出你几月几日在和她们分别约会,以证明你是渣男。你想自证时,证据竟然和对方说的吻合,你无法自证清白。

网络暴力很容易,没有成本。保持简洁的社交,珍惜你的家人,背靠真实和家人,他们是你最强大的力量。

原当事人的话:这七个月是我人生中极为黑暗的时间,当我重新讲述一切时仍然因为这段遭遇心惊胆战。人为什么可以那么坏?人为什么可以有那么多歹毒的想法和无穷无尽的邪恶作法?更可怕的是,这些事情和想法,都在被实现。在圈中,我完全是一个Nobody,保持沉默是息事宁人的最好方法。

直到我几次接到电话,知道坏人们又开始沆瀣一气构陷我以外的其他从业者,向有关部门颠倒是非般的匿名举报。我很担心那些无辜的从业者会和我一样陷入莫须有的诬陷,因为我深受其害,体验过这些无底线手段的厉害。

因为这些事,我失去了很多很多;我知道如果我再不发声,我会失去更多,下面仍然是永无止境的痛苦和恶臭的谣言。体面、礼貌和善良有时没有办法保护我们,但我们仍然值得努力保持体面和善良。

我想我必须勇敢地站出来,我必须站出来直面这些人和肮脏的手段,只有这样一切才能给所有人敲响警钟。我会遭到更猛烈的报复吗?我想多半是会的,新一轮的构陷和骚扰才刚刚揭开序幕。但希望我的经历能给有同样遭遇的你,或是尚未产生自我保护意识的你一些启发和思考。

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章。

猜你喜欢

这些还在运营的野鸡“交易所”不要再碰了

不管币圈还在任何投资项目中,只要不能安全出金都是骗人。熊大说过野鸡交易所限制用户提现有很多?涉嫌洗钱?涉嫌刷单?涉嫌赌博?资不抵债?系统穿仓等等?没有经历过真正牛熊市交易所很难在这个市场存活。这也就是为什么不建议投资者选择小交易所交易的原因。

2022-01-18

OKEX交易所突然更名,意欲何为?

你好,我是良心哥。我们专门曝光币圈黑幕,怒怼空气币和各种骗局。如果你在币圈被割了韭菜或者被诈骗,来找我,我帮你!

2022-01-18

WTF 空投,吃了我的gas费给我拿回来

WTF ?抱歉,我们不是在骂人。 这是一个正在发钱的项目,开局半小时内持币地址已经突破5000,截止目前发稿2个小时时间持币地址已经破万。登录头部交易所几乎是必然。话不多说,操作手册奉上:

2022-01-17

九句话,从零了解Web3

Web3 这个新鲜的专业名词诞生于 2014 年,在一开始,他被用来描述实现去中心化共识的新型协议,而到如今,它已经成为了对公链生态、应用程序甚至设计理念的统称。犹如「我是谁?」这样的哲学问题一样,「什么是 Web3」这个问题很多人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而且似乎每个人的回答都不尽相同。

2022-01-17

零知识证明 - Halo2电路构建源代码导读

理解Halo2,可以从两部分着手:1/ 电路构建 2/ 证明系统。从开发者的角度看,电路构建是接口。如何通过Halo2构建建电路,这些电路在Halo2的内部如何表示是理解电路构建的关键。本文就从源代码的角度深入浅出讲解Halo2的电路构建。

202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