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平台滞销,腰部平台无人问津,数藏平台或迎来至暗时刻

  • 时间:
  • 浏览:138
  • 来源:区块链技术网
来自: FT速报

头部平台滞销,腰部平台无人问津,数藏平台或迎来至暗时刻

2021年以来,数字藏品作为一种风靡社会的数字艺术文化消费形式,迅速席卷文创市场,各类公司和媒体、电视台,甚至美术馆,乃至官方机构蜂拥而入,各路兵马轮番出场,令人惊叹,在数字文化市场掀起数藏艺术品收藏炒作巨浪!
但是进入2022年5月以来,此轮热浪开始降温。随着一些之前火热的头部数藏平台快速跳水,广大用户惨割而泣,泡沫散去,到底谁在裸泳,谁携款而逃,谁挣扎在生死边缘,只有没有参与者自己才能解答!
种种迹象表示,韭菜们已经割无可割,数字藏品市场或将迎来至暗时刻!

数字藏品平台踊跃,企业、媒体、艺术馆抢先登陆

自2021年6月首个数字藏品平台鲸探(原命名为“蚂蚁粒”)推出后,作为数字时代的营销手段与消费形式,数藏之风迅速蔓延,平台呈现激增趋势,数量飞速增长。 据数藏舰统计,截止到2022年6月22日,我国数字藏品平台数达到681家,其中,从今年3月份开始,平均月新增平台数超过百家,增速迅猛。
官方机构入场也非少数,截至到6月底,人民网、中国青年报社、江西报业、新华社等众多官方媒体机构也未流俗,纷纷推出数字藏品平台,但与其他机构不同的是,官媒数藏入口多内嵌于APP中,数字藏品业务多为平台现有业务的创新或延伸,并未体现出明显的战略倾向。
此外,伴随《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印发,其中明确提出文化产权交易机构要充分发挥在场、在线交易平台优势,推动标识解析与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融合创新,为文化资源数据和文化数字内容的确权、评估、匹配、交易、分发等提供专业服务。在监管收紧的趋势下,众多文化产权交易所也成为了数字藏品合规探索的首要途径,目前,海南国际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杭州国际数字交易有限公司、山东文化产权交易等均开始试水数字藏品在文创领域的发展。
但这种状况,已然难以为继。

头部平台滞销,腰部平台无人问津,二级市场量价齐跌
随着平台数量暴涨,许多滥竽充数的野鸡平台肆意发售,导致市场上藏品良莠不齐,藏品总数也呈几何级井喷的现象,在用户增速则呈现下降趋势,没有新韭菜入场,老韭菜必然不可持续,平台的割韭菜之路也难以长久维持,等待用户的是无情收割,漫漫熊途,而等待平台的是信任危机,无情谩骂,收割末路,倒闭深渊!
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我国共计发售数字藏品数量约456万份,总发行价值约为1.5亿。鲸探作为互联网巨头平台中唯一开放转赠功能的数字藏品平台,截至今年4月底,鲸探共发行数字藏品380多万个,交易总额6200万元,藏家超过100万人,基本以一家平台占据了数字藏品交易的半壁江山。从今年6月开始,鲸探一改此前2-3天为周期的发售频率,将发售时间调整以日计售,加之其发售一向以量多价低为特点,其日发售数量一度飙升至6万,尽管凭借其庞大的用户规模,藏品仍售罄,但也因此引来众多用户不满与质疑!
终于,危机开始显现,无论是再深厚的背景,再强有力的背书,一旦尝到甜头,开始透支市场容量和用户增长,想进入收割快钱,血洗用户之路,面对的是开始用脚投票,快速出场的用户!
精明的玩家早已高位套现,清仓离场了。

另一巨头平台,坐拥30万用户量、定位于高价低频的幻核,已然出现滞销趋势,曾经秒被售罄的藏品,如今数小时售完已是常态,更有甚至,隔天仍有未能售罄情况。以6月30日幻核发售的保罗塞尚代表作6副数字印象藏品为例,尽管有英国国家美术馆以及知名艺术家大IP背书,但截止到7月4日15点,仍有3幅处于未售完状态,最高剩余1655件。

曾经爆火的ibox,如今深陷舆论漩涡,先被投诉无故锁仓、虚假宣传,后被爆出内部操控、价格做庄,裁判与赛员齐飞,频频爆出跑路传闻。7月4日,根据元数网行情指标,ibox热度明显有降低趋势,藏品跌幅超过20%。

此前鲸探首个推出的敦煌飞天系列数字藏品,其最初发行价格为9.9元,后二级市场溢价至1.5万元以上,但近日,已有人在交易群以7000的售价发售。而唯一曾售价高达近5万元的一剑倾心苏小妹,最低报价已跌至7000左右,而报价均价在1万左右的卖家数量众多。同时市场用户已初露疲态,此前哔哩哔哩推出的数字藏品预约至数十万人,曾经一品难求,但在频繁的发售下,已有不少用户声称其是收割剩余价值。

伴随整体行情走弱的宏观背景,为刺激新用户加入,新兴平台发售愈加关注宣传与玩法,除了IP赋能外,合成、产权、白名单、空投等玩法多样性不断增强。在场外,可作为营销策划、拉新引流的社群公众号也得到蓬勃发展,发售日历报价普遍百元一条,社群转发价格高达数千数万,但据笔者深入对话,实际拉新用户数仍是收效甚微,某小型平台甚至透露为其新品发售引流以30个空投合作权益广告,转发多个社群,花费数万元,理想投放人数6000人,实际转化仅为30人不到。

监管风向不明,平台战战兢兢
在市场之外,由于数字藏品天然携带的金融属性,监管的不确定性也致使数字藏品市场如履薄冰。
4月13日,中国证券业协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三大协会联合发布关于“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的倡议,作为三大协会的首次NFT发声,该倡议在行业内引起热议。从内容而言,其并非法律法规层面的定性文件,仅具有行业自律规则属性,但仍从一定角度对NFT合规方向进行了规范,明确了NFT的不适用标的范围(证券、保险、信贷、贵金属),并再次划定“NFT币化与支付”红线。尽管全文并未提及数字藏品,但从倡议首段肯定其在数字文创的价值基本也可看出,数字藏品应是包含在内。同时,本次倡议也从融资手段方向对会员单位投资NFT领域进行了限制。倡议通过金融领域的自律组织而非文化类组织作为主体发布,已可看出NFT金融化有抬头趋势并且已被监管部门关注。
在种种的行业自律与市场动作之下,监管趋严已成为数字藏品的市场共识,数字藏品平台也因而面临高度宏观不确定性,尤其是目前已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敏感度尤其突出。据悉,6月以来,予藏、光艺数藏、昌盛数创、红果数藏等多家平台发布清退或暂停交易通告,其中赛博艺术藏品称接到陕西省工商局通知,由于国家相关部门颁发关于数字藏品的一系列政策,以及申请的相关资质要进行审核,因此暂时关闭市场直至审核通过。

从技术 角度而言,数字藏品可追溯、不可篡改等特性与当下我国数字文创内容产业的发展不谋而合,在我国文化数字化战略大背景下仍有长期向好的发展趋势,此处从工信部、文旅部纷纷入局也可窥见一斑。 但作为数字消费品而言,其终究是一个新兴的产业,需求不匹配,价格发现机制弱、市场秩序缺乏等问题仍旧是横亘在行业发展面前的高山,监管收紧已成必然,去泡沫化势在必行。 另一方面,数字藏品市场也在积极自救,以图片寄售为主要形式向实体权益配套方向转型趋势凸显。 而在泡沫破裂后,数藏平台又会经历怎样的行业洗牌?
在合规与流量间游走,在用户丧失信心之下,平台的生存处境将迎来黑暗!
部分材料选编自 陀螺研究院(伊宁)
数字藏品, NFT应用, 数字藏品平台

htzkw.com

猜你喜欢

头部平台滞销,腰部平台无人问津,数藏平台或迎来至暗时刻

来自:FT速报头部平台滞销,腰部平台无人问津,数藏平台或迎来至暗时刻2021年以来,数字藏品作为一种风靡社会的数字艺术文化消费形式,迅速席卷文创市场,各类公司和媒体、电视台,甚

2022-07-24